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十五章 难道我对你的爱,也换不回你的一个眼神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670 2019-03-29 08:55:00

    楼道里地质班的女生依次排开,靠着白墙站成了两排。

  美女教官站在楼道尽头的窗户处,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整个上午没有见到Eleven,吴筱婷颇为想念,撅嘴叹息道:“哎!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家Eleven呢”

  刘司美低声道:“老天爷哭瞎眼睛的时候!”

  吴筱婷竟然认同了她的讽刺,抱怨道:“也是啊,都愿不长眼的老天,偏偏这个时候下雨!”

  李静美淡淡一笑,说:“天妒良缘啦!貌似老天刚刚失恋哦!”

  此时,美女教官走到了中间,咳漱了两声,说:“同学们,鉴于大家这几日的劳累,以及恶劣的天气缘故,经学校批准,今天下午给大家放半天的假,明天训练照常。”

  “爽死了!”吴筱婷兴奋地跳了起来,喊叫道。

  楼道里一阵哄笑,她又识趣地安静了下来。

  美女教官斜视了她一眼,继续说:“希望我们大家在今后的训练中,能克服艰难困苦的环境,誓死捍卫我们中国军人的形象,能做到吗?”

  “能!”

  “大点声!”

  “能!”

  “解散。”

  谢小婷走到吴筱婷跟前:“小婷,下午一起去购物吧!”

  “不去,我要去见Eleven!”

  “他还不知道放不放假呢?”

  吴筱婷骄傲地扬起了下巴,说:“不入虎穴,焉能幸福,等着吧,我今天下午就要独闯男生公寓!”

  谢小婷瞪大眼睛问:“筱婷,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们陕北女孩是会说笑话的人吗?为了爱,变成火烧煤都愿意!”

  谢小婷虽然冷汗直冒,依然好心的提醒道:“到时候脸黑的比煤炭还黑,可别找我们哭诉!”

  “起!我一滴眼泪也不会掉,不跟你聊了,我要准备准备,马上出发。”

  ……

  下午的雨小了很多。

  Eleven戴着一只耳机,双手放进蓝色的运动外套里,一边听着歌,一边听着雨声,还有脚底碰触叶子发出的声音,沿着梧桐大道悠然而行。

  雨中的梧桐大道,跟他曾经的母校似曾相似。他曾经爱她如生命,就像他对她承诺的一样:石芷熙,我会一直好好守护着我们的彩虹桥,因为,桥上住着我们相恋的心!”

  可是,承诺最终还是遗落在了时间里,彩虹桥在三年前的夏天,在他家楼下,因为石芷熙的一句“石忆,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悄然间断成了两半,一年之后,当他想要重新弥合时,一切都晚了,彩虹桥已经破碎不堪,他的心在那一刻也彻底死了。

  Eleven眼角的泪水安静的滑落,头发被雨水打湿,他竟浑然不知。

  脸色微微泛红的吴筱婷经过他身边时,他如同幽灵般静默地走过,吴筱婷大喜,旋即一愣:“该不会中邪了吧?”

  她悄悄地转身追了上去。

  她将粉色小伞搭在他的头顶,自己的一半身子淋在雨中,静静地守护在他的身边。

  这把粉色小伞,还是她爸爸送给她的第一份大学礼物,虽然不值几个钱,但这把伞寄托了深沉的父爱,他希望它能代替自己一直为她遮风挡雨,而且,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它,没想到竟会和心中的王子一起分享,她笑得特别幸福。

  很久,Eleven才注意到头顶的那抹粉红色,他诧异地回头:“是她”,略微震惊的望了小会又转过了头,目光平静如初。

  吴筱婷羞涩地躲开他的眼神,努力的撑着已经发酸的胳膊,见他没有拒绝自己,方才收回了惊喜的眸子,瞧着他,她的双手颤微微地伸了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

  Eleven敏感地甩开她的手,发怒道:“吴筱婷,你有病吧!”

  吴筱婷惊恐地止住了脚步,粉色小伞在惊慌中掉在了地上,她的双手纠缠在一起不知所措,眼睛始终不敢再正瞧他一眼。

  “你以后离我远点,太恶心了!”Eleven厌恶的警告她。

  他竟然说她恶心到了他,是当着她的面说的,她强忍着眼泪,承受着被虐的侮辱,心里虽然揪痛,却勇敢的抬头大声道:“Eleven,你没权利赶我走!你也没资格说我恶心你!”

  “你有病吧你!神经病!”

  “Eleven,我没有病,就算有病,那也是相思病,那也是因为你才得的,因为我喜欢你!超喜欢你!”

  吴筱婷泪眼朦胧,终于说出了压抑心底的话儿,身心瞬间轻松了不少。

  Eleven平静的面孔下藏着冷淡的心,肤浅的回道:“我有女朋友了!”

  呵呵——吴筱婷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他震惊他竟然有了女朋友!

  她流着泪,问:“她爱你吗?”

  “爱!”Eleven毫不犹豫,掷地有声。

  “你爱她吗?”

  Eleven却犹豫了,始终没有开口。

  吴筱婷苦笑道:“你自己都不确定你到底爱不爱她,你有什么资格否决我对你的爱!”

  就像她说的那样,他哪有资格啊!他爱的人只有石芷熙一个,却还在这清高的欺骗着别人的感情。

  Eleven心头一颤,承认道:“对,我是没有资格,但我的爱情也不需要你来掺合。”

  “为什么?难道我对你的爱,也换不回你的一个眼神吗?”

  这句相似的话儿,石芷熙也曾哭着对他说过,岂料这句话成为了他们最后的永别。

  “是,永远都不可能,我的心已经死了,感受不到心动的感觉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Eleven带上了另一只耳机,眼角湿润着离开了。

  吴筱婷泪流满面,她的心痛的无法呼吸。

  确实,想念,暗恋,失恋,就像歌里唱的那样,都是无法呼吸的痛。

  ……

  说好的一滴眼泪都不会掉,她的倔强气节又去了哪呢?

  雨点不知不觉的变大,打在她的身上,粉色雨伞无力的垂在地上。

  她也不知道是如何走回去的,只知道,眼泪和雨水混在一起无比的苦涩。

  “筱婷,你这是发生什么事啦?”李静美正要去隔壁借东西时碰上了进门的她,惊吓地问。

  ……

  谢小婷听闻后跑上前,问:“筱婷,哪个王八蛋欺负你了?是不是Eleven?”

  ……

  这时,刘司美也赶巧从外面回来,见状甩出一句:“你们这是刚过完泼水节吗?”

  谢小婷斜了她一眼,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的不是时候,李静美顺势把她拉到了一边,轻声说:“她去找Eleven了,回来就这样了。”

  刘司美应该是明白了些,陪着她们安静地站着。

  似乎听见了哭泣的声音,是的,吴筱婷的声音。

  谢小婷心疼道:“筱婷,你倒是说句话啊,是不是Eleven那王八蛋干的?”

  “哇……”筱婷趴在了桌子上,埋头痛哭。

  李静美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说:“筱婷,女孩子可不能哭的太多,要不然会哭坏眼睛的!”

  吴筱婷哽咽道:“我失恋了,Eleven他有女朋友,他说,让我以后别再打扰他的生活。”

  美人家大惊,互相使了个眼色,谢小婷将她的头给抬了起来,擦着她脸上的泪水,安慰道:“好啦,美人,再哭就没人爱啦,Eleven那家伙心太小,他配不上你,不值得你为他哭。”

  李静美温柔道:“是啊,不是还有我们吗?姐妹们一起,给你重新找一个爱你的,配得上你的男生。”

  刘司美这才完全明白过来,故作厉声道:“别哭了,吵死人。”

  吴筱婷瞬间停止了哭泣,愣愣地看着刘司美。

  刘司美冷冷道:“你这是自找苦吃,哭什么哭!当初提醒你别陷得太深,要淡然处之,你瞧瞧,这下死得这么惨,又给我们哭鼻子,你这不是糟蹋人是什么?”

  谢小婷和李静美彻底傻呆,看不懂刘司美这又发的哪门子神经。

  吴筱婷没心没肺地站了起来,驳斥道:“刘司美,你什么意思?我活该?我谈个恋爱,糟蹋你什么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刘司美嘿嘿一笑,迅速朝门口闪去,回头说:“这才是陕北女汉子嘛”,便不见了人影。

  ……

  三个人莫名其妙,又一次沦陷在了刘司美的诡异世界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