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小女寻天

第十一章 宗主擎天

小女寻天 发疯的火 3053 2019-03-17 03:42:13

  不知不觉滑进屋内的阳光,贪婪的闪烁着属于它的温暖,可惜一道屏风遮挡住了它的大部分光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位年轻女子端着饭菜进到屋里去了屏风里面。

  “寻天妹妹,我准备了饭菜,你出来吃点吧。”余浅放好饭菜来到里间的房门前轻唤到。

  寻天打开房门笑说:“多谢姐姐。”

  余浅故作生气道:“妹妹哪里的话,要不是妹妹年纪小需要人照顾,还轮不到我来这里呢,这里山清水秀,灵气更是比山下浓郁,我在这里无事便修炼,修为比在山下做外门弟子时稳固了不少,何况妹妹也给我两本炼器基础的书看,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开心。”

  “姐姐喜欢就好,待姐姐修为到了金丹阶我便让师傅收入他的山峰,到时候姐姐就可以专心炼器了。”寻天虽然还不大了解余浅的事情不过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她不是坏人,就只这一点她乐意帮些小忙。

  余浅却是瞬间激动,诚恳地说:“真的吗?那真是谢谢妹妹,我,我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妹妹的相助之恩。”

  “劳烦姐姐照顾,是我该做的罢了。”寻天安慰道。

  余浅脸上浮现感动的笑容,心想若是她的父亲也能如一个外人这般对她,她又怎会被人欺负。不过现在她什么都不想了,她只想努力,靠自己努力向前,变成强者。

  “妹妹放心,我以后会努力成为强者,到时候有人欺负妹妹,我就帮妹妹欺负回去。”余浅的豪言壮语就像她透露出的决心一般坚毅,寻天突然觉得这个表面柔弱内心自尊极强的女子有着许多不同于别人的坚持和耐心。

  “那我等着姐姐保护我,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用怕了不对吗?”

  “那是自然!”余浅肯定的回答。

  大殿中,入眼的是一个浑身气势磅礴的中年男人正坐在主位上,眼中的注意力在手中的一本书上面流动,一头白发整齐的用一根葵香木固定。看了一会书觉得渴了,便放下书,托着衣袖拿起桌上的灵茶,珉一口皱了一下眉便又放下,自言自语道:“唉!师兄的茶果然还是老样子。”

  谁知话音刚落,天池禀气呼呼的声音便传来。

  “不好喝别来啊,我又没请宗主你来。”

  那宗主擎天一听既不觉尴尬也不生气,反而笑看来人说:“观师兄这模样,看来是我打扰师兄炼器了,呵呵!”

  天池禀倒也不客气:“每次都挑这种时候,你跟我炼器有仇吗?能不能有一次挑个时候来。”

  “师兄要明白,此时非我能决定啊!此次有大事要发生啊!死亡涯此次出现了噬魂蚁,也只有大神阶才能上前抵抗啊!”擎天不再玩笑而是认真的对天池禀说。

  “噬魂蚁?”天池惊讶。

  “是啊,千年前的预言已经开始了啊!”擎天沉重的语气不容置疑。

  “极地深渊和那处可有动静?”天池禀隐秘的问。

  “暂时没有,我想也快了。我这次来就是因为那锁魂链对噬魂蚁有妙处,所以想让你那徒儿再炼制一些,品阶虽不高却刚好可以锁住那噬魂蚁的魂魄,让其失去作用,到时候即便是外门弟子也能用火元素烧的干干净净。”擎天说起此事很是高兴,庆幸天池禀有个天才小徒儿。

  天池禀听到此自然高兴,道:“我的徒儿自然该为宗门做些贡献。”

  “那就恭喜师兄了,不知你那徒儿什么时候过来,我可是等不及要见见你这位小徒弟了。”擎天有心夸赞。

  说起寻天天池禀忍不住自豪一声满足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道::“我这徒儿啊我甚是满意,我决定她以后就作为我的关门弟子,我将我此生所学都传授于他,她也必定不会让我失望,我相信她会成为我归去最好的继承。”

  擎天未想到天池禀竟是这样评价他那小徒儿,不禁讶然,道:“师兄莫要如此说,我浩天宗不管过去多少年,都依然需要师兄,何况两百面前咋们师兄弟五人,到如今宗内也就只剩师兄与我两人,师兄可不能抛下师弟一人去逍遥啊!”

  “师弟呀,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师兄,你一会就别打我徒弟的主意,师兄先谢过你了啊!”天池禀说着还笑着施一礼。

  “师兄放心,如此炼器之材,给我何用?”擎天一句话天池禀总算放心,他现在就怕有人知道小徒弟的天才之能被人知道,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收做徒弟。

  “那就好,那就好!”天池禀放心道。

  大殿门口出现寻天小小的身影,身上穿着属于神器峰的弟子服,步伐平稳的一步步走近擎天和天池禀的视野。擎天观其行为姿态,不骄不躁倒是个静的下心来修炼的好苗子。

  “师傅。”寻天对着天池禀尊敬的施以礼。

  天池禀点头道:“嗯,寻天呐,这位就是我浩天门的宗门的擎天,你去跟前拜见吧!”

  “是,师傅!”寻天依言走到宗主跟前行礼拜见。“寻天见过宗主。”

  擎天不好用神识去探查眼前这个镇定的小姑娘,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此女并不如眼前这般弱小,她的身上甚至有‘势’,只有常年位于高位或是无所不惧时才有的东西让他忍不住认真审视。

  “你叫寻天,是寻天问道的意思吗?谁为你取的这样的名字?”

  “回宗主,是寻天的师傅所取,她说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寻天问道能让我的人生拥有我自己想要的公平。”寻天不卑不亢回道,倒是引起擎天和天池禀的沉思。

  “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天道不公,以万物为刍狗,好,说的好,这世间的人都需要公平,却不能人人如愿,我们修炼之人寻天问道想要的结果最终都是自己想要的公平。”擎天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天池禀,继而道:“你师父?你这位师傅应当不是这位神器峰的峰主吧!”

  “哼,我徒儿天赋好,想收她为徒的人多的很?”天池禀得意不已,擎天失笑。

  “师傅名为灵芝。”

  “灵芝?……似有耳闻,没记错的话,几十年前已是神尊高阶,如今倒是不知了。”

  “师傅以突破圣人阶,只是突破之时被小人算计受了重伤,如今还在养伤。”说到这里,寻天面带哀伤。

  “受伤?”天池禀惊讶能将灵芝重创之人,只知寻天师傅已是圣人阶,却是不知深受重伤。“寻天可知那小人是谁?”

  寻天摇摇头说:“徒儿不知,师傅不说,她只说等她伤好了就去报仇,叫我不要担心。”

  擎天心道对方怕是不简单,这世间的圣人可没多少了。

  “你师傅既叫你不必担心,你便好好修炼,将来也好帮助你师傅岂不更好。”忽的一笑说:“你这师傅总怕我将你抢走,我倒是不知你有什么本事,你自己说说看,你除了炼器的本事,修为如何?元素力可有几种?神识又是什么阶段?”

  “回宗主,我的修为已是金丹中阶,元素力是金木水三种,神识是金丹高阶。”寻天回答的坦然,宗主却是惊讶于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天赋在浩天宗实属头一个,让他确有一种抢人的冲动,不过看天池禀防备的盯着他的表情又放下了,反正只要是宗门的人就好,何况炼器他也不是行家。

  擎天心中高兴,他似乎看到了这孩子以后将在浩天宗的光辉下绽放她的光芒,这也是浩天宗的幸事啊!

  “不错,你有这样的天赋更要懂得谦虚谨慎,不可贪图冒进,可明白?”

  “寻天明白,多谢宗主提点。”寻天尊敬的施礼。擎天和天池禀见此都满意的点点头。

  “孺子可教,是从师之道。你是个好徒儿,前段时间你炼制的锁魂链对宗门用处极大,我这次来也是想请你再炼制十个同样的锁魂链。你放心,你为宗门做的贡献宗门会以你的贡献价值回报你相应的等值物品,或者也可以是灵石。”

  “不知宗主可是马上就需用?”

  擎天认真道:“越快越好。”

  “即使这样急迫的事情,那寻天现在就去吧,以免耽误了事情。那么寻天就先告退了。”寻天对宗主和师傅施一礼便与来时一样离开了。

  寻天走后,天池禀的脸上仍是止不住的笑容。擎天似羡慕道:“师兄好气运啊!”

  天池摆摆手道:“宗主这羡慕的没道理,我的气运那也是宗门的气运啊,可不是我一人吞的下的,嘿嘿!”

  擎天点点头站起身:“到如今我还记得师傅说过你气运好,将来定会是我们师兄弟中最为逍遥之人,今日见你那小徒弟,我冥冥之中感觉到,或许她就是那个给你带来气运之人。”

  天池禀听此,想了一圈,感觉还真有点,反正自从遇到寻天,便是止不住的惊喜,就连炼器之能也提高不少呢。

  擎天见天池禀沉思,高深莫测的笑笑,身影便瞬间消失了,留天池禀一人在那里继续想,等他想明白,大殿只剩他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