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二十二章 不光是球技,你什么都不行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1977 2019-04-01 18:55:00

    11月末的校园寒意骤然来袭,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提前了二十多天。梧桐大道上零散的落着几片深黄的梧桐叶。

  石忆陪着白芷溪沿着梧桐大道前去了情人路,他想把有关情人路发生的故事讲给她听。还未走到小庭前,白芷溪便接了个电话,说是学校临时有活动,必须她回去一趟,他只好送她去了车站。

  回到寝室后他才猛然感觉到疲倦,母亲的去世,跟进耽误的课程,紧接着忙碌篮球选拔赛的事情,他确实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最重要的是,吴筱婷的追爱让他的心更累。

  “芷溪回去了?”汪乐笑着问,他的笑容透着一种浮夸的不自然,眼神里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不怀好意的事情。

  “我累了,先去洗漱了。”

  石忆含糊其辞的避开了汪乐的眼神,正要去洗手间,却被汪乐拦了下来:“帅哥,这刚泡完妹子就累了,你也太弱了吧!”

  果不其然,汪乐的笑容和眼神出卖了自己,这说话也变得颇为难听。

  石忆平静的看着他,淡淡的说:“不就是想让请吃饭吗?你直说就行,我怎好意思拒绝你呢?”

  汪乐立刻嬉皮笑脸道:“爽快,这见了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话都多了起来,看来还是得多见见女朋友啊。”

  石忆朝他微微示意了下被挡住的卫生间,汪乐这才撤回了胳膊,满意的回了电脑前。

  石忆又突然补道:“我怎好意思拒绝不请你呢。”

  汪乐愣愣几秒钟,回想着石忆的话儿是什么意思,反应过来时,门已经被关上了,他只能自认倒霉:“又被耍了!”

  瑞右和小新陷在游戏的激烈中,刚才的一切如同空气般没有看见。

  此时,韩亮却推门进来,在他们身后瞧了眼,搬了个板凳坐到了汪乐身边,汪乐瞅了瞅他,没再搭理。

  韩亮竟然出奇的淡定,他呵呵的笑着试探说:“汪乐,半决赛快开打了,你对比赛的战术有什么安排?”

  他这是暗藏心机啊!

  “没什么安排,随机应变。”汪乐快速的移动鼠标,客气的回道。

  “那球队的首发人员,你支持谁?”韩亮终于道出了他的本意。

  汪乐冷冷的看向他不说话,韩亮不禁打量了自己身上一番后,浑身不自在的问:“看什么?”

  汪乐不屑的驱逐道:“反正没有你?你就回去吧。”

  韩亮一怔:“什么?为什么没有我?”

  “当然是不行了。”

  “不行?什么不行?”

  汪乐被韩亮捉襟见肘的智商深深惊愕,他无奈的反问道:“打篮球不是球技还能是什么?”

  高傲的自尊受到了侵犯,韩亮怒骂道:“谁他妈的敢说我球技不行,汪乐,你告诉我,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在汪乐的眼里这种智商也真是百年难遇一次,他懒得跟韩亮继续纠缠,一副正气凛然的回道:“搞班级破坏的事,我做不来。”

  韩亮眸光里的怒气在熊熊燃烧,恶语相向:“不告诉我是吧,行,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我会让他好过的。”

  汪乐鄙视的瞟过一个白眼,又快速的移动着鼠标。

  韩亮家境富裕,在整个院里是出了名的,可他在体育场被石忆打的裆部几乎报废,在整个院里也更是出了名的。他此时的傲慢,顶多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

  若是真如他口中的自己那么厉害,他还有必要放低身段,在汪乐面前自取其辱么?

  恶毒的语言下,尽是韩亮内心的不自信,不安。

  他起身离开时瞅见了石忆桌子上的训练纸板,顺手取了过来,这一看怒火彻底显现在脸上,将纸板撕成两半。

  “韩亮,你丫的要发病去你们寝室发去!”汪乐不耐烦的骂道。

  石忆刚好从卫生间出来,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

  “他妈的原来是你。”韩亮爆着粗口,冲上去一拳打在了石忆的脸上,石忆的嘴角被鲜血染红。

  汪乐立刻挡在了韩亮身前:“韩亮,你骂谁呢?打谁呢?”

  韩亮毫不示弱:“汪乐,你最好不要掺和进来。”

  韩亮只顾着一时的好胜和泄愤,却未注意到瑞右和小新已经站在了他身后,目露恶意。

  汪乐不以为然的冷笑道:“让,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不要说你韩大公子有多牛逼,就是来十个你这样的,我也照样收拾。”

  “你!”

  韩亮正要动手,这才发现被他们包围在了中间,已经身临险境,他心里不由打个冷颤,却依然装作强势:“人多怎了,还真以为我怕了!”

  “是你自己出去,还是从这爬着出去?”石忆将汪乐推到一边,威逼的眼神看着韩亮,说。

  韩亮一番冷笑,突然一个后踢朝着小新飞过去,小新眼疾手快的避开,韩亮落了个空,当他下一拳再次出击时,石忆迅速的出手,一拳将他打翻在地,石忆慢慢蹲下身子,看着痛苦喊叫的韩亮,冷漠的说:“看来上次你还没有理解透颜色也是有斑斓的,我警告你,若是你再没事找事,我一定让你从这里躺着出去,滚。”

  明知是虎山还偏往虎山行,这下可好,韩亮只能自尝这自取其辱的味道。

  他忍着疼痛艰难的爬起,眸光里的火气几乎可以摧毁整个空间,他临走前发誓道:“石忆,你等着,旧账新账,我会让你一起还的。”

  石忆讥讽说:“对了,你不光是球技,什么都不行。”

  也只有面对韩亮这样的人,他才会说出这侮辱人格的话来。

  “你也太毒了吧”,汪乐另眼看待,他也不忘提醒道:“我们以后可要小心了。”

  那一夜,白芷溪发来的视频石忆拒绝了,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受伤的脸而担心他,也不愿意她心疼自己而掉眼泪。

  生活的坏,他自己承受,生活的好,他和她一起分享。在他的心里,这就是最好的爱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