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三十二章 名字不一样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3608 2019-04-06 18:55:00

    吴筱婷坐在床边,揉捏着身子下的床单,眸子里的坚强渐渐的聚拢,她暗暗自我激励:“吴筱婷,你还没有输,要相信自己,陕北的女汉子是打不败的,你绝不能放弃。”

  “嘿,大美女,你这是在生气,还是在嫉妒?你是不是喜欢石忆啊?人家都有女朋友了,你瞎生气也是伤自个身子,消消气。”

  石国熙实在看不下去走廊里的诱惑暧昧,只好回了屋子,一眼就看见卧室里的吴筱婷,便走了过去,嬉皮笑脸的缓和着屋内的窒息形势。

  吴筱婷瞪着他:“关你屁事!”

  “哎呦,还是个辣妹子呢,我喜欢”,石国熙坏坏的笑道:“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啊?”

  ……

  吴筱婷往他身上飞过一个白眼,索性选择了沉默,沉默可是最好的冷暴力。

  “哎,别不说话啊!这世界上好男人多了,又不只他石忆一个,比如我,比他石忆强不止百倍呢!”

  吴筱婷又白了他一眼:“起,自恋前都不闻闻自己的脚臭不臭,厚颜无耻,卖贱都闲臭!”

  “喂,我脚……”

  她立刻打断了他,起身将他往屋外赶:“大爷,麻烦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她刚关上门,手机响了起来,她取过电话,犹犹豫豫后还是接通了电话,声音却很纤小:“喂,妈,怎么啦?”

  “筱婷,你不是说昨天回家?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是要急死我吗?”

  “妈,对不起,我昨天错过车了,没赶上,今天,今天下午我就到家了。”

  “今天必需回来,念念一直喊着想见你呢!”

  “好,我一定回去,告诉念念,说姑姑也想他了,妈,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啊。”

  吴筱婷挂断电话后,站在窗前,似乎是犯了愁。

  旧伤还未散去,又添新愁。

  一想到下午就要返回靖边,她心里是百般个不愿意,不爽快,她还没有在石忆的房间呆够呢,他的气息,她已经上瘾了,若是回了靖边,谁又会成为她的戒?答案自然是没有,她只有独自承受瘾发作时产生的痛!

  踌躇过后,家最终是要回的,尤其是在中国传统的春节,家是必需回去的,团圆才会带给家人幸福和安康。

  她开始收拾东西,打开背包时,里面的绿色学生证让她眼前一亮,她激动地取出它,偷偷地放在了石忆的电脑桌旁那个白色的相框后面,相框里的人是石忆的至爱,那是石芷熙生前留给他的最后一张照片,也是他们分手时的最后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石芷熙笑的像是秋天的红叶,绚烂明媚。石忆应该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拿过来看看,吴筱婷将学生证放在这里,他不但可以看见她的学生证,也避免了被白芷溪发现。

  两全其美的办法,她不禁笑出了声来。

  “吭吭”,石国熙坐在沙发上,胃里的酸味滚滚:“好了,都亲了快半个小时了,别再亲了,早饭还没吃呢,肚子正饿着呢,你俩这一直亲着,还让人吃饭不?”

  他们这才停了下来,石忆回过头,回怼:“吃不下去,呆洗手间吃去啊”,他又吻了白芷溪几下,才终于消停了下来。

  此时,沙发上的抱枕已经从石国熙的手中脱出,朝他们飞了过去,石忆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它:“石国熙,你这单身狗,什么时候才能脱离狗窝,被人拿链子带走啊?”

  “现在就可以啊”,石国熙哭丧脸,模仿道:“芷溪,以后不要再丟下它了,好不好?它会害怕,它会流泪的”,又正经态:“现在让芷溪把它给丢了,把我的给带走,不就行了!是吧,芷溪!”

  “行啊”,白芷溪猥琐地笑着,走向了他,一把抓住他心脏的位置,奸笑道:“那先让我把你的心给挖出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比石忆更爱我。”

  “啊……不要……救命,石忆!”

  两个人打在了一起,石忆这才想起卧室里的吴筱婷,他推了开门,平静的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下午!有事吗?”吴筱婷迅速用身体挡住了相框,故作淡定的回道。

  “没事,我们等会去墓地看我妈妈,你一个人在家里别乱跑。”

  “我也去,然后直接去车站。”筱婷的精神瞬间抖擞,反应迅速。

  石忆依然目光平静:“你随便。”

  “喂,你的领带,别忘了让白芷溪给你系好。”吴筱婷不忘提醒他的形象。

  “谢谢。”

  石忆淡淡地一笑,闭上了卧室的门,可他这温暖的一笑,又无形的搅乱了筱婷的心,她所有的伤痛化为了云烟,她只记住了他这温暖迷人的一笑。

  这可是他第一次对她笑的如此温暖,也是第一次给他和白芷溪造成误会时,他没有埋怨她,反而对她笑了,他那冰冷的心,平静的目光,在面对她时,似乎有了温度。一种莫名的温暖,有爱的温度。仿佛严寒里突然闯进来的一丝温热。

  早饭相当的沉默,在石忆和白芷溪的暧昧中沉默的,艰难的进行,然后匆匆结束。是石国熙终止的早餐。

  石爸爸和他们一起去了墓地,汉城的墓地大多都在山地上,依山而建,他们拾阶而上,因为厚厚的积雪覆盖,上行异常艰难。

  白芷溪轻轻拨开石妈妈墓碑前的积雪,将买好的鲜花摆放在墓碑前:“阿姨,我来看您了,很遗憾,我没有参加您的葬礼,送您最后一程,您是那么的和蔼可亲,美丽贤惠,您就像我们的妈妈,照顾我们,宽容我们的过错,我想您了,希望您在天堂里幸福。”

  “妈,我来看您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芷溪交往了,爸没有反对,我们过的很好,您不用再担心了。”

  石爸爸将自己买的一束玫瑰花放在了妻子的墓碑前,静默了一会,转向了石忆:“石忆,天太冷了,你们先走吧,去车里等我,我想再呆会。”

  “爸,我留下来陪你吧!”

  石爸爸拒绝了他:“去车里等我,我想和你妈单独呆会。”

  石忆没再坚持,紧握白芷溪的手,和石国熙离开了墓地,朝山下走去。

  “筱婷,你怎么还不走啊?”石爸爸神色悲伤的问。

  “我不放心叔叔,万一你出了事,没人怎么办?我知道叔叔很难过,但不是因为石阿姨”,吴筱婷指向了石妈妈旁边的墓碑,说:“是因为她,你才难过的,你一定又想她了。”

  石爸爸眸子里的泪光跃动:“你怎么知道是她?”

  “我在石忆的房间里见过她的照片,我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和白芷溪有一样的名字,也叫芷溪,一个石忆曾经深爱过的女孩,她的墓碑静卧在石阿姨的旁边,只有一个解释,你和石阿姨,是从心底接受了她,将她当做了你们的孩子,你们爱她甚至超过了爱石忆,可是为了照顾白芷溪的感受,石忆没有看她哪怕一眼,所以,你很失望,你的心在痛,你要留下来陪陪她,你多希望她能活着,可是,她离开了你们。”

  呃!

  吴筱婷什么时候竟然化身成了一个心里咨询家,也有几分侦探的天分,她的这一席话,全部说中了石爸爸的心思,难不成,是石芷熙的灵魂附体啦?

  石爸爸欣慰的浅笑,滴下一滴眼泪:“是,我们爱她如生命,有时候,我们是恨着石忆的,因为他,她才会离开我们的,可是,时间久了,这些恨,我们会埋藏在心里,不再去碰及,毕竟,石忆是我们的孩子,在他妈妈去世前,一直念叨着要去见她的芷熙了,她的芷熙不会再孤单一人,却从未提起过石忆,似乎她的离开,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幸福,她希望我们把她埋葬在芷熙的身边,这样,她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互相陪伴,只是,石忆从来不知道些,我骗了他,说他妈妈去世前一直在喊他的名字,放心不下他。”

  吴筱婷被感动的眸子湿润,她抚摸着石爸爸的后背:“石叔叔,我相信阿姨和芷熙在世界的另一边很幸福。”

  “其实,她叫石芷熙,是石国熙的妹妹,和白芷溪的名字只是念着相似,现在你不用再困扰了。”

  “什么,她竟然是石国熙的妹妹,怎么会有这么猥琐的哥哥。”吴筱婷听后十分震惊,嘴里嘀嘀咕咕。

  “谁猥琐了?”

  “没什么,石叔叔,我陪你下山吧,我还要回家呢,错过了高铁,我妈妈又要骂我啦!”

  “好吧。”石爸爸亲切的笑着,吴筱婷挽起他的胳膊,也朝山下走去。

  “筱婷,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说实话,我打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特别喜欢你,当时我还真以为你是石忆的女朋友,就故意调侃了你几句。”

  吴筱婷颇为意外:“真的吗?”

  “真的,你身上有种芷熙身上也拥有的东西,我虽然说不出来,但又是真真切切感受的到,仿佛冥冥之中,你就是芷熙送给我的礼物。”

  “呵呵……”,吴筱婷开心的笑着,打趣道:“那我就不回去了,赖在你家了。”

  “傻孩子,家还是要回去的,你爸爸妈妈一定在苦苦等你回家呢,不能让他们失望了。”

  “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爸爸在我很小就去世了,是妈妈把我和哥哥带大的!”吴筱婷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你妈妈挺伟大的,叔叔答应你,任何时候你想来,我都欢迎你,最好能多住几天。”

  吴筱婷兴奋地几乎跳起来:“哇哦,那样我就可以有很多很多机会,可看到石忆了,还有他的气……”

  她瞬间收住了声音,石爸爸脸色沉重道:“筱婷,你是不是很爱石忆?”

  她狂点头:“是啊,是啊!”

  “叔叔记住了,但你也要听叔叔一句劝,不能因为石忆,做出伤害自己的事,芷熙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发生了。”

  “嗯,我答应你!”

  高铁站人潮涌动。

  吴筱婷深深地拥抱了石爸爸后,在他耳边偷偷说道:“石叔叔,我会很快回来的哦,下次我要喊你石爸爸,可别嫌弃哦!”

  石爸爸开心的笑着:“不嫌弃,赶快进去,路上注意安全。”

  “再见。”

  “回家了记得回个电话。”

  “知道了。”

  吴筱婷消失在高铁站后,石忆好奇的问:“爸,她说了什么,把你高兴成这样?”

  石爸爸笑而不答,转身时得意地说:“秘密”,朝着车子大步走去。

  那晚在靖边的家里,吴筱婷在小本上写下了一段话。

  ——2012年1月13日。我在石忆家度过了跌宕的一天。喜欢石忆,是我遥不可及的星空,就算被他耻笑,我依然梦想,为了他,摘下那颗最亮的星,做他夜色孤独前行的路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