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十六章 时光太脆弱,食言了承诺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455 2019-03-29 18:55:00

    吴筱婷在雨中的梧桐大道上向Eleven表白被冷漠地拒绝后,地质大学头顶的那方天空便一直没有露出过太阳,因为老天的眼泪太过残忍,持续的阴雨绵绵,军训只能被迫提前结局。

  大学的第一节课便是令美人家听闻胆寒的大学物理。

  昨天晚上,专业群里就有人爆料,大学物理的教授脾气古怪,每节课提前半小时就坐在教室里,盯着手表,上课铃声响起前五分钟,迟来的学生会被毫不讲道理的拒之门外,代价就是期末成绩被扣三十分,这种冷酷的惩罚对于美人家来说,过于残忍,60分及格的试卷,若是迟到两次,这学期的物理只能被冷漠的毙掉,期待着来年苦涩的漫漫补考长路。

  清早,美人家在闹钟声中迅速的起床,画了淡妆,换上最喜爱的秋装,买了早点,匆匆前往了教学区。

  因为天气转冷,谢小婷渴望穿上那件白色裙子的愿望也得此落空,为此,她的心情不是很好,一路小跑的气喘吁吁,眼里的悲伤依然凝重。

  地质大学的教学区总共分五个,七零八散的,这不规则的分布可是害苦了美人家,她们找到教学区踏进教室时,教授便起身合上了门,开始了授课。

  她们深呼吸,然后慢慢的呼出,找了最近的最后排坐了下来。

  吴筱婷的眼睛在教室里仔细地搜寻了两遍,依然没有发现Eleven的踪迹,她不免几许失落。

  他冰冷的拒绝她的表白,带给她的伤痛,她已然忘记了,她执着于她想要的爱情,即使Eleven厌恶她的打扰,警告她别再打扰他了,但在她的心里,一旦认定的事,绝不会在一次伤害和打击后就轻言放弃。

  她爱着他,入校的那天就爱的不可收拾,他是她心中的王子,所以,她坚信——终有一天,她对他的爱,会换来他一个转身的吝啬眼神!

  她趴在桌子上,手中的蓝色签字笔在她精心准备的小本上,书写着她对他的爱情。

  在这个网络信息发达的时代,她没有随波逐流,她依然选择了日记的形式。

  小时候,她每天放学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便是写日记,慢慢的,长大了,日记也就远离了她的生活,繁重的学业取而代之成为她生活的重心,甚至是全部。

  直到初一那年,她遇到了他,那个让她爱了三年,恨了一年的男生后,她重新捡起了丢弃的日记,上面写满了她对他的爱恋,就这样一直到初三升高中时,他提出了分手,她回家哭了整整七天。

  那年炎热的夏天清晨,她哭醒后去了他们初恋的地方,穿的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时她穿的那件粉色裙子,在校园的“心石”下,点燃了她写满爱情的九本日记,她没有掉一滴眼泪。

  从此,日记又一次远离了她的生活,爱之深,恨之深,也随着那一缕火光中的黑烟消失了。

  如今,她重新开始了三年之后的又一次爱情日记之旅,却不再是两颗心的碰撞,而是一颗孤单的心对另一颗尽在咫尺又冷漠的心的迷恋。

  她的眼睛微微湿润,笔快速的移动着。

  ——2011年9月17日,小雨,当我坐在教室的最后排,没有看见Eleven的身影时,我莫名地失落,心有些疼,我是爱着他的,不遗余力地爱着他,他宛若我心中唯一的一颗星星,点亮着我心里漆黑的夜空。

  其实,一大早Eleven便去了雁塔找同学,他昨天已经向辅导员请了假,说是要回家一次。

  西安市中心的雨比郊区下的更大,是中雨。

  Eleven坐在公交车的后排,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雨景,颇为安静。

  此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爸爸打来的,他紧张了几秒,接通了电话:“喂,爸!”

  “石忆,你现在忙不忙?方不方便接电话?”

  Eleven心里开始发慌,这可是爸爸第一次在电话里问他方不方便,他顿了顿,说:“爸,方便,说吧,什么事?”

  其实,他已经猜测到了是妈妈病情的事,却依然自欺欺人,寻求心灵上的安慰。

  “那就好,儿子。”

  ……

  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

  “喂,爸,是不是妈?”

  他没敢问出口,打住了,他不敢听到妈妈病情又恶化的消息。

  很久。

  电话里传来了爸爸的哭声:“儿子,你妈妈她,她走了!”

  Eleven愕然,他仿佛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这种感觉,和石芷熙离开他时的感觉一样,钻心的疼。

  都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是女朋友,一个是妈妈,能不心痛吗?

  他嘴唇轻微地蠕动,眼睛通红:“爸,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

  他几乎没了说话的力气:“哦,知道了!”

  “对不起,儿子,是爸爸对不起你!”

  Eleven听着电话里爸爸的哭声,歉疚声,慢慢的挂断了电话,脸又转向了车窗外。

  眼泪噙在眼眸里,悲伤一点一点的凝聚。

  下了公交他没有撑开伞,独自淋走在雁塔的雨中,也没有去找同学。

  他坐在湿漉漉的草地上,衣服已经湿透,突然,他放声大哭起来,泪如泉涌,眼泪和雨水顺着脸颊,脖子,流进了他的衣服。

  此刻,他一定恨透了自己吧,恨自己当初不坚持自己的意见放弃军训,回家看看妈妈,短短不到十天,妈妈便永远离他而去。

  时光被拉回了汉城。

  球馆里,妈妈和芷熙拼命地为他加油:“石忆,加油!石忆,你一定能赢……”

  这是他职业生涯里的第一场球,他很幸福,自己命中最爱的两个女人,如同母女,在为他同时加油呐喊。

  “石忆,如果哪一天妈妈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待芷熙,不能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你能答应我吗?”

  他哭着说:“妈,我答应你。”

  这是妈妈被查出癌症第一次接受治疗,在手术室外她对他的请求,芷熙也陪在妈妈的身边,泪流满面。

  时光却太脆弱,三个月之后,他们便分手了,一年之后,芷熙离开了他。

  那也成为了他职业生涯的终点,一切就此结束。

  他歉着芷熙一份爱情,欠着妈妈一个承诺,岁月,让它们变得面目全非,他全部食言了,让她们带着伤痛和遗憾离开了。

  他撕心裂肺地哭喊声惊动着整个雁塔路过的行人,手里的手机已经被同学打爆。

  他麻木地接通了手机,哭着说:“喂,国,国熙……”

  电话里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清晰又带着一丝哽咽:“石忆!”

  石国熙没有着急问他在哪,难道他一点也不担心他的安危,他可是在公交站牌等了他一个小时。

  “我,我妈妈,走了!”

  “所以,你就坐在这儿哭了!”

  Eleven缓缓地抬起头,石国熙正站在他的眼前,陪着他一起静默地淋着雨。

  不知什么时候,石国熙已经发现了草地上的他,也许是他那突然撕心裂的哭喊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石国熙是石芷熙的哥哥,是他最好的哥们。

  石国熙心疼地说:“起来吧,跟我回学校换身衣服,下午我陪你一起回汉城。”

  Eleven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说:“回到汉城,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看看芷熙?我想她了。”

  石国熙擦了擦他脸上的泪雨,点了点头:“我陪你去!我也想她了。”

  他们身后的雨线,在雁塔的古塔中,拉的很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