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自己的爱人自己拼

十四、第一个世界

快穿之自己的爱人自己拼 倾情如故 2012 2019-03-24 08:34:30

  迟父迟母刚才就听迟坤说过,跟高瑾瑜赌斗的事了,也很放心的认为,有白朵不可能会输的,听到继续赌的时候,也没有阻止,而凝歌早就跟高父高母摊牌说了今天的计划,所以高父高母虽然担心,但也没有阻止,就这样,在白朵根本不知道的时候,赌斗还在继续。

  想也知道,白朵听到迟坤说下一轮还赌的时候,是很想拒绝的,又怕被放弃,就没做声的默认了,心里急得团团转,自己的能耐自己清楚,根本是一块也看不了了,不过,到时候自己就编的像一点,出错了就说是意外,总不会有问题的。

  而这次宁欢让人搬出来的还是十八块,不同的是,这十八块就没开天窗了,规则跟之前一样,依旧是自己把价格写好投到盒子里。

  凝歌这次故意没多投,只投了八块,而观察着凝歌的白朵,也巧妙地只投了这八块,她自以为偷偷的听到了凝歌跟穆瑞琪的交谈,说第八,十二号都是极品的翡翠,虽然不知道凝歌怎么知道的,但是肯定比没有异能的自己清楚,况且,别人带的专家也是停在八号跟十二号面前的多。所以,跟迟坤说的时候,也说了第八号跟第十二号是极品翡翠,迟坤跟白朵去赌石,白朵从来不会失手,想到这个迟坤咬牙写了大价钱。

  等到都选好自己想要的,写好价格后,宁欢再次让人统计价格,并开始解石,其中五号跟十六号解出来后引得人们议论纷纷,因为看的时候,很多人并不看好这两块,没想到开出来的竟然是玻璃种帝王绿跟一块玻璃种的福禄寿,两块算是宴会到现在开出来最好的翡翠了,尤其是福禄寿,水头这么足的极为少见。没有给这两块投价格的都很是懊悔,投了的都默默希望着自己可以夺得头筹。

  而白朵看到什么都没开出来的八号跟十二号,就知道自己被坑了,而迟坤看到的时候就是愤怒了,他不知道白朵异能的限制,只以为白朵是故意的,当场就冲白朵发起了火,迟父迟母虽然也很生气,但也知道现在不是算账的好时机,就拉住了迟坤。

  凝歌看到这一切,心想‘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的才是重点。’这一次凝歌没有很贪心,毕竟在这种场合,太出风头不是什么好事,除了那块福禄寿,剩下的就只有块品相中等,至于迟家,怕开始损失太多会叫对手打退堂鼓,这次就除了八号十二号,其他六块也开出来四块,但是对八号十二号抱着很大信心的迟坤,投入过多,虽不至于亏得血本无归,但也仅限如此。

  ‘恭喜恭喜啊,不知道这场是谁赢了呢。’凝歌故意讽刺道

  ‘别高兴太早,压轴的还在后面。’迟坤咬牙切齿的冲着凝歌说

  ‘我们的赌可是已经分出输赢了呢,希望你。。。哦,你们以后见到我,记得绕路哦。’

  ‘再比一场啊,以后各自挑一块,到时候就看谁的翡翠价值高,赢了的能拿走对方今晚所有的翡翠,输了的双手奉上,如何?’迟父拉都没拉住的迟坤说道‘有胆子打这个赌吗?’

  凝歌心里暗笑,还怕你下一场不参与呢,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我自然没意见,就是怕你到时候输的太惨,再反悔了,我跟谁说理去,再说,你能代表迟家做这个决定吗。不如我去找个见证人,你也好跟家里商量一下。’说完还用怜悯的眼神看了迟坤一眼。

  ‘我自然能做主,一个你找的见证人肯定不行,我也要找个。’迟坤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毕竟还是年幼啊。

  凝歌领着穆瑞琪走到穆老跟前,跟穆老说了自己的打算,早在看到穆老今天也出席这个宴会的时候,凝歌就把这个见证人从宁欢换到了穆老,碧玉轩虽然是家大业大,但是在S省的根基还很浅,穆老就不一样了,整个S省的地下势力最大的,谁不给几分面子。

  ‘穆老,不知您有没有这个兴趣来做个见证人啊。’跟穆老把事情交代清楚的凝歌问道。

  ‘那我就不客气的来凑个热闹了。’穆老很明白凝歌的意思,但也愿意给这个自己宝贝女儿很喜欢的姐姐这个面子。

  再看到迟坤的时候,迟坤表面上已经冷静下来,不过,凝歌很清楚,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在一个当初被自己讨厌,现在却变得吸引人的女孩子面前,是没法忍受丢面子的。看迟坤的样子应该是迟父跟他谈过话了,不过没关系,只要应下了,凝歌就有办法让他不得不完成。

  ‘这是我找的见证人,碧玉轩的经理宁欢。’迟坤抬着头骄傲的介绍着。

  凝歌眉毛一挑,若无其事的看了宁欢一眼,没想到自己不找,别人倒是找来了,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这样更好,凝歌笑了下说道‘宁经理能来自然是好的,这是穆老,迟伯父应该知道吧’说完看了迟父一眼。

  ‘穆老,小孩子家打打闹闹,没想到把您老都请来了。’迟父看到穆老的时候,就感觉整个人不好了,没想到高瑾瑜竟然跟穆老有接触,迟父已经有点后悔太轻率了。

  ‘宴会挺无聊的,瑾瑜这孩子找到我,我觉得这俩孩子挺有魄力的,来看看也不错,我老了,以后就是年轻人的时代了。’穆老很是客气的说着,也把迟父说的打打闹闹给消弭了。

  宁欢要来这边发展,自然是了解这边形势的,对于穆老自然还是搭上关系最好了,所以只是笑笑没有多说。

  迟父看到这种情况,又想到了自家儿子带着的白朵,觉得胜算更大,也没有强硬的拒绝,更何况就算是他不同意,要反悔,凝歌也不会允许的。

  宁欢看着情况差不多了,就说道,‘那我先去安排人把最后三块搬上来,这三块都比较奇特一点,可以期待一下。’,说完就先下去准备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