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朝夕间

第七章 无所不用其极的搭讪 ...

朝夕间 木木宣啊 2000 2019-03-25 08:55:00

    拥挤的餐厅人头攒动,谢小婷小心翼翼地端着餐盘挤出来,如同从地狱游了一遭,额头上的汗水浸湿了刘海,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抱怨:“妈呀,差点成了肉酱,比早高峰还疯!”

  李静美笑着挪了挪位置:“还好,不用赶晚高峰。”

  刘司美搅动着热汤,冷不丁的冒出话来:“横竖都是死,站着死,她妈还能多看一眼呢!”

  “呃……”

  每次刘司美的话儿都让人窒息,李静美凉出一身冷汗,她取出餐纸将谢小婷的座位轻轻擦拭后,温柔可人的说:“小婷,别理她,快坐下。”

  “瞧瞧静美,多么贤惠体贴,大家出来的气质美女,就是不一样啊”,谢小婷感激的溢美之词飞出,这才发现少了吴筱婷的声音:“筱婷呢?怎么不见她吭声啊!”

  “空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就只能当花瓶了!”刘司美鄙视的看了眼谢小婷,言语不落下风。

  “懒得很你计较”,谢小婷瞅过去,尴尬不已,原来吴筱婷一直坐在那里,她顺着她眼神的方向,仔细观察后才恍然大悟,便猥琐的问:“筱婷,要不要姐妹我帮忙?”

  吴筱婷白一眼她:“得了吧!就你那犯贱样还是用在体育系吧!”

  “哎,怎么说话呢?跟你们这些人做室友,我谢小婷就是踩了屎运,一群村姑,一点风情也不懂,知道吗,我那叫搭讪,只不过手段有些俗,哦,不是,也不能说是俗,是大气,对,大气。”

  谢小婷诡异的笑着,端起餐盘走向了Eleven的餐桌。

  她这又要妩媚她的大气给谁看呢?

  一拨还未平息,一拨又起,就不能歇歇吗?

  吴筱婷不安的喊道:“谢小婷,你给我回来!回来!”

  ......

  “别费力气了,死人的魂魄早已升天,公鸡都法术乏力,人怎可能做到。”刘司美放下勺子,不耐烦的说。

  李静美不由的哆嗦:“司美,你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大白天的,说什么鬼魂,多不吉利。”

  刘司美的脸上写满了狰狞,忽然瞪大眼睛盯着她的身后,惊恐的问:“曲怨,你,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回来了?”

  “啊……”

  李静美正要夹菜的手止住,想了片刻,大喊着从板凳上跳了起来,面色苍白。

  好丢人哦!

  餐厅瞬间安静下来,上千双眼睛一致的投向她们。

  估计,李静美的魂魄被吓的消散殆尽。

  曲怨又是谁呢?也只有地质大学的学生才知道。

  吴筱婷也在喊叫中后背一凉,回头看去,什么也没有。

  刘司美若无其事的低头喝着汤,云淡风轻般从容,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静美用手遮住通红的脸颊,慢慢坐下,深埋的头微微抬高一点,双目仇视着刘司美,这一刻,她们之间产生了不共戴天之仇。

  可是,她一个大家出来的弱女子,又怎能斗得过幽灵般的刘司美,她想了想,心里自是泄了一半的信心和勇气。

  吴筱婷也收回了目光,恢复原来的动作,注视着Eleve的方向,仿佛与世隔绝。

  她太害怕谢小婷的贱行为,担心Eleven又遭受她的骚扰,她必须时刻集中精力,做好冲刺的准备。

  若是王子遇到了危险,她可以飞快的出现,舍命相救,大概童话里的情节她沉迷的太深,无药可救!

  餐厅重新闹腾起来。

  谢小婷一声不响的走到Eleven的餐桌旁,惊讶道:“天呐,这不是我们家筱婷朝思暮想的冰人王子Eleven吗”,她又秒变娇羞:“能让一让吗?人家找不到座位啦?”

  Eleven目光平静,低头吃着午饭,三个室友被突来的声音呛到,狂打咳嗽,身上起了一身的疙瘩,他们从未遇见如此嗲气的女生。

  谢小婷不好意思地坐在了Eleven身边,不时的往过挤,一边可怜兮兮道:“冰人王子,让让呗,人家的腿脚都站麻啦。”

  额……

  谢小婷为了搭讪,无所不用其极啊!这景象,有点母猪拱猪圈的感觉。

  拱不动,坚持不懈,非得拱出个名堂,才肯罢手。

  “喂喂喂,看你是地质班的我一直忍着,你再这么挤下去,我要掉地上了。”Eleven右侧的室友汪乐,黑脸发怒道。

  瑞右和小新也厌烦了谢小婷的骚,瑞右拧眉:“汪乐,快吃,完了咱们赶快离开。”

  谢小婷的眼睛绕过Eleven看向汪乐的位置,确实已经没有空余,她回头又看看了自己的身后,腾出了大截空位,她扭头假惺惺的说:“不好意思啦,帅哥,但......”,突然,她神经质地用力一挤,Eleven身体往□□侧,汪乐被撞掉在了地上。

  她站了起来,傲慢警告道:“但是,多嘴的人,以后见到我谢小婷,最好给我放乖点!”

  汪乐从地上起来指着谢小婷:“你,简直就……”

  Eleven忽的从座位起来,目光平静:“汪乐,能让一下吗?我吃饱了!”

  “起!”谢小婷白了他们一眼,端起餐具返回了美人家。

  瑞右惊叹道:“我的妈呀!这还是人吗?”

  小新摇头:“是人,就是脾气太火爆了!”

  汪乐愤愤难平:“白天又不是没见过她们的表演,一群鳄鱼,逮谁咬谁!”

  “哈哈……”

  瑞右和小新笑的合不拢嘴,Eleven却已走出了餐厅。

  “哎,真是晦气呐!”谢小婷哀声抱怨。

  刘司美冷不丁地的回道:“是不是天堂嫌你不温柔,地狱嫌你太泼辣,让你死而复生了?”

  ……

  一群乌鸦仿佛从眼前飞过。

  刘司美这是要冷死人吗?

  “谢小婷,你刚才说了什么,让Eleven离开的?”吴筱婷紧张地问。

  “自己不会去问啊!说是陕北的,鬼信啊?北极过来的吧?”

  李静美又一冷颤:“小婷,求你别再提鬼字啦。”

  她不禁紧了紧衣服,自己又吓到了自己。

  吴筱婷瞪了一眼谢小婷,喃喃自语:“最好变成大嘴巴。”

  也不知吴筱婷那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精神又去了哪?

  刘司美起身:“走吧,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