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三十三章 亲密合拍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323 2019-04-07 08:55:00

    夜静时,石忆躺在床上,回想起白天墓地爸爸神色的异常,这才明白过来,他取过桌子上的相框,看着石芷熙绚烂明媚的笑容,内疚不已:“对不起,芷熙,为了照顾白芷溪的感受,原谅我今天没有陪你说说话,今天的气温零下十几度,但我依然穿着你和妈妈最爱的那身西装,希望你在天堂里能看见,开开心心的。”

  他轻吻了一下照片,伸手放了回去,就在他起身时,吴筱婷的学生证正好被他看见。

  他看了看封皮上的“地质大学”四个字,诧异地翻开了它,吴筱婷的名字赫赫在目。

  “爸,你来一下我房间。”

  石爸爸闻讯赶来:“怎么啦?儿子?”

  “看看这个”,他把学生证丢给了爸爸:“她把这个给落下了,这人怎么能这么粗心呢。”

  “你在哪找到的?”

  “相框后面。”

  石爸爸想起了在高铁站,吴筱婷在他耳边说的一番话,这才恍然明白,乐呵呵的笑着:“放我这吧。”

  石忆仔细瞧了瞧爸爸,察觉到了他的诡异,便问:“爸,这落个学生证,也值得你这么高兴?”

  石爸爸坐在他的床边,转移话题:“儿子,你是真爱白芷溪,还是假爱?”

  “真爱!不对,爸,你今天也太反常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废话,那吴筱婷呢?”

  石忆被吓得够呛,盯着爸爸:“爸,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别再伤害一个那么好的姑娘!”

  “爸,我伤害谁了我?”

  “自己掂量着去吧!”石爸爸拍了拍他的肩膀,回了自己的卧室。

  石忆气愤的躺在床上,冥思苦想:“这家伙到底跟我爸说了什么,竟然征服了他的心?”

  那一夜,石忆彻夜未眠。

  假期过的很快,不觉间,春节临近了尾声,也是时候返校。

  天气也逐渐暖和起来,乍暖还寒,这种天气,生活在北方的人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中午,阳光明媚,吴筱婷出现在了石忆家的楼下,她在屏幕上输入了一串数字。

  很快,门被打开,她兴奋的进入电梯,幻想见到石忆的第一眼,会是怎样的一种浪漫!

  “石爸爸,我来了。”石爸爸从屏幕上看到她,已经等在了家门口,她这改称呼改得也太快了,还喊的顺溜,一点也不生分。

  “哈哈……”,石爸爸嘘寒问暖:“筱婷,冷不冷?饿不饿?累不累?”

  “还行,石爸爸,石忆呢?”吴筱婷的眼睛径直的往石忆的卧室瞧。

  “走了!”

  “走了?”,她一惊一乍:“他去哪了?”

  “傻孩子,你日子过糊涂了吧,当然是去学校了,这不是开学了嘛!”

  “哦”,筱婷不好意地微微低头,失望至极:“也是,开学了。”

  石爸爸又想起了什么,说道:“你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会,我给你去取东西”,说完就回了卧室。

  几十秒后,石爸爸走了出来,将学生证还给了她:“筱婷,你这脑瓜子还挺聪明的啊,为了见到石忆,这种办法都能想得出来。”

  “嘿嘿……”她顿时变成了一个傻黑妞,只顾傻笑。

  石爸爸看了看手表:“瞧瞧,时间真快,这都午饭时间了,走,石爸爸请你吃大餐。”

  筱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没心没肺地矫情:“谢谢石爸爸。”

  深夜,她躺在石忆的床上,花痴如醉,翻来覆去,时不时摆出各种妩媚的姿势,手机咔咔咔响,还不忘和墙上石忆的海报亲密合拍。

  然后她通过手机美图软件,将所有的图片美化后,全部放到了校园新闻网上,配上几个大大的飞吻。

  她享受在自拍的照片里,傻傻的笑着,然后开始了深度做梦。

  “石忆,你来啦!”

  “嗯。”

  “你不是去学校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那白芷溪呢?”

  “白芷溪,不认识。”

  “怎么可能,她可是你女朋友?”

  “真的不认识,你同学吗?”

  “不是!”

  “那你认识谁?”

  “你。”

  “讨厌!”

  “我爱你。”

  “讨厌死啦!”

  吴筱婷羞涩的脸上,玫瑰红。嘴角的笑意已经扭曲。

  “醒醒,大美女。”石国熙轻轻的拍着她的脸。

  他一大早就来了石忆家,本是清晨的车票,听石叔叔说筱婷来了,他将车票改签到了中午。

  哎,热血青年果真是难过爱情的欲望关卡!

  “走开啦,石忆,你等等我,让我把这个讨厌鬼给赶走。”吴筱婷自言自语,抓住了石国熙的手。

  “石忆,快看,我把这个可恶的家伙给抓住啦!我非要打死他不可。”

  吴筱婷突然醒来,瞪大眼睛,石国熙正对着她,猥琐地笑着,眉毛骚动,她紧抓他的手,将他的手已经捏出了红印。

  “啊……”,她大喊,从床上坐了起来:“石国熙,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才啊。”

  “你听见我说什么了没有?”

  “容我想想啊”,石国熙单手托住下巴,斜仰头,一副思忖的样子,突然,拍手大喊:“对了,想起来了,好像是什么,石忆,我爱你啦,石忆,娶了我吧,石忆,我要给你生一大堆孩子……”

  “闭嘴”,筱婷已经抓狂,指着门外:“滚出去。”

  石国熙继续坏笑道:“我的手你再用不用,不用我就收起了。过了这个店,就再没机会用了。”

  “啊!!滚……”

  “你快点啊,还得赶车呢。”石国熙滚出去前催促她。

  吴筱婷诧异的问:“赶什么车?”

  石国熙没有再理睬她,闻着自己的手,喜形于色:“哎呀,被美女摸过的手真是香啊!”

  门关上后,吴筱婷坐在床上,满心的郁闷:“丢脸死啦,竟然被这死家伙占了我便宜,还看尽我的笑话。”

  返回学校已是晚上,616寝室热闹喧天,吴筱婷是美人家里最后一个返校的,高铁上,也着实委屈了她,石国熙的嘴巴,叽叽喳喳了两个多小时,而且时不时地拿早上的事骚扰,嘲讽一番她,她受尽折磨,却在高铁上不能拿他怎样,只能在心里憋住怒火。

  “筱婷,寒假过的怎么样?”李静美接过了她的背包,问。

  “还能怎么样?王子跟别人跑了,可恶的石国熙还像个疯子,吵死人,还会咬人!”

  “石国熙?谁啊?”

  “不说这些了,你们怎么样?”

  “还好!”

  刘司美递上了一杯热水:“将就。”

  “哈哈”,谢小婷大笑道:“谁还以为你结婚了,日子过的将就。”

  刘司美坐回了自己的电脑桌前,白了谢小婷一眼:“宁愿将就的生活,也不愿诗和远方的缥缈,宁愿苟且眼下的现实,也不愿幼稚地做梦。”

  “那你就将就吧,苟且吧,我先去缥缈地做梦去啦。”

  谢小婷在镜子前满意的笑着,然后翩翩起舞地飞出了宿舍。

  可能是去找同阳去了!

  相思如苦雨,人之常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