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厢朦欢

禁足

厢朦欢 广生安 1525 2019-03-15 10:42:29

  厢朦被两个下人带回房间,小桃看见忙迎出来:“小姐,这么早就回来了?”小桃说完往后面望了望,只看见两个下人跟在厢朦身后,“姑爷呢?怎么就一个人回来的?”

  后面两个下人走上前说道:“老夫人说少夫人要在屋里休息两个月,没休息好不要出去,以免再落下病根就不好了。”“老夫人真这么说?这究竟是老夫人说的,还是大少爷说的?!”小桃愤愤的瞪着那两个小厮,“小桃,休得胡说,麻烦两位转告老夫人,就说我晓得的,在我休息的这段时间,我也不希望有人打扰,麻烦两位了。”说着厢朦扯下一只簪子往两人手中塞,“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幸苦二位,还望不嫌弃。”那两小厮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机灵点儿的笑了笑说道:“少夫人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要夫人听从老夫人安排,想必这病总会好点儿,那夫人休息着,我俩就不打扰您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被禁足了?”小桃一脸焦急的问道。“小桃,你这爱乱说话的毛病究竟是哪儿学来的。”厢朦叹了一口气,“只是在房里休息两个月养病罢了,何来的禁足一说,你要再胡说,自己领罪去吧。”“小姐……”“好了,扶我进去吧,我累了。”

  小桃知道小姐是为自己好,便不再多说,扶着她进了房间。

  晚上,厢朦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今天子欢所说的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我许你的承诺;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亦是我的期许,朦儿,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你可信我?”

  厢朦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这一生一世来的太重,怕自己没法给他更多,不能陪他到最后……

  第二天,厢朦突然来了兴致,叫小桃去讨了两盆花来,讨来的是一盆吊兰和一盆君子兰,小桃说是姑爷说的,说兰花养人养性子,适合小姐养。

  厢朦笑了笑没说话,她知道这是叫她安心禁足的意思了。

  厢朦起身准备给兰花浇浇水,这时子欢推门而入,“花可还喜欢?”他看见厢朦在浇水,便大踏步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喜欢,谢谢夫君的美意,厢朦一定好好照顾它,不会辜负夫君的意思。”厢朦低头说道。

  “朦儿,你受苦了,可是在生我的气?”“不敢,我理解夫君的,夫君只有这一个母亲,厢朦不是那小肚鸡肠的人,既然母亲不喜欢我,那我便做得更好,让她欢心便是。”厢朦转过身来看着子欢,眼底尽是让他安心的意思。

  “朦儿,你再等等我,我一定会说服母亲的。”“嗯,我相信你。”“我们用晚膳吧。”

  晚饭后,子欢迟迟没动静,厢朦起身走向床边说:“夫君早些回去歇息吧,厢朦累了,想休息了。”子欢直愣愣的看着厢朦,半响,“朦儿,我,我想留下……”子欢轻轻的说到,时不时看一眼厢朦,这回换厢朦愣住了,硬是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厢朦缓缓走向子欢,看着他说到:“夫君还是不要说胡话了,莫不是忘了厢朦还在禁足?”子欢轻轻拉过厢朦抱住,“莫不是我也被禁足了?是我过来又不是你过去。”子欢抱得更紧了些,“朦儿,我想留下。”说着还晃了晃身子,似是在撒娇。

  “可……”,“你不愿留我?”子欢放开厢朦,直直的望着她,眼中竟有说不出的委屈,厢朦没法了,一双大眼乱瞟,愣是不敢直视他,“我……我……”,厢朦似是要哭了,子欢甩甩手背对着她说:“朦儿早些休息吧,是我为难你了,我不留下便是。”说着还装模作样的走了两步。

  果然,厢朦追上去,从背后抱住他说:“你……你留下来……”声音小得像蚊子一般,脸红了又红。子欢勾起嘴角笑了笑,有意逗弄一番,“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嗯?”“我说你……你……”厢朦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轻锤了子欢一下,似是不甘心的也赌气的说到:“既然没听清,那夫君想必真的累了,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说完往床边走去。

  “你要试试?对付你,这点体力还是有的。”子欢笑得更是邪魅,厢朦的脸发红,竟像痴了一般看着子欢,子欢再也把持不住,抓紧时间,***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