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红楼之林家弃子逆袭记

第二十九章 吞掉地头蛇

重生红楼之林家弃子逆袭记 烽火军神 3220 2019-04-09 12:48:00

  阿彬自以为得逞的往回赶,但当他半路经过一个偏僻的地方时,只见轩玉已在那里冷笑着等着了,阿彬一惊:“你怎么在这里?”

  轩玉冷笑道:“我是来送你上路的。”

  “送我上路?什么意思?”阿彬紧张戒备起来。

  轩玉仍冷笑道:“你的使命已完成了,当然该上路了。你虽是条忠诚的狗,可惜太傻了,所以不是条好狗,好狗是不会害主人的。”

  阿彬这才明白,紧张道:“原来你早就发现我在盯着你了,你是故意在利用我对付孙爷?”

  轩玉冷笑着点头:“可惜你已明白得太晚了!”

  阿彬呆怔了下,破釜沉舟的冲向轩玉,但他根本就不是轩玉的对手,只一下就被轩玉打倒踩在地上,阿彬叫道:“你等着!孙爷不会放过你的!”

  轩玉冷笑道:“你以为孙荣发以后还能作威作福吗?实话告诉你吧,你带给他的酒和秘方我都下了猛药,只要他的嘴碰上一口就已万劫不复再也没法翻身了!”

  “你……你……”阿彬已说不出话来了。

  轩玉又道:“我现在问你一件事,你若老实回答了我可以放过你。说,孙荣发家的财产情况。”

  “你要杀就杀吧,我死也不会说的!”阿彬强忍着大叫。

  “不说是吧。”轩玉突然拿出一个东西逼向阿彬的嘴,阿彬这下害怕了:“这是什么?你要干什么?”

  轩玉恐吓道:“这药可比我给孙荣发酒里下的药更厉害百倍,你吃下它就会永远活得生不如死!要不要试试啊?”

  “不!”阿彬这下害怕了:“我说!我说!孙荣发这人很小心,他不会相信任何人,他的家财都藏在他的秘密银库里,不过银库在哪里只有他自己知道,钥匙他也是一直随身携带着。我就知道这么多了,真的。”

  “很好,你很诚实,那我就给你个痛快吧。”轩玉说着一剑杀了阿彬,接着把他的尸首就地焚毁了……

  轩玉秘密解决了阿彬回来后,腾家兄弟俩正等着他,轩玉道:“好了,都解决了。我们明天就行动,把孙荣发派来的人全部赶走!”

  “太好了,我们总算可以出头了。”腾骏高兴道。

  轩玉又向腾天勤道:“天勤大哥,你再辛苦下,明天去哈城对城里所有的大小商户悄悄知会下,就说孙荣发不行了,他以后不会再出来扰民了,你让他们别再顾忌孙荣发,如果他的手下再敢逞威来收什么保护费,让他们联合起来一起对抗!”

  “行。”腾天勤也应下。

  到了第二天上午。孙府。

  手下照例来找孙荣发,一进门就吓了一大跳,只见他房间地上摆了很多酒壶,孙荣发还在呼呼大睡着,他们只好耐着性子在门外等着,终于等到孙荣发起床开门出来,见外面等着一大群人,不悦道:“你们在这干什么?”

  手下奇怪道:“孙爷,我们该出去了呀。”出去的意思自然是向那些商户勒索“保护费”搜刮钱财。

  孙荣发停了下却又感到力不从心,道:“今天你们自己去吧,我不想出去了。”

  手下人又奇怪了下,孙荣发平时非常贪财,怕手下人偷偷贪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都是亲自出去的,今天太阳竟从西边出来了。但他们也没多说便应下去了。

  丫鬟过来服侍孙荣发洗漱后端来早饭,但孙荣发这时又上瘾了,命道:“把昨天我叫你们配的酒拿来!”

  “老爷,昨晚你都已喝了大半夜了,现在还要喝啊?”

  “怎么这么多话?叫你去拿就去!”孙荣发不耐的喝道。

  这一日,孙荣发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停的喝酒。不多久,管家带着他派去轩玉酒坊的人的工头回来了,只见那工头脸上还带着伤委屈道:“孙老爷,今天林宗那小子不知怎么突然发狠了,把我们都赶了出来,我们不肯他还叫人对我们动手。孙老爷,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孙荣发正要习惯性的发作,可随即又感到力不从心起来,停了下只问道:“阿彬呢?”

  工头道:“他昨晚出去后就没回来过,我们也正找他呢。”

  孙荣发又停了下还是道:“算了,这事先放放吧,等以后我有空了再去教训那小子。”

  手下都惊得目瞪口呆,以往孙荣发碰上这事肯定会马上暴跳如雷的亲自带人冲过去把轩玉的酒坊给完全铲平才罢休,可今天他竟然……可他们还没迟疑完,孙荣发已不耐的让他们退下。

  到了下午,孙荣发派出去找商户勒索保护费的手下都陆续回来了,他们向孙荣发汇报说今日不知怎的,外面的商户主突然都厉害了起来,竟联合起来一起抗拒他们,甚至还跟他们直接动手了。可孙荣发听了他们的话后还是只有气无力的发作了下,随即就让他们退下先等等,继续只管自己喝酒。所有的手下都诧异孙荣发这是怎么了,但也不好多问。

  就这样,此后的日子孙荣发只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哈城的第一大恶霸就这么像消失了似的当地的商户自是完全放松了。而孙荣发的手下眼见他突然就弱了下来,哪还肯为他卖命,悄悄逃走了大半。孙府内部的人更是人心惶惶。

  半个月后的一天,孙府内吵骂声一片,而原本身体壮如牛的孙荣发此时已完全柴瘦如骨的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他痛苦的叫了半天后,现在唯一对他还忠心耿耿的管家进来心疼道:“老爷,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做。”

  孙荣发喘着气道:“我要喝酒。”

  管家哭道:“老爷,这酒现在真的没法做,附近所有药铺的鸦.片都已被我们买光了。我已派人去更远的地方找药铺买了,老爷,你再忍着点吧。”

  孙荣发染上毒.瘾后管家自然也找大夫来给他瞧过,虽有大夫看出孙荣发是食入鸦.片上瘾,但这也没法治,只能靠他自己戒,但戒这东西真的是比死还难熬,管家看着心疼还是忍不住又给孙荣发弄这酒。但清朝在康乾时期只允许鸦.片少量进口作药用,一般药铺存量都不多。

  “难受死我啦!我就感到有很多虫子在我身体里爬,我真的快受不了啦……”孙荣发痛苦的叫着,管家只能无能为力的劝慰。突然外面争闹声更响亮,还有肢体冲突打斗的声音,原来孙府的各房姨太太和其他下人眼见孙荣发快不行了,已在争抢府里的财产,管家只好再出去劝解。

  管家出去后,孙荣发只能一个人在床上煎熬着,突然一个人如幻影般的闪进来,是穿着一身便服的轩玉,他是趁着此时孙府内一片混乱之际悄然混进来的。轩玉直接向孙荣发冷笑道:“怎么样,孙老爷!我特意给你配的酒还不错吧,你一喝就再也戒不掉了。”

  这时孙荣发脑子还清醒点,瞪着轩玉咬牙道:“原来你是故意害我的!我和阿彬都上了你的当了!”

  轩玉哼道:“不错,我本来还不想对你这么绝,但你真的太狠了,竟然想平白吃掉我的酒坊,那我也不能再对你手下留情了!”

  “你……”孙荣发想对轩玉发作下,但手发抖的抬起后又无力的掉下了。

  轩玉从衣兜里拿出一包鸦.片,故意引诱孙荣发道:“要不要啊?你只要吸食下就舒服了。”

  孙荣发这下哪还有勇气和自尊,哀求道:“求求你给我吧,我真的难受极了。”

  轩玉哼道:“想要的话,就把你的银库钥匙交出来,再告诉我银库的位置。”

  孙荣发此时也明白银库是自己最后的家底了,又犹豫着不愿说。轩玉哼道:“你要受得住就继续忍着吧。”他说着故意要离去的样子。

  “等等!”孙荣发终于完全屈服了,颤抖着拿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的一把钥匙,又道:“我家佛堂里的佛像后面有一个地下室暗门,我的财产都在里面。求求你了,让我吸一口吧,我真的受不了啦!”

  轩玉拿过钥匙接着就把那包鸦.片扔给孙荣发,已死熬了很久的孙荣发马上撕开纸包往自己嘴里塞,突然,他又直挺挺的倒下了,这一次他因太急一下子摄入过量导致了直接死亡……

  孙荣发死后,哈城当地的百姓自然是拍手称快,地霸被除去对老百姓来说肯定是欢快的事。这事后轩玉也觉得自己干得有点太狠了,但想到以前孙荣发在当地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相比现代的法治社会那个时代还是弱肉强食的社会环境,你若不狠心慈手软就只能当鱼肉,轩玉又不自责了。

  孙荣发死后,他府中的下人和姨娘小妾争闹了一番后抢了府中明面上的财物离去了,家里就只剩下上了年纪的大太太和不成器的几个子女,他们此时生活已无所依只好把家宅大院也挂卖了。但孙荣发因早已臭名昭著,他的家院没人肯出手买,过了好些日子后,才有人出银买下,却是轩玉。

  轩玉进入孙府后,马上下令把里面的房舍都拆了改建一下,他要把这里建成自己的林氏商社。都吩咐妥当后,轩玉这才一个人去了孙府的庙堂,果见佛像后有一个暗门,轩玉用孙荣发给的钥匙打开进去,立时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下面很大的地下室装满了金银和其他各种贵重物品。轩玉知道这些财物大多都是孙荣发以前用强掠夺来的,心道:“这些东西也都是糊涂账了,我就先用着吧,将来赚了多做点慈善,也算回报天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