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自己的爱人自己拼

二十七、第二个世界

快穿之自己的爱人自己拼 倾情如故 2231 2019-03-31 11:16:25

  第二天,凝歌起了个大早,就出去绕着小区跑了两圈,这是陈碧珂的习惯,只要不忙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会跑两圈的,等跑完回到家洗漱一番,打算自己做点吃的,但是凝歌竟然差点烧了厨房,蒙圈了一会后,凝歌自我安慰道‘这肯定是意外,意外。’

  事实上,陈碧珂这个世界凝歌的厨师技能是完全没有的,就是说凝歌跟陈碧珂一样,是个厨房杀手,这一点在未来无数次的血泪史告诉凝歌,做饭原来是件困难的事。

  因为做饭失败,而吴宇也表示了今天早上过不来了,凝歌不得不从空间拿了一些之前准备的食物简单的吃了,吃过饭凝歌就去上班了。

  今天的‘你有所不知’直播间办公室特别忙碌,人来人往的杂乱而又有序的进行着准备工作,听着助理汇报工作的凝歌也在进行着每天的筛选,并不是每天都有大新闻,但直播间需要每天都有新鲜的事,所以就出现了很多途径的爆料之类的,凝歌收到的是经过了一番筛选后的爆料,凝歌需要的就是在这些里面挑选出需要注意跟进的,很多爆料其实都是虚假无意义的,每个爆料都去查探是不现实的,只有少数才是值得注意的,凝歌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挑选出值得注意的。、

  ‘陈姐,准备好了,今天需要采访的也都到了,距离直播还有15分钟,思思姐又敲不开门了。’助理小王跟凝歌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你先去招呼一下今天被采访的那些,注意调整她们的情绪。’凝歌边走着边对助理说道。

  走到主持人专属房间,敲门道‘思思,是我,开门。’

  ‘阿珂,我要穿这件衣服红色的,但是化妆师非让穿那件黑色的,我不喜欢那件,跟参加葬礼似的。’思思撅着嘴不开心的说着。

  ‘思思,今天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不穿那件黑色的穿这件墨绿色的可以吧。’凝歌无奈却又包容的拿起一件绿色稍显正式的礼服说道。

  ‘好吧好吧,那我明天穿这件红色的总可以吧’思思念念不忘的拿着那件红色深v的礼服说道。

  ‘好,依你,抓紧时间了啊,这就要直播了。’凝歌说完就退了出去。

  ‘3、2、1开始’

  ‘大家好,这里是你有所不知直播间,我是主持人乌思思。今天要报道的事让我很痛心,日前我直播间制片人收到一封来信,信上明确表示了云腾科技董事长张云腾先生涉嫌**助理的事实,我们对此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发现不止一例,今天我们请到了其中几位受害者来到现场,下面有请受害人。’

  ‘我是一年前在一次出差活动中收到的迫害,当时活动结束后,他端着一杯水跟我说,辛苦了,我没多想,受宠若惊的喝了,喝了没一会就感觉到晕晕沉沉的晕了过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一个清秀的年轻女子满脸泪流的说着。

  ‘我是寄信的,一个月前我应聘到云腾科技董事长助理的职位,一周前,也是出差。。。。’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子满脸痛苦的说着。

  ‘。。。。。。’

  ‘以上就是今天来到现场的五位受害者,你们很勇敢很坚强,但还有好几位我们联系到却没有来到现场的受害者,我想说,这种事应该受到惩罚的是施害方,并不是受害方,能在事后站出来勇敢说不的,你们值得尊敬。。。。’思思略感性的说道。

  ‘思思,不要多加评论。’凝歌通过耳麦对思思说道。

  ‘好了,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感谢各位的收看。’

  ‘卡’

  思思摘掉耳机,急步走向凝歌,‘阿珂,这个老混蛋,为什么不叫我说。’

  ‘思思,我们是新闻人,只能客观地表达事件的真相,评论是私下的事,直播的时候是不可以带入自己感情的,这个你很清楚的’

  ‘是,是我急了,只是我看着她们在那痛苦的回忆,忍不住的想骂人。’思思垂头丧气的说着。

  ‘我们把他揭露出来就会有更多的人去谴责去关注,这样他应受到的惩罚才不会跑掉,这就是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了。’凝歌抱着思思安慰的说道。‘不过,你是不是应该跟我坦白一下为什么这么激动啊。’

  ‘阿珂,什么都瞒不过你。’思思抬头眼红红的对凝歌说道‘跟我来,我需要喝一杯。’

  来到思思的休息室,思思倒了一杯酒仰头喝掉后又到了一杯,拿着慢慢陷入回忆中。

  ‘我有一个好姐妹,刘念,高一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因为名字的缘故,我俩很投缘,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的,跟着她母亲,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当家了,而我当时还很任性,我俩因为性格的互补,所以很是要好。但她家比较困难,她也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因此她空闲时间做了很多兼职。直到高三有一天,她没来上课,我打电话也找不到她,我问班主任,也说没请假。所以放学后我跑去了她家,当时开门的是她母亲,她母亲两眼通红,我问她刘念呢,她当时就哭了。因为之前我来过很多次,所以她母亲是认识我的,把我领进门后,哭着跟我说刘念把自己所在屋里了,我当时不知道放生了什么,就一个劲的敲门喊道刘念,我是思思。终于,她开了门,屋里整个都是乱七八糟的,窗帘没开,灯也没开,乌黑。刘念坐在床头的地板上,抱着自己的膝盖,两眼无神的看着地板。我当时吓坏了,刘念是一个那么坚强乐观的人,怎么一天不见就跟行尸走肉般了呢。我走到她旁边坐下默默的抱着她,我俩一直坐了好久,突然刘念就开口了,思思,我好脏。’

  思思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说完这句后,刘念用毫无波澜的语气跟我说了发生在她身上的惨痛回忆。她一直放学后都有兼职,因为年龄不大,刘念也很谨慎的避开一些混乱的场所,所以晚上都是在咖啡店兼职的,但是那天快下班,有个看起来很面善的大叔点了两杯咖啡,像是在等人,但是一直到了快关门也没等到,那个人就把咖啡给了刘念,还说等的人没来,麻烦刘念陪他等到这么晚了,刘念当时没多想,反正不喝也是倒掉就喝了那杯咖啡,之后,刘念就失去了意识,等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4点了,醒来的时候,浑身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浑浑噩噩的回到家把自己锁在屋里,再也没出过半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