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二十章 却等来了她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802 2019-03-31 18:55:00

    转眼间,地质大学最负盛名的篮球大赛预选赛已经接近尾声,赛事也延续了将近百年传承下来的传统规则。

  每年的10月23号,每个班级首先参加各个学院历时45天的预选赛,进入16强后,再进行单场淘汰赛,最后决出的冠亚军才有资格入围校园年度总决赛。

  在第二年的五月份,争冠班级会为了总冠军,在球场激烈厮杀,一决高下。

  当然,总决赛的分组也是按照学院冠亚军不同组来分的。

  早前,地质1班在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压哨绝杀球,已经率先入围了学院四强,只要下一场过了计算机4班的挑战,他们便可以昂首进军总决赛,然后在元旦前夕为了学院冠军奋力一搏,以便在总决赛获得有利的小组签位,与此同时,春节回家的日程也会被他们提上旅行单。

  眼下,篮球馆内,其他学院的预选赛激烈正酣,室外篮球场,前来训练的班级也不在少数。

  地质1班紧张的备战着半决赛,由于地质2班的过早出局,地质2班的学生也前来为地质1班加油。

  美人家在篮球场上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只要地质1班投中一个漂亮的进球,总会引来她们疯狂的尖叫。

  而李静美的一颦一笑,优雅的呐喊,一时间掳获了大批男性粉丝。

  照这样的趋势,说不定,天黑前她会走红校园呢!

  Eleven坐在场边认真地观察着每个队员的动作,将需要改进的地方在纸板上安静地画画写写。

  “汪乐,好帅,加油!”谢小婷激动的喊道。

  两个月多前,在餐厅戏耍汪乐的那一幕,如今为了班级荣誉,她可以不计前嫌,果真是属于谢小婷的风格。

  “小新,快,左侧3号位接球啊!”依然是谢小婷大喊着指挥。

  若说她懂球,不如说她是一位篮球超级女球迷,因为她最爱的就是体育系男生。同阳被列入她的男友名单就是最好的证明。

  “马岳,你好棒哦!”李静美脸色微红的大喊。

  马岳回眸一个浅浅的笑,又快速跑向右侧底角,迎着防守队友一个三分稳稳命中。

  “进了,是马岳!”李静美激动的惊呼。

  马岳回眸看向她,他迷人的温柔住进了李静美的心里,她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场内的韩亮怒气顿生,使劲地按着手中的篮球。

  对于他这样的公子哥,马岳只是他的小跟班,他喜欢的女生竟然当着他的面,肆无忌惮的和马岳暧昧互动,让马岳在球场上出尽了风头,他能不气愤吗?能不嫉妒吗?

  青春期,荷尔蒙爆棚的男人,若是有爱,若是有恨,只为了两个字——女神!

  Eleven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吴筱婷眼疾手快的立刻跑上前,打开一瓶水递到了他的面前:“Eleven,喝点水!”

  ……

  Eleven没有抬头看她一眼,目光平静又安静地在纸板上画画写写。

  漫长的等待后,当他再次擦汗时,一旁候着的吴筱婷又将水递了上去,轻声说:“Eleven,歇会吧,喝点水。”

  Eleven这才取过身旁的暖水瓶稍微举起,说:“我不喝冷水!”

  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场内。

  他是不能喝冷水的,从小因为打球的缘故,爸爸对他的饮水特别严格,只允许他喝温水,他的肠胃已经不适应冷水了。

  在汉城体育馆受伤的那次,也是他只差一分便赢得冠军的那一次,由于石芷熙的一时疏忽,在局间休息时递给了他装有冷水的暖水瓶,当他重新上场后,肠胃开始难受,浑身出汗,他坚持到只差一分时身体出现了抽搐,脚下一滑便倒地不起,那一次,他的脚跟腱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天呐!他终于对我态度缓和了!”吴筱婷呆住了!心里的意想迸发。

  “幸福死了,他竟然告诉了我他的秘密!”

  “是不是,他打算重新考虑我呢?”

  “筱婷,你在梦周公了吧?”刘司美好奇的盯着她的眼睛,问。

  “让开”,她傲慢的推开刘司美,拿起Eleven的暖水瓶,殷勤道:“Eleven,你等等我哦,我现在就去给你接热水!”

  风雨突来且无阻,回头间,吴筱婷已没了人影。

  “哎……”刘司美无奈的叹息。

  Eleven摇了摇头:“神经病,我一口还没喝呢!”

  呵呵——呵呵——

  吴筱婷一定又丢脸丢大了吧,接水的时候应该会烫到她的手吧!

  只要为了爱,死,她心也甘,情也愿!

  刘司美弯下身子,嬉笑的问:“Eleven,你是不是对筱婷抛了媚眼,让她如此疯癫?”

  ……

  Eleven目光平静的看着球场,轻轻飞出了一句:“脑残!”

  刘司美脸色发紫却压住了火气,她不能发怒的,这偌大的球场一千多人呢,一旦发火了毁的可是自己的形象,丢的是自己的人,这笔生意划不来。

  但也难不倒刘司美,她鬼点子一转,女皇的气质再现,武动不行,可以文动啊!

  她白了Eleven一眼,转过了头:“太监就是太贱,见了主子,永远都是唯唯诺诺!”

  Eleven平静的面孔下,淡淡一笑而过。

  “陈世美就是沉死美,死了,还小人!”

  呃!

  刘司美逆天地直戳Eleven的心脏,刺痛了他最深处的痛。

  如果她知道在他身上曾经发生了什么,或许能对他好点。

  该死的如果,总是如果!

  Eleven隐忍着刘司美的侮辱,嘲讽,从地上站了起来,将纸板装进背包走向了篮球场出口。

  100米,是她,50米,是她,30米,还是她,真的是她,她怎么了来?

  她就是Eleven口中的女朋友——芷溪,但她和芷熙一点的关系也没有,只因为她们的名字听起来一样,芷熙跟Eleven一个姓,而芷溪姓白。

  白芷溪美若天仙,身材高挑,邻家女孩的清纯,特别讨巧,她向Eleven摆着手,笑靥如花:“石忆,石忆!”

  Eleven吃惊的站在原地,没敢跨出一步。

  白芷溪兴奋地跑到他跟前,紧紧抱住他:“石忆,阿姨走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把你的悲伤变成我的一半眼泪?我想陪着你,一起流!”

  Eleven心头触动,抚摸着她的发际,温柔地说:“已经过去了,不提了。”

  篮球场出口处,吴筱婷小心翼翼地抱着暖水瓶,哆嗦着飞速的跑来。

  果真是陕北的女汉子,没心没肺,竟然从Eleven身边擦肩而过。

  突然,她的余光扫到了他们,急停下的脚步慢慢地后退靠了过去。

  白芷溪依偎在Eleven的怀里,暧昧说:“石忆,若不是今天中午和国熙哥聊天,他说漏了嘴,我还蒙在鼓里呢!春节,你陪我去看看阿姨,好吗?”

  白芷溪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低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心微微疼:“不哭了,女孩子哭多了会伤害眼睛的,我答应你,春节陪你去看我妈!”

  难道,他爱上了她?可为什么吴筱婷对她表白的那天,他沉默了?

  白芷溪笑得特别灿烂,也特别可爱,她扬起了她的额头,闭上了眼睛。

  Eleven温暖的在她的唇边轻轻地吻下,一秒,十秒!

  反正就是很久,他才离开她的唇,他的眼角也已湿润。

  白芷溪惊讶之余颇为感动,这可是她们交往一年多以来,他第一次吻她,他没有吻她的额头,竟然吻了她的唇,吻得如此深情。

  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筱婷,这次应该死心了吧!回头还来得及!”刘司美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扰了这动人的一幕。

  Eleven回头,目光平静。

  “Eleven,石忆是谁?她又是谁?”吴筱婷恨恨的问。

  “石忆是我,她是我女朋友!”很简单的从Eleven的口里说了出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波澜不惊。

  Eleven说完又看向芷溪,说:“芷溪,我陪你看看我的学校吧!”

  “嗯!”

  她牵起他的手便要离开。

  “等等”,筱婷似乎心痛到了没有痛觉,将暖水瓶递到了他的手上,麻木的说:“如果你有时间,去读读白居易的《春》”,便失落地走向了篮环。

  至少,在那里还有可以流泪的怀抱,在石忆的眼前,她一滴眼泪也不能掉。

  那晚的日记上,又多了一段文字。

  ——2011年11月21号,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所有的数字都注定我再怎么喜欢一个人,终究孤单一人。这一天,我知道了Eleven就是石忆,也遇见了她的女朋友,他吻她的那刻,我的心很痛,却把眼泪藏在了心底,独自一人承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