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二十一章 喜欢就是这样,明媚或悲伤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4079 2019-04-01 08:55:00

  周五的晚餐时间,相比以往人少了很多,一部分学生回了市区的家里,所以餐厅冷清不少。

  美人家终于可以任性的独占两个餐桌,吴筱婷的餐具被碰的兹兹响,她闷闷不乐的搅动着餐盘里的米饭,若是再加点力气,米饭可能就变成麦芽糖的模样了。

  李静美轻微碰了碰身旁的刘司美,暗示了个眼色,刘司美便取过了筱婷的餐具,问:“大美女,这都过了好一阵子了,还在为那天的事纠结呢?”

  筱婷抬起那一双憔悴的眸子:“司美,他吻了她,是不是证明他爱她?可是为什么下雨那天,我在梧桐大道质问他时,他却沉默了?”

  只要能让吴筱婷清醒过来,哪怕接下来的话如同冷水,刘司美也要说出来,说出吴筱婷最不愿听见的真相,她神色凝重:“筱婷,不管他爱不爱她,你和他之间已经结束了,你们永远都不可能,你该醒醒了!”

  “不,我是烧不尽的小草,春风吹又生,他要爱谁,他要吻谁,随他便,但他吻的最后一个人,一定是我吴筱婷!我才不认输呢!”

  吴筱婷极力的否定亲眼所见的事实,伪装出毫不在乎的坚强,可这些似乎有些脆弱,脆弱的一阵轻风就可以垮掉。

  刘司美只好期望的说:“希望吧,希望他那如死海的心能被你激活!”

  谢小婷并未插进她们的对话,在她的心里此刻多说也是浪费口舌,只有吴筱婷的心空静后她才会听进自己的话,索性就假装一副若有心事的瞧向了别处,这一瞧不要紧,要紧的是竟然发现了惊喜,她看见了从楼梯上来的马岳,立刻喊道:“马岳,你也来吃晚饭啊?”

  马岳笑呵呵地走上前,或许是李静美存在的缘故,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是啊,老大饿了,我下来给他带些饭回去,不多说了,我去买饭了!”

  “别急着走啊!坐会,聊聊!”

  谢小婷眼疾手快的将马岳强行拉了回来,刘司美也起身伸出了援助之手,把他死死摁的在了李静美的身边,酸酸的说:“你呀就踏踏实实的坐在静美身边,机会这么好,好多人都求之不来呢!”

  马岳尴尬地起身:“真对不起,我必须要走了!老大还饿着呢!”

  刘司美再次将他按在了板凳上,脸色微露不悦:“马岳,你急什么啊?难道我们家静美你看不上?”

  “不是,不是!”马岳脸色瞬间成了红褐色,连忙解释。

  李静美羞涩的白肤已经红光熏染,头几乎埋到了桌子底下。

  刘司美瞅了一眼李静美,这才笑着放过了马岳:“好了,你可以离开了,赶紧去给你家大爷提饭去!”

  马岳脚下如同极光,飞快地逃离了。

  “静美,你是不是爱上这小子了?”刘司美明知故问。

  ……

  “人都走了,把头抬起来吧,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李静美这才慢慢地抬起了头,害羞地点头:“嗯!”

  一个字,简单,又溢满幸福!

  谢小婷虽然替她感到开心,却又不得不道出了心里的担忧:“静美,马岳虽然憨厚可靠,人也帅,但你可想清楚了,你能爱得起他吗?毕竟,他是韩亮的跟班,胆小怕事!”

  谁说他胆小怕事了,他在体育场可是救过一对情侣,虽然最后屈服了韩亮的暴力,但他还是有反抗和勇敢精神呢!

  李静美顿了顿,肯定的说:“能,就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呵呵”,刘司美不以为意地笑着:“你看看那小子,坐在你旁边脸都成Fe(OH)3了,能不喜欢你吗?”

  “啊?”李静美睁大了眼睛!

  “你初中高中化学,肯定都是在学英语吧,自己回去在电脑上搜去!”

  “谢小婷,这么巧啊!”此时,同阳竟然出现了,热情地笑着在她们身边坐了下来。

  谢小婷似乎出现了错觉,但确实是同阳,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都悄无声息,却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她面前。

  “同阳学长!”谢小婷努力的眨了眨眼睛,再次确认后两只眼睛光芒四射。

  吴筱婷左手托着下巴,侧歪着脑袋,失落的盯着餐厅门口,喃喃自语:“为什么每个人都这么幸福啊,难道那个门有能实现愿望的魔咒,门啊,我的王子什么时候能出现呢?”

  “啊?你朋友她?”同阳惊讶的看着筱婷,问。

  “哦,没事,她喜欢沉思”,谢小婷尴尬笑着看向吴筱婷,在桌子下踢了一下她:“坐好!”

  她又飞快的回过头,矫情道:“同阳学长,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不联系我呀?”

  “我一直忙于训练,就把这事给忘了!”

  “那我的手机号呢,你记住了吗?”

  同阳一时哑语,答不上来。

  谢小婷故作生气:“下次不许再忘了,来,把手给我!”

  “啊?要我手干嘛?”

  “当然是写我的手机号了,我要把我的心镌刻在你手心里,让你牢牢记住我!”

  同阳大惊,或许他从来就没喜欢过她,只是想做个朋友而已,尴尬地连忙推辞:“不用了吧,再说我也没有带笔!”

  “我这有啦!”刘司美得意的笑着,随手一甩,一支紫色荧光笔出现在了空中。

  谢小婷盯着同阳:“学长,手,给我啦!”

  ……

  同阳难为情地不知如何拒绝,却也迟迟没有伸出手来。

  突然,谢小婷变脸:“同阳学长,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把手给我!”

  同阳心里颤抖:“我去,这简直一女汉子啊!”

  他缓缓的伸出手来,谢小婷迅速的抓到自己身前,眉飞色舞地在上面舞动着,一颗心里,住着她的手机号。

  “同阳,艳福不浅啊!”

  “这又换女朋友啦!”

  同他经常一起打球的几个球友,正好经过,调侃道。

  “去去,一边去!”同阳不耐烦的驱赶他们。

  或许是吴筱婷的深情感动了那道门,Eleven果真出现在了楼梯口,她立马坐直了身子,正要大喊,视线被一个女生给挡住了。

  她气愤地指着那女生,吆喝道:“喂,你挡住我王子了。”

  只见那女生不动声色,怒怒地瞪着还不知情的同阳,吴筱婷的这一声喊,同阳才从谢小婷的手上收回了眸光,余光中瞥见了那女生,他的脸色瞬间僵硬,煞白,他迅速的拉回了谢小婷紧拽的手。

  他看着那女生,胆战心惊。

  那女生厉声命令道:“给我伸出来!”

  同阳竟然乖乖地摊开了手掌,身下已经坐立不安。

  突然,那女的右手抓住一把米饭挥了出去:“渣男。”

  同阳脸上的红色手印占满了白色米饭,谢小婷惊愕的正要质问,那女的反手一巴掌又打在了谢小婷的脸上:“贱女!”

  众人一片惊呼。

  谢小婷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女的已经朝着楼梯口走去。

  吴筱婷迅速跑了上去,踢出去了右脚,只见那女的失去重心趴在了地上,众人又是一片惊呼。

  她似乎发了疯似的,指着那女的骂道:“你挡住我王子也就算了,竟还敢打小婷,就你这姿色,扔进猪窝都没人要,还敢在我眼前撒泼,给我滚!”

  那女的从地上爬起,狼狈不堪的匆匆逃窜。

  李静美不可思议道:“我的妈呀,咱们这都进土匪窝了啊!”

  一向女皇气息十足的刘司美也是甘拜下风:“岂止土匪,简直就是地狱!”

  “小婷,你没事吧?”吴筱婷回到了谢小婷身边,关切问。

  谢小婷隐忍着痛,苦苦笑着:“没事,没事!”

  可她的眼睛一直停留在同阳的身上,大庭之下受了莫名的屈辱,她的心却在担心着他。

  同阳擦干净脸上的米饭:“你们谁能借给我一张纸?”

  他出奇的平静,刚才的一切仿佛就未发生过,谢小婷觉得有些不真实,心里的担忧更深:“难道,他被打傻了?还是害怕我担心,故作平静?”

  “我这有!”

  同阳接过李静美递过来的纸,在上面写了很长时间,然后从包里取出了一个瓶子,放到了桌子上,惭愧地说:“这是我经常备用的消炎药膏,纸上是用法,治疗脸部红肿很有效,对不起,我先走了。”

  “同阳!”谢小婷此时才忽然明白他的平静,眼角湿润的喊住了他。

  他应声站住,回头:“还有事?”

  谢小婷慢慢的走到他面前,眸子里尽是心疼:“这个你还是拿回去吧,一个男人,在外面,总是需要面子的!”

  她没有直接让他当场难堪,是啊,每次和女朋友吵架,同阳总会换来重重的巴掌,然后结束争吵。

  他看似冷傲的心里也有着细小的柔软之伤。

  “不了,你用吧,我那还有!”

  谢小婷硬是将他留给她的消炎药膏塞进了他的手里:“如果下次,你能记得我的手机号,我会像今天一样幸福,因为我遇见了你。”

  同阳的眸光里闪烁着泪水,点头后离开了。

  谢小婷趴在桌子上,再也忍不住的哭的稀巴烂。

  这可是在能容纳几千人的餐厅,虽然今天晚上人不是很多,可还是有一千多双眼睛盯着她呢!

  她难道就不能克制一下么?

  鬼才能克制,已经爱到了骨子里,再坚强的女人,看着心爱的人伤痕累累,怎会不心痛。

  美人家集体沉默,在空荡的餐厅放纵谢小婷的哭泣。

  由于那女的一挡,石忆和白芷溪没有看见她们,已经在她们身边的餐桌坐了下来,刚才的一幕,他们也看得真真切切。

  吴筱婷目视着石忆和白芷溪的暧昧,心底又起波澜,隐忍,嫉妒。

  “石忆,我现在真的很幸福!”

  石忆将吹温的粥和她换了过来,温暖的笑着。

  这种笑,也只有他面对白芷溪时才会出现,吴筱婷咬牙切齿的克制心底的怒气!

  突然,他握住她的手,深情地说:“芷溪,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说过我爱你?”

  白芷溪撅起嘴唇想了想,说:“说过啊!不过是用心说的!”

  “啊?用心说的?”

  白芷溪笑容甜蜜:“就是昨天下午啊,你吻我的时候,你的心已经告诉我了!”

  石忆呵呵一笑,在她的额头上温柔的敲了一下:“你个坏女孩!”

  “坏女孩也是需要爱情和王子的啊!”

  他怜惜地看着她,神色严肃了起来,突然,他单膝跪地,从脖子上取下了那条橄榄石项链:“白芷溪,我一直欠你一个表白,欠你一句我爱你,今天我要正式告诉你——我爱你,你一直问我,这条橄榄石项链是从哪来的,我没有告诉你,这是芷熙离开前留给我的,如果她知道我遇到了和她一样好的女孩,她一定会替我高兴的,她也很愿意让我为你带上这条橄榄石项链,祝福我们的爱情,白芷溪,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白芷溪惊讶不已,眼睛已经哭的红肿:“我愿意!”

  他将橄榄石项链缓缓的系在了白芷溪的脖子上,那一刻,她楚楚动人,那一刻,她一定是地质大学最幸福的女孩。

  他擦了擦她的眼泪:“我爱你。”

  他的唇碰上了她的唇,深情地拥吻着,整个餐厅沸腾了起来,他们享受着众人的欢呼和祝福。

  吴筱婷眼含冰泪跑出了餐厅,在东方广场上大哭起来。美人家只能快速的追出去,却又无能为力。

  谢小婷默默地抱住她,两个人哭成了一团。

  刘司美看着灯火阑珊的餐厅,感叹道:“原来死海,也可以这么煽情!”

  她走到吴筱婷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背,念道:“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渐渐的,吴筱婷的耳畔一直萦绕着这首诗,哭声也渐渐小了下来。

  那晚,她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2011年11月28日,我亲眼目睹了石忆对白芷溪的表白,我在东方广场哭了很久,那一刻,似乎生活对命运是那么的不公,但我不能因为他的拒绝,而放弃我追求爱情,追求幸福的权力。他向白芷溪表白的时候提起了一个名字,和白芷溪的名字竟然一模一样,她又会是谁呢?那条我从未见过的橄榄石项链又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又要困惑我好长,好长一段时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