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十四章 经不起考验的咒怨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305 2019-03-28 18:55:00

    天灰蒙蒙亮时,地质大学的上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校园内的广告牌被吹打得噼啪响,一阵鬼哭狼嚎之后,暴雨倾盆而下,拍打着美人家寝室的玻璃窗。

  美人家睡梦酣甜,似乎梦里的她们不用再训练是一件特幸福的事,其实在这雨天里也没有地方可以训练。

  ——

  寝室里时光安静,温暖如春,是最舒适的睡眠环境。

  “咚咚……”

  几声敲门声后,门外走廊传来了隔壁宿舍紫儿的清脆声音:“小婷,快起床啦,教官说今天训练照旧!”

  谢小婷翻了翻被子,懒散地坐起来,披散的头发将整个脸遮住,厌烦道:“啊!烦死人了!睡个觉都不让人安心。”

  吴筱婷也是披头散发,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缓缓道:“真想做个小鬼,飘来飘去。”

  刘司美已经站在地上打开了灯,她拿起牙杯:“听说,咱们寝室以前死过人,正好,今晚让她带你走。”

  “啊……”

  谢小婷和吴筱婷吓得从床上蹦到了地上,精神瞬间抖擞,毛骨悚然。

  吴筱婷惊恐的问:“司美,你可别吓我们,我胆小,到底真的假的?”

  刘司美心里已经十分鄙视她们,嘴上依然冷酷的回道:“真的,校园新闻网上就可以查到。”

  吴筱婷慢慢的靠近了谢小婷,抓紧她的胳膊:“小婷,这以后还怎么敢住啊?要不,要不咱们换宿舍吧!”

  谢小婷深吸气,克制住恐惧,问:“司美,她在宿舍怎么死的?”

  刘司美的目光慢慢的看向了李静美的床铺,惋惜道:“说起来也怪可怜的,就是在静美的床位割腕自杀的!”

  “啊……”

  又是一阵尖叫,半醒中的静美听见她们的对话,从床上嗖的跳到了地下,全身发白,看不出一丝血色,不停的发抖。

  吴筱婷已经紧紧抱住了谢小婷:“司美,你想让我们当场暴毙啊?”

  刘司美诡笑一声,打开洗手间的门,一只脚刚迈进去,便又回头平静说:“生无可恋,死又何妨?”

  谢小婷还算机智,发觉出刘司美眼眸里的诡异,心里顿生一计。

  她在吴筱婷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便走向了神情呆滞的李静美,坏笑着在她耳边又一番耳语,李静美这才恢复了知觉,气色渐渐红润起来。

  谢小婷从衣柜里取出了在家里新买的白色裙子,这还是暑假和同学在商场里纠结了几个小时,花了她足足一个月的生活费买的,为此,她还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

  原本是等军训结束了,为第一节课的首次亮相准备的,她要来个形象大逆转,征服一大票男性的眼球,没想到,它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提前亮相。

  她忍痛下定决心后,将裙子穿在了身上。

  “哇,好美啊”,吴筱婷眼珠明亮,抚摸着谢小婷的裙子,啧啧道:“小婷,这裙子太漂亮了,你在哪买的呀,我也想要。”

  “筱婷,也不是我打击你,不是所有好看的衣服都适合你,你呀,就算想要,也不一定买的起。”

  “起”,筱婷倍感受伤,只差手下稍稍用力撕坏谢小婷的裙子,说起钱来她的心早已虚了,她确实买不起呀,可骨子里的倔脾气哪肯低头,嫉妒又不屑的说:“多少钱?我吴筱婷是差钱的人吗?也不看看我是哪来的?”

  此话一出,谢小婷笑出了声:“买的起,陕北人就是有钱!”

  吴筱婷纯粹的白痴模样,既然装作有钱人,干嘛还问人家多少钱?有钱人可是从来不过问价格,只看合适不合适。

  她没心没肺的竟然未听出谢小婷的言中意,以为她在夸赞自己呢,傲慢的命令道:“既然知道有钱,那还不脱下来让我试试。”

  “去去,一边呆着去,100个亿,你去买呀!”

  吴筱婷嘿嘿一笑:“确实买不起,买不起。”

  李静美也淡定不下来:“小婷,你现在就是个天仙呐,有时间带姐妹也去淘一件,一定要便宜点,你这太贵了。”

  谢小婷喜笑于颜,嘚瑟道:“没问题,还是静美识货,说话怎么还这么好听呢。”

  这不是明摆着在嘲讽吴筱婷吗!

  吴筱婷眉毛飞飞,嘴下不饶人:“给我我还不要呢,死人穿的衣服,有什么好炫耀的。”

  “呀,筱婷不说我都忘了,快,快实行计划。”

  谢小婷这才从夸赞的享受中回到现实,立刻坐在了桌子前,对着镜子在脸上涂涂抹抹,将头发弄的乱七八糟,起身在地上转了一圈,满意后方才站在了卫生间门口。

  她的妆容像极了惊悚系列电影咒怨里的女鬼,恐怖十足。

  或许,她看过类似的电影,想想十几分钟前的反应,便可以想象出她看电影时的尖叫。

  李静美快速地拉严实宿舍的窗帘,站在了门口,将手电筒举高在头顶,正对着洗手间,左手按住门口的开关。

  吴筱婷偷笑着将手放在了自来水的室内阀门上。

  她们这是要制造中国版室内惊魂?以此来回报刘司美对她们的宠爱?

  谢小婷的手在身后依次伸出了食指,中指,无名指,吴筱婷迅速的关断了阀门,李静美关灭了寝室的灯。

  “奇怪,怎么没水了”,洗手间里的刘司美纳闷地喊道:“喂,小婷,没水啦!”

  谢小婷立刻关掉了洗手间外的开关,洗手间顿时漆黑一片,刘司美颤抖了一下打开了门:“小婷,怎么突然停……”

  屋内伸手不见五指,刘司美疑惑道:“奇怪?这人都跑哪去了?”

  突然,李静美打开了手电筒,一道亮光直射进了刘司美的眼睛,谢小婷缓缓的抬起了深埋的头,长发遮住了半张晰白的脸,冷如冰刀,目露恨意,死死盯着刘司美。

  刘司美心里不禁颤抖,大叫着一把揪住了谢小婷的头发,退回了屋内,爆粗口道:“谢小婷,你他妈的是日本电影看多了,跟姐我玩咒怨呢吧?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姐我都敢踩在武则天的头上,还怕你个小鬼?”

  哈哈——

  刘司美这也太霸气了,一眼便识破了她们的恶作剧。

  “好啦,好啦,真没意思!一眼都被你识破了!”谢小婷甩开刘司美的手。

  吴筱婷不可思议:“妈呀,简直一鬼才啊!”

  李静美点头:“是啊!太奇葩了。”

  刘司美飞出一个怒视的眼神,吓得她俩浑身颤抖,刘司美冷语道:“午间钟声响,夜半鬼敲门,今晚来聊天,不知幸运谁”,然后又回到了洗手间。

  在她的身后,寒风阵阵!

  “小婷,你没事吧?”吴筱婷关心地问。

  “没事,赶快洗漱,教官应该快来了”,谢小婷回头,看着呆站在门口的静美,说:“静美,别发呆了!”

  “哦!”李静美僵硬地笑笑,走向了卫生间。

  可能她的心里正在恐惧惨死在她床铺位置的那个女生,今晚会不会来找她聊天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