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二十三章 伤到深处愿是梦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945 2019-04-02 08:55:00

    吴筱婷又一次卧病在床,胸口郁结。

  上一次心伤的卧床十几天,落下如似几年的课程,她为此头疼了将近半月之久,这一次,因为气温骤降,她一不小心就感冒了,再加上心结难解,她自然是没去上课。

  苦难的日子仿佛在向虚弱的她发出讽刺的笑声。

  俗话说,心病还得心药治,只有心病治好了,身体上的疾病才会完全康复,可如今她的病情越来越重。

  美人家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无能为力。

  每次在教室遇见石忆,她们都恨不得揍他一顿,他在校园的每次出现,都会唤起她们心中沉睡的暴力恶魔。

  讲台上,教授在上面讲得有声有色,美人家在后面嘀嘀咕咕。听不清楚她们在计划什么,又或是八卦什么!

  二十分钟的课间休息,李静美朝马岳抛了个暧昧的眼神,马岳便兴奋的跟去了室外,李静美小声的问:“马岳,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能!”马岳竟然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果断的答应了。

  李静美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心里踏实后,方才说:“你去告诉石忆一声,说辅导员找他。”

  “这……不妥吧!”

  李静美顿时面露生气:“不愿意就直说,没必要磨磨唧唧的。”

  马岳紧张兮兮的解释道:“静美,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

  “我就一个意思,我去说。”

  “谢谢你!”

  李静美绽放笑颜的走进了教室,朝着谢谢小婷和刘司美打了个Ok的手语。

  她们安静的坐在后排,观察着事态的发展,她们这又是出的那副幺蛾子。

  马岳战战兢兢地走到石忆的座位旁,看了眼她们的方向,顿了顿嗓子,压低声音说:“石忆,辅导员找你!”

  石忆抬头:“我?”

  “是!”

  石忆虽然倍感疑惑,仍然合上书本,前往了辅导员办公室。

  美人家趁机快速地跑到了石忆的座位前,在他的背包上动手动脚。

  “马岳,你去后门盯着,石忆回来了,告诉我一声。”

  马岳虽是不知其所以然,还是乖乖的应了李静美的吩咐,守在了后门。

  李静美又一次利用自己的美貌,证明了马岳是爱她的,其实她也是爱着他的,若不是因为石忆的冷淡,害得吴筱婷痛苦不堪,她绝不会让她对马岳的爱掺杂一丁点的杂质。

  “谢小婷,你快点啦!”刘司美惊慌的催促道。

  “快了,这家伙的东西也太难卸了!”

  李静美将写好的纸条塞进了背包,然后在石忆的书本上画了一根骨头。

  待一切就绪后,谢小婷下令道:“好了,快撤。”

  美人家匆匆返回座位,马岳的声音此时也刚好响起:“石忆回……”

  石忆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马岳立即咽回了到嘴边的话,尴尬的笑了笑,让开了后门。

  石忆肤浅的眸光在他身上扫视后,朝座位走去。

  刘司美深吐了口气:“我去,好险呐。”

  谢小婷不领情的抱怨声声:“看看你家马岳,也太不靠谱了!差点害得我们被逮个正着,要不是我……”

  李静美惊慌的拽了拽谢小婷的衣角,声音极小:“别说了,小心被石忆听到。”

  “快看,石忆他!”

  她们顺着刘司美的声音看了过去。

  石忆还未坐定便发现了背包被人动过的痕迹,虽然背包被平稳的放着,但上面白芷溪周末回校前送给他的那个小玩偶却不见了,他淡定的站立良久,目光在教室环顾一周后,最后锁定在了美人家身上。

  美人家吓得全部埋下了头,真是做了亏心事,白天也怕鬼敲门。

  石忆收回视线后打开了背包,取出了里面的纸条,他疑惑的将它打开,上面的文字充满威胁:“要想取回你的东西,今晚7点,情人路的小庭见。”

  石忆平静的将纸条又装进了包里,收拾书本时看见了上面抽象的骨头,他低声道:“狗一样的人就有狗一样的队友,还真爱啃骨头。”

  他背起背包,从容的从前门离开了教室。

  谢小婷惊呼:“我去,这家伙又逃课了!”

  刘司美和李静美也已经背起了背包,同声道:“看黑板。”

  哈哈——“下周四补课”,五个大字异常醒目。

  “静美,下午有空么?”马岳追上他们问道。

  “没有。”还未等李静美开口,谢小婷果断的回绝了马岳。

  “哦,那你们忙吧,改天再联系。”

  马岳似乎没了精神,失望的正要离去,李静美娇柔的说:“马岳,谢谢你的帮忙!”

  马岳会心一笑:“没事,我先走了。”

  李静美看着他离去的楼道尽头,脸上恋恋不舍的笑意仿佛敷上了一层浅浅的粉色胭脂。

  刘司美毛骨悚然的颤抖,无情的打破了静美的小幸福,挤兑道:“别看了,人早都不见了。”

  “哦!”

  李静美这才从马岳那迷人的背影里跳了出来,羞涩的脸庞更加的绯红。

  寝室里,吴筱婷苦叫连天,完全不在乎虚弱的身体,若是第一次看见她的人,绝对会吓个半死。

  眼袋浮肿,青色浓浅分明,脸色晰白,是病态的白,嘴唇暗淡,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丝的光彩,就像堕落的天使,失去了所有绚烂的光环。

  “别再喊了,再喊身体就真歇菜了”,谢小婷取出了偷来的小玩偶,展现在筱婷的眼前:“瞧瞧,这是什么?”

  吴筱婷翻了翻眼皮,不以为然的说:“一个破玩偶,有什么好看的。”

  “喂,你别不失好歹,这可是石忆送给你的,不要我可扔垃圾桶了。”

  “什么”,筱婷瞬间从床上弹坐了起来,精神抖擞:“真的吗?石忆送我的?是真的吗?”

  “是。”谢小婷装模作样的肯定道。

  李静美趁机上前,煽情的说:“石忆听说你病了,非让我们把这个交给你,而且……”

  她故作羞答答的样子,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好啦,别再折磨筱婷了”,刘司美接过了话茬:“他说今晚7点,在情人路的小庭前等你!”

  “真的吗”,吴筱婷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她们编织的童话里,幸福地喊道:“小婷,快去把我的药拿来,我得赶快好起来。”

  “遵命,美人!”

  整个寝室又恢复了热闹,嬉笑,其乐融融。

  晚上六点,吴筱婷一番精心的打扮后出了门。

  李静美满腹担心:“你们说,如果她再哭着鼻子回来,会不会恨咱们啊?”

  谢小婷叹息道:“但愿能有个好结果。”

  刘司美语出惊人:“心碎碎,意绵绵,伤到深处方渐醒,怨恨又何妨?”

  “呃……”

  李静美和谢小婷又无语啦。

  夜色下的情人路,天虽然冷,却多了几许浪漫,几许暧昧,几许荷尔蒙碰撞的气息。

  吴筱婷坐在小庭的木制长椅上,看着远处,期待着石忆的出现。

  时间很准,一个人影出现了,吴筱婷激动地跑出了小庭,正要喊着石忆的名字,却惊讶地嘴巴大张,没了声音,她紧张的看着眼前的人。

  是一个女人,是她,白芷溪。

  白芷溪甜美的笑着,谦卑的说:“你好,我是石忆的女朋友,白芷溪,你就是吴筱婷吧?我们应该见过两次面了。”

  吴筱婷愣愣地回道:“是!”

  她是多么地恨她,恨她抢走了自己喜欢的人,如今,她们单独见面了,她竟然没了恨的底气,反倒不知所措。

  “我是来取回我的东西,就是你手上拿的那个玩偶,那是我前几天送给石忆的,你能还给我吗?”

  白芷溪声音柔美,光这一点,便将吴筱婷甩出了几条街,她们仿佛不是生活在同一个星球上。

  在气质上完败给了她,又岂能在气势上完败给她呢?可是她刚开口,又很快败下阵来。

  “当然能了,我现在就还给你,反正也不是我的东西!”

  晕死!她这不明摆着承认自己是个小偷吗?哪有这么损自己,衬托她人完美的?何况还是自己的情敌。

  白芷溪感激地接过玩偶,又从包里取出了另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塞到了她的手里,微微一笑:“这是我重新买的一个,既然你那么喜欢它,我也不能伤害你的心,这个就送给你了。”

  哈哈……白芷溪又一次秀了把礼节,伤的吴筱婷的心,支离破碎。

  “谢谢你,我先走啦!怕石忆等的着急。”

  白芷溪说完便走向了远处等待他的石忆,她将玩偶重新挂在了他的背包上,挽起他的胳膊,朝着梧桐大道走去。

  吴筱婷捏紧手中的玩偶,眼眸红润,坐在小庭的台阶上,默默地流着泪,嘴里自语: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那一夜,她的日记本上只留下了三个字。

  ——在做梦

  没有时间,没有地点,也没有标点,或许,她真的希望这只是一场梦,醒来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