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十七章 压根连一颗枯草都没吃到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133 2019-03-30 08:55:00

    Eleven回到学校已是半个月后,堆积的课程足足可以叠成一座小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仍然没有去上课,每天在寝室,图书馆,和餐厅之间往返,虽是枯燥乏味却又难得的清闲。

  相比于教学区的嘈杂,他更喜欢图书馆的安静氛围,那样他就可以将全部的精力放在落下的课程上。

  自学成才,在他身上并不是一个可笑的玩笑。

  Eleven不但拥有聪明的球商,也拥有聪明的智商,可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专科生,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解释一切,但至少不是现在。

  他在汉城向辅导员续假时忐忑不安,未料想辅导员是一个重亲情的人,爽快地答应了他。

  在妈妈入土为安后,他本计划在家多呆些时日,可爸爸不希望他耽误学业,便强行将他轰出了家门,无奈之下,他只有返回了地质大学。

  午后的夕阳格外唯美,淡淡的光晕里微微泛红,在天边渲染出醉人的图腾。

  自古,诗人就爱美景,秋天一直是他们的最爱,地质大学的秋天,温度适宜,风景优美,完美诠释了秋的韵味,在这样的节气里虽然有点凉,运动却是一种舒服的享受。

  Eleven坐在羽毛球场地的木椅上,看着来回奔袭努力救球的学生,他脸上的笑无奈却又惬意。

  “Eleven,好久不见!”

  不远处,正在打羽毛球的吴筱婷惊喜地看见了木椅上的他,跟网对面的人寒暄了几句便走了过来,向他打着招呼。

  她站在他的面前,被打了厚厚一层底粉的面孔是如此的平静,自信,一个月前的那份羞涩已经褪去。

  Eleven瞅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瞬间全无,他没有回应她,哪怕是礼貌性的一句回应也没有,他吝啬着他的声音,目光看向了场地上空飞来飞去的羽毛球。

  她早已预想到这冷漠的结果,自表白失败后,她便加强了内心的承受力,她笑着继续问:“你这些天去哪了?怎么没有来上课?”

  ……

  Eleven背起身边的背包离开了木椅,朝着羽毛球场出口走去,她没有追去。

  突然,Eleven停下脚步,回过头平静地说道:“参加我妈妈的葬礼去了”,说完他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吴筱婷心头刚燃起的激动瞬间变成了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追上去如何表达自己的歉意,只能安静的看着他稍显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中。

  她的心在痛,在心疼他的一切,晚上的小本上多了一滴她的眼泪。

  ——2011年10月16日,今天是我一个月后第一次见到Eleven,他说他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回家去参加了他妈妈的葬礼,可我却不知如何安慰他,我的心疼痛无比,我只想成为包围他心里伤痛的那层蜡,点燃它,让它痛快的燃烧,而我去承受他的痛苦,代替他流干我的眼泪。

  吴筱婷轻轻地拭了拭眼角的泪水,躺在床上发出了阵阵哀叹声。

  思绪混乱到极致,她将自己的头发弄的一团糟,喊道:“怎么办?怎么办啊?啊……烦死人了!”

  李静美拍着脸上的面膜站到了她的床边,坏坏的笑着问:“筱婷,你这又是为哪个情郎所困啊?”

  “E l e v e n ……”六个字母在吴筱婷的口中拉的悠长。

  李静美惊讶无比:“什么?你还惦记着他?他已经那样对你,你怎么一点也……”

  吴筱婷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别说了,烦死!”

  李静美笑着递过了一张面膜,讨好道:“来,试试看我新买的补水面膜,女人呐,要懂得保养自己,你这总是一副愁眉,用不了多少时日,就要真成吴大妈了,还有哪个男的敢爱你呀!”

  “走开,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好,好,我不说了,我保养去,做我的美人去。”

  李静美见状悄悄地溜到了谢小婷身边使着眼色。

  “啊……简直烦死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吴筱婷再次嚷嚷起来,声音更是过分的闹心,仿佛要死人的节奏。

  谢小婷脱了鞋子,踩在吴筱婷床下的板凳上,趴在床边盯着她的眼睛,说:“筱婷,你怎么还吃回头草啊?你不嫌难吃啊?”

  吴筱婷白眼道:“什么叫吃回头草,我压根连一颗枯草都还没吃到呢!”

  谢小婷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烫,也没傻啊!你呀,回头还不晚,带刺的东西不是你能随便碰的。”

  “我愿意,我就爱,就爱Eleven!”

  谢小婷数落道:“那我只能奉劝你最后四个字了,“朽木白哉”!”

  “啊……走开!”

  吴筱婷大喊大叫的将被子蒙在了头上,谢小婷只好无奈的返回了电脑桌前,快速的移动着鼠标。

  刘司美忍受不了吴筱婷狼嚎般的惨叫,看了眼她的床铺,抱怨道:“扫兴,真是毁了我看书的雅兴!算了,不看了,睡觉”,她轻声哼着小曲“一江春水向东流”,合上了书本。

  吴筱婷蓦的从被子里弹坐了起来,如同点燃的□□:“刘司美,我一江春水怎么了?我就不回头,关你什么事?就算我一江春水,也比你水性杨花强!”

  “怎么?我水性杨花你不服啊,就算我水性杨花,我照样俘获我男朋友的心,你倒是清高,照样不是没男人爱,你还是流你的春水,开你的花去吧,姐我要睡觉喽。”

  刘司美果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的回怼直戳吴筱婷的心脏深处,那里早已伤痕般般。

  李静美赶紧熄火道:“好啦,你俩怎么还吵起来了,美人家,勿生气,才会美!。”

  “司美,我当年可是追到手9个帅哥,还没有真正俘获哪个男的心,让他们死心塌地的爱上我,说说你是如何俘获一个男人的心,还让他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的!”谢小婷听见司美的话,突然想起了同阳学长,猥琐的笑着问。

  刘司美不屑地说:“没时间,去关注我的“司美在线”,睡觉!”,她侧过身子闭上了眼睛。

  谢小婷白了一眼她:“起,还“司美在线”,简直就一“司美下限”!”

  她又开始在电脑前搜索着体育系朝思暮想的同阳学长的资料。

  自从军训那一面之缘后,同阳如同人间蒸发,毫无他的消息,谢小婷虽然在他的手上留了她的联系方式,但他一直都没再联系过她,她打去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