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二十八章 黑色元旦夜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451 2019-04-04 18:55:00

    元旦晚会上,马岳的一首吉他版《秋》,惊艳动听,深深地打动了李静美的心。

  李静美和其他人一样,安静地欣赏着,眸光里温柔的湿润,在向马岳传递着爱意。

  马岳偶尔的对看,只是一两秒,很短暂,又低下了头,轻弹浅唱。

  他害怕正视韩亮冷冽的目光,韩亮在李静美身边的存在,如同魔鬼一样,让他感到恐惧,他害怕被韩亮再次的踩在脚下□□,却又无力反抗。

  在他的意识里,家庭,亲情,至关重要。更多的是不想给父母带来困扰。

  容忍,一直以来深植于他的心底。

  石忆不喜欢这样的场合,石芷熙也是,他和她只喜欢他打比赛的氛围,生活的其他时间,他们只想一起安静的度过。

  石忆中途悄然离开了教室,他坐在外面冰凉的台阶上,看着寂冷的星空,流下了眼泪,他想她了,三年前的那个下着雪的夜里,石芷熙离开了她,她的尸体在雪地里躺了一整宿,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

  “石忆,你哪天拿了全国冠军,我要你向我求婚!——我答应你!”

  他没有拿到全国冠军,只有拿到了市区冠军,他才有资格晋级全国决赛,而那场关乎晋级的比赛,成也芷熙,败也芷熙,或许上天冥冥注定,嫉妒他们的爱情,不希望他们最后走到一起。

  “你哭了,石忆!”

  吴筱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递过了淡淡玫瑰香的餐巾纸。

  这餐巾纸还是李静美晚上出门前,执意塞给她的,以吴筱婷的个性,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她根本没有心思去搭理。

  石忆很久才站起来,他接过了餐巾纸:“谢谢!”

  说完,石忆离开前回头道:“我有女朋友了,麻烦你以后别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吴筱婷的大脑快速过滤掉他的这些话:“石忆,快回家了,咱们一起坐高铁吧,我买票?”

  “不了,我和芷溪一起坐飞机回去。”

  “哦”,吴筱婷勉强地挤出笑容:“新年快乐!”

  “谢谢!”

  石忆微微点头,朝着暗色的路灯里走去,这是他第一次对吴筱婷如此客气,言语中却是伤害。

  吴筱婷深吸了口气,暗自发誓:“石忆,我一定会让你心动的,我一定会换来你一个转身的眼神!”

  在她的心里,这可能是石忆对她态度最好的一次,就算言语伤了她的心,她还是满满的小幸福。

  她痴笑着返回了教室,教室里灯光明亮,氛围紧张。

  同阳的女朋友已经将她们苦心布置的一切,砸的乱七八糟,愤怒的站在同阳的面前。

  谢小婷并没有邀请同阳的女朋友,只邀请了同阳一人,他女朋友又是从哪得来的消息?

  同阳站在中间,低头,沉默不语。

  在他的脸上,残留的旧伤痕明显可见,脸微微浮肿,一定是昨天又吵了架,挨了女朋友的巴掌。

  谢小婷被李静美和刘司美狠狠地按在一旁,同阳脸上的旧伤疤,疼在她的心里。

  “同阳,你真不要脸,我就不明白,这贱货到底有什么好?让你放我鸽子!”他女朋友指着谢小婷质问道。

  同阳抬头:“我……”

  “啪”,女朋友便是一巴掌:“给我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同阳又低下了头,不语。

  地质1班的同学惊心动魄,眼前的这个陌生女人,未免太泼辣,白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

  “你今天就当着她的面,告诉她,你爱的人是我,不是她。”

  同阳再次抬起了头,看向了谢小婷,支支吾吾:“我,我……”

  “啪”,女朋友又一个响亮的巴掌落在他的旧伤上:“说啊!”

  同阳浮肿的脸血色红,让人揪心。

  “我,我……”

  “我靠,说你妈个贱货!”吴筱婷从人群后挤了进来,将手中剥好的桔子,朝着同阳女朋友精致的脸蛋砸了过去,骂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哪,敢来这儿撒野!”

  桔子在同阳女朋友的脸上绽出了淡黄的花纹,像极了狗趴屎的神态,滑稽可笑。

  “啊……”,同阳的女朋友疯狂的喊叫着:“同阳,你说不说,不说,立刻分手。”

  ……

  同阳沉默不语,内心已经倍受煎熬。

  “好,同阳,你别后悔!”

  “你这种残花败柳,分了都是同阳的幸运,后悔个毛,滚。”吴筱婷指着门口吼道。

  同阳的女朋友掩面,啜泣着跑出了教室。

  地质1班所有人,被定住了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吴筱婷。

  吴筱婷比起同阳的女朋友,将女人的泼辣演绎到了新的层次。

  走了一个泼辣,又来一个疯子,以暴制暴,现实版的黑色元旦。

  谢小婷心痛的跑向了同阳,抚摸着他浮肿的脸颊,眼泪落下:“对不起,很疼吧!”

  同阳平静的道了声谢谢,出了教室,谢小婷立刻追了上去。

  “同阳,你等等”,她走到他的面前,从包里取出了消炎药膏:“这是你上次给我的,我一直留着,你拿去用吧,一个男人,在外面,总是需要面子的!”

  同阳吃惊的缓缓接过了药膏,眼角的泪水沾湿了脸边。

  像他如此健壮的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这般轻易的落泪,再次暴露了他内心男人柔软的一面。

  “好了”,谢小婷轻轻擦去他脸边的泪水,温柔的说:“快回去吧,你女朋友还等着你安慰呢!”

  她说出这句话时,心又是多么地痛,可爱一个人,为他痛到心力交瘁,那也是幸福的。

  同阳点头,走出几步突然回头:“谢小婷,我记住你的手机号码了,158xxxxxxxx”

  谢小婷呆愣许久,激动的哭了,她在他的面前,泪流满面。

  她哽咽着说:“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同阳没有离开,意外地走向了她,递过药膏:“不了,都结束了,你帮我把药膏涂上。”

  “可是……”

  “都结束了,我的脸很疼!”

  谢小婷慢慢的打开了药膏,靠近他的脸,慢慢的地在他浮肿的脸上擦拭着,她分明可以感受到他鼻腔的暖流,流经她的身体,很温暖。

  “疼吗?”

  “不疼了!”

  “我看着都心疼了!”

  谢小婷话音刚落,同阳的嘴唇便吻上了她的薄唇,她一愣,回吻着。

  情到深处方清醒,她轻轻按了一下同阳浮肿的脸,同阳大叫一声:“啊!”

  “你什么时候记住我手机号的?”

  “爱上你的那一刻,就记在心里了!”

  他又抱住了她,热烈的拥吻。

  楼道远处的李静美羡慕地说:“好幸福哦,马岳什么时候向我表白呢?”

  刘司美在一旁说:“别看了,赶快去看看筱婷!”

  吴筱婷已经走出了教学区,神情落寞,从她爱上石忆的那一刻,已经见证了两场轰烈的表白,其中一场就是石忆对白芷溪的表白。

  而且,情人对情敌的表白,在这个夜晚,是多刺骨的冷啊!

  “筱婷,等等我们啊!”

  李静美和刘司美追上了她,李静美佩服的说:“筱婷,你刚才在教室也太霸气了,杀的同阳女朋友颜面尽无。”

  “呵呵……”吴筱婷冷冷地一笑。

  “是啊”,刘司美调侃道:“你一出场,至少地质班是没男生敢爱你了!”

  “刘司美,你大爷的,你才母夜叉呢!”

  “你大爷!”

  “哈哈……”

  三个人,嬉嬉闹闹,消失在了夜幕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