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九章 依然深爱着她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107 2019-03-26 08:55:00

  Eleven没有回寝室午休,从餐厅出来,他便沿着梧桐大道一直绕到了情人路,这条路是地质大学最出名的一条。

  据说,地质大学建校初期,也是新中国成立最动荡的年代里,这条路就已经存在,每逢雨季,泥泞的道路让人寸步难行,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野地,各种小动物经常穿梭其中。

  最最常见的便是兔子,刺猬。如今,偶尔还看得见这些小动物的身影。

  在那动荡的年代里,因为承受不住外界的压力,好几对教授夫妇选择在这条路上结束了他们的生命,而这也成为了地质大学永远的伤痛,一个永载校史的令人心痛,抹不掉的悲剧。

  日后为了纪念他们,地质大学将这条路命名为“情人路”,路的两旁栽满了芬香的海棠树。

  每年的清明节前后,整个校园花香四溢,大批的情侣会慕名前来拍照,留念。

  眼下,整个情人路红彤彤的一片,树上的海棠果,果香诱人。

  Eleven站在红色小庭旁的碑文前,读着上面的文字,他的眼睛开始湿润,他取出了脖子上的那条橄榄石项链,轻轻地在唇边吻了一下,攥在了手心。

  六年前,汉城的校园里。梧桐树下,深秋。

  他和她还只是初中生。

  石芷熙流着眼泪拦住了他的去路。

  “石忆,我暗恋了你七年,做我男朋友吧!”

  他答应了她,他将她紧紧的拥抱。

  三年前,酷热的夏天,在他家楼下。

  石芷熙留着眼泪挣脱开他挽留的手。

  “石忆,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

  他泪流满面,看着她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两年前,漫天雪花,公交站旁。

  石芷熙眼含冰泪站在即将驶离的公交车外。

  “我爱你,石忆,一直只爱你一个人,难道我的死,也换不回来你一个转身的眼神吗?”

  他目光暗淡,朝车内走去,车子驶远后,眼泪从他的脸颊滑落。

  一天后,枯死了一半的松柏下,学校里。

  清晨,寒风凛冽,石芷熙眼噙泪水,身体却已经冰凉,身旁放着一个小盒子,她的手里紧攥着一张白纸,上面的泪痕已经结冰。

  “石忆,对不起,我走了,这是我昨天买的,希望它可以代替我,偿还我欠你的爱。”

  他抱着她的身体,痛哭流涕。

  Eleven的两行眼泪,悄然落下。

  两年多了。

  他依然没有忘记石芷熙,他的脖子上依然挂着她留给他的橄榄石项链,她始终是他心里的痛。

  他曾经深爱着他,如今,依然深爱着。

  一枚橄榄石,印透的是两颗心时空的思念,是时间的痕迹。

  “石忆”,父母希望他永远不要忘记身后的曾经,走累了,走得太快了,要时常回头看看,保持自己的初心。

  有些事,长久的不去回忆,一旦你忘却了,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石芷熙的离开,他害怕了去回忆,害怕了那些伤痛,更害怕提起自己的名字,于是,他将它隐藏,改成了Eleven。

  他的平静,冷,只是他遮掩心里伤痛的伪装!

  不知何时,他已经坐在小庭的长椅上睡着了。

  手机急促的铃声吵醒了他,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爸,怎么了?”

  “石忆,在学校还习惯吗?”

  “嗯,挺好的。”

  “虽然你已经是成年人了,爸爸还是要提醒你,有些事,该放下的时候就要放下,偶尔的回忆也是一种幸福,你不能一直将自己沉默在冰冷的世界里,要不然也没人愿意和你做朋友!”

  “知道了,爸,还有事吗?”

  “没了,不放心你,打个电话问问,那你先忙,我挂了啊。”

  石忆又想起了什么,提高了嗓音:“爸,你先别挂!”

  “还有事?”

  他顿了顿,小声问:“妈,身体还好吧?”

  ……

  电话里死般的寂静。

  “爸,你怎么不说话啊?”

  ……

  依然没有声音,似乎能听到轻声啜泣的声音。

  石忆预感到发生了可怕的事情,迟疑了几十秒,低声问:“爸,是不是妈的病情又恶化了?”

  ……

  很久,电话里传来爸爸沙哑的声音:“儿子,你妈挺好的,你在学校好好学习,家里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还有我呢!”

  “爸,我知道你在骗我,我明天就去请假。”

  “听爸的话,在学校好好学习,你妈也不希望你回来,你每次回来,她看见你都会掉眼泪,她的病需要静养,你愿意看到她心疼你,流泪吗?”

  ……

  石忆经过复杂的思想斗争才失落地说:“知道了,爸,我不回去了。”

  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格外亲切:“好儿子,要记得,爸爸和妈妈永远都爱你!照顾好自己!”

  “我也爱……你们!”

  石忆不舍地挂断了电话,他望着小庭旁的海棠树上鲜红的果实,悲伤的情绪笼罩心头。

  多了远方的思念。

  “同学,能让一下吗?”一位穿着洁白婚纱的女生,轻声问。

  Eleven回头,看明白了些,绅士地笑着点了点头:“可以!”

  他竟然笑了,虽然只是浅笑,帅气的脸庞却更加迷人。

  这种笑在他身上已经丢失了太久,也记不清时日了。

  一年?一年半?两年?

  反正就是记不清了,犹如远古年代走过来的人一样,忘记了历史,忘的透彻。

  “谢谢你,如果你愿意的话,等会可以和我们一起拍个留念照,对了,这是我未婚夫。”

  西装革履的青年朝他点头示意:“谢谢你!”

  他温暖地一笑:“没关系,我愿意。”

  “咔咔,咔咔……”

  相机的声音悦耳动听。

  石忆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的幸福和甜蜜,他的心又隐隐作痛。

  “石忆,我要做你一辈子最美丽的新娘,你愿意吗?”

  “——我愿意!”

  “我要好大的一颗钻戒,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多幸福,你愿意买给我吗?”

  “——我愿意!我愿意!”

  石芷熙的声音悠长的响彻在枯了一半的柏树下。

  “同学,我们拍完了,可以合照了。”

  石忆回过神尴尬地说:“哦!”

  镜头里的他笑容灿烂,这可是自石芷熙离开后,他笑地最舒心的一次了。

  他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他对石芷熙的思念无限地拉长。

  余光下的一瞥,他这才注意到了手表上的时间,惊恐不安:“糟了,出大事了!”

  他朝着训练场飞奔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