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小女寻天

第三十五章 旧事闹心

小女寻天 发疯的火 3009 2019-04-03 21:41:08

  半年后,秦休俩寻天从拍卖行带回到浩天宗准备参加十日后集齐各大势力的实力大比,每一次的地点都不一样,轮流着在每一个势力地点轮流,而这一次的地点在逍遥宫。

  神器峰大殿中,天池禀正在对寻天说着什么。

  “还有十日大比就要开始,到时候元婴品阶以上,百岁以内各宗门都会派遣二十名前往逍遥宫。我浩天宗也要通过比试确认前去的二十个名额,目前我已经把神器峰的人数报了二十个人,过两日宗门就会根据各个峰主所报的人进行比试,你回来的刚刚好。”

  寻天坐在天池禀下首回到:“徒儿没有迟到就好,多亏了大师兄,不然我怕是会忘记时间了。”

  天池禀摆摆手,道:“无事,为师早就算好时间了。”

  寻天失笑:“徒儿让师傅操心了!听大师兄说许多弟子都进入登天塔中修炼,还不知师兄们有没有突破呢!”

  天池禀听此高兴,道:“寻天呐,你可要替我浩天宗好好谢谢灵芝小友,那登天塔实乃宝物,这才半年时间进入的弟子均已有所突破,就连几位长老进去都还没出来,你师兄们就更别提了,要不是我给他们报了名压根就不想出来。”

  寻天了然,道:“呵呵,那徒儿就先去看看师兄们吧,也好问问师兄们究竟是何修为!”

  天池禀赞同的回道:“嗯,去吧去吧!”

  寻天首先来了三师兄和四师兄的小院,因为这两人关系极好,所以脸住处也在同一个院子。

  此时院中上官竣尘正笑着与一黑衫女子说着什么,因为从寻天的角度看过去是侧面,所以也看不清那低头的女子是何表情。况且上官竣尘已经察觉寻天的到来。

  “小师妹?”上官竣尘惊喜的表情倒是让寻天一揽全无,那女子也微微往这边看过来,寻天这才看清她的脸,是姣姣,她面色看起来并无异样,神情倒像是掩盖些什么。

  “三师兄,这位姐姐上次好像见过,余浅姐姐说是你的灵兽对吧。”

  上官竣尘开心道:“是啊,她叫姣姣,姣姣平时喜欢化为人形,所以经常在你的院子里面和余浅师妹说话。”

  寻天了悟,走近道:“原来如此,姣姣姐姐如此漂亮也比你之前的灵兽修为高,难怪你愿意放她出来走动。”

  上官竣尘一顿,是这样吗?不过随后疑惑道:“小师妹,我之前的灵兽是他自己不愿意出来,不是我不愿。”

  寻天顿觉和三师兄开玩笑实在是在欺负人,暗自懊悔。只得笑笑回道:“呵呵,我就开个玩笑,主要是夸姣姣姐姐漂亮呢,你忙,我去找四师兄。”说完寻天立即朝小院的房间走去,准备找四师兄说说话。

  上官竣尘见此也只能将这个玩笑当做玩笑不了了之,转头见神情淡然的姣姣自此自终没有说什么话,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认真说:“姣姣,如果你实在不喜欢那我就放他走。”

  姣姣听此立马看向他,眼中的温度慢慢增加。上官竣尘见姣姣高兴了,心里终于也舒坦了。

  天池云痕正在房间里面拿着一本书看的入神,皱眉头的模样预示着他的主人正在思考着什么。

  寻天见此拿出一本不新的书籍说道:“师妹这里有一本炼器记录手札相信四师兄一定感兴趣。”

  天池云痕这才退出清醒过来,只见他的眼神下一个地方就变成了寻天手中一本不知翻了多少次早已不整洁的书上面,上面的名字正是炼器记录手札,可见定是某位炼器能者自己所写下的经验。

  天池云痕下一刻惊喜的看向拿着书的主人,见是寻天,又惊讶又惊喜用手语表达。

  寻天不懂手语,不过大概猜到他的意思,大体就是问她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就是很期待的看着寻天手中的书,希望看一看。

  寻天笑道:“今日刚到浩天宗,这书本就是我拿来送给四师兄观看的,四师兄不必客气。”

  天池云痕接过书感激的看了寻天一眼便立即迫不及待翻来来看寻天只能赞叹其用心。

  无奈,寻天只有不在打扰,来到院里,上官竣尘和姣姣拿出了棋盘两人正在下棋,不过寻天走近些一看才知是上官竣尘在教姣姣下棋,两人闹来闹去好不开心。好吧,寻天再次觉得打扰到师兄了,本想开口告辞,但看看人家两人压根没注意到她,也只好作罢。

  独自回到自己的寻天小筑,看了一圈不得不接受没人在的事实,于是只好一个人无聊的坐在院里的秋千上晃悠悠的发呆。

  而此时的余浅之所以不在是因为她又碰到了童舞和玉珑两人。林间小道之中,余浅被童舞和玉珑两人拦截。

  “哼!”玉珑得意的看着面前孤身一人的余浅,鄙视的看了一眼说:“余浅,我就不明白你区区元婴初阶哪来的自信和童舞师姐作对,你是不是眼睛没发育好?我见其他庶女也没你这么没眼力啊!”

  余浅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周围几个放哨的弟子,直接略过玉珑对着童舞说道:“童舞师姐如果想要教训余浅,现在就可以动手,可如果只是来说些威胁的话,大可不必,因为如此既浪费口舌也浪费时间。”

  玉珑对于余浅的忽视极为气愤,不过有童舞师姐在她也只能心里气愤。

  童舞冷笑,狠狠说道:“死鸭子嘴硬,哼!宗门不允许同门斗殴我还是知道的,不过出了宗门可就管不着了,前些时候我闭关修炼没空搭理你这只小鱼,待宗门大比一过,你就给我小心着点。我可是听说你亡母的祭日你和你那哥哥每年都会出宗门为她祭拜。”

  玉珑在旁附和:“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出宗门!”

  余浅冷眼看着两人,突然捂嘴笑了。

  玉珑讨厌极了余浅此时的样子,简直狂妄。“笑什么笑!”

  余浅收起捂嘴的动作,说道:“自然笑你们成天没事盯着我了,为一点本就是你自己犯错受罚的事情硬是要怪到我的头上,你无知也就罢了,还带着童舞师姐都跟着无知,这事要是穿出去,神丹峰峰主该对她的内门弟子有多失望可想而知。你们竟然还问我为何笑?”

  童舞听此气愤非常,玉珑则是下意识去看童舞,只希望别被童舞师姐恼怒到她的头上。

  “说得好!”三个字打破童舞凝聚于手中的灵力。只见秦坤和寻天飞身过来落在余浅两侧,刚刚说话之人正是秦坤。

  童舞两人不自觉的退后两步,放哨的人吓得直接跑了。余浅也没想到寻天和秦坤突然出现,有些惊讶,还有些惊喜。

  她听见秦坤在身边关心询问:“没事吧?”

  余浅摇摇头。“没事,宗门内她们不敢动手。”

  秦坤自然也深知如此,但还是拍拍余浅香肩道:“嗯,现在没事了!”

  寻天看着对面两个神丹峰的弟子摇摇头,皱眉道:“没想到多年前的事情竟值得你们记恨这么久,想来你们是对神丹峰峰主的决定有异议,不如今日我就跟你们去峰主面前说清楚,以免今后余浅姐姐招你们毒害。”

  童舞听此率先不服道:“你……,当年分明是你和余浅诓骗玉珑师妹。”

  寻天挑眉,冷声道:“诓骗?难道玉珑当众逼迫我是假不成?此等小事我不愿与你二人掰扯,走吧,现在我们就去神丹峰说道说道。”说完寻天也不啰嗦,直接就向神丹峰的方向走去,秦坤和余浅自然也跟上。

  童舞当即愣住,下一瞬间终于还算知道此事不能闹到峰主那里去,立即挡在寻天前面不让走。

  寻天一个眼神看过去,童舞两人立即感觉到无法挣脱的威压,连头都无法完全抬起来。

  不过童舞此时只能硬撑着头皮咬牙说道:“今日之事是童舞鲁莽,还请寻天姑娘恕罪!”

  “我看是想待日后报复才合你心意吧!我记得童家似乎也不是什么大家族,怎么?心高了?上面同意了吗?”秦坤直盯着童舞的眼睛冷冷道。

  童舞此时苦不堪言,额头的汗早已密布,要是秦坤能温柔的看着她,她自然得意,可如今这样的状况只让她觉得屈辱。

  “秦坤师兄若是有气只管朝童舞出气,今日之事是童舞的错,跟家族没有关系,童舞自小娇蛮惯了,今日见着余浅因为不喜,所以出言不逊。还请寻天姑娘放我离开,我今日出来是帮一位师姐买东西的。”

  寻天接着说道:“如此说来,你也该道歉吧,道完歉你就走吧!”

  秦坤听此正想说什么被寻天用眼神止住。

  寻天收起威压,等着童舞两人道歉。

  童舞和玉珑心里发苦,但也只能低头认错,对着余浅不情愿的说道:“余浅师妹对不起!”寻天这才点头同意她们走。

  见她们走了,余浅立即道:“多谢寻天妹妹和二师兄解围,否则不知要被那两个疯女人堵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