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58章 气血亏欠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2 2019-06-12 23:34:52

  “阿凝,你最近怎么了?”

  沈清容摸摸妹妹的小脸,“怎么脸色如此的差?”

  沈清辞疲惫的抬起眼皮,她很困,她想睡觉,她最近为了制香,都是不知戳了自己几回了,都是要将自己的手指给戳的千疮百孔了,虽然说,一滴血并不多,可问题是,她每天要是扎上几十回,这样的扎下去,她真是受不了,所以一品香不过就是连开了半月,可是沈清辞却已经感觉自己的有些气血亏了。

  “姐姐,我累。”

  沈清容抱住了沈清容,闻着姐姐身上好闻的冷梅花香味儿,眼皮也是沉了起来,她还想要醒来,可是却是困的无法动一下,就连睁眼皮的力气也都是没有了。

  “累了就睡吧。”

  沈清容十分心疼妹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制香都是要疯了,几乎都是不眠不休的。

  “嬷嬷,你将府医找来。”

  沈清容就是感觉妹妹不是太对劲。她以往的精神向来好,而且也没有说睡便睡着了,而且气色也是比从前差了不少,她妹妹向来都是小脸红润的,这莫不是真的累病了。

  不久之后,府医过来了,可是一切脉,这眉头都是要拧在一起了。

  “三姑娘的气血怎会如引亏虚的?”

  他连忙的拉过了沈清辞的小手,却是发现她的十指上面几乎都是针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的扎成了这样?”

  “姐儿最近没有动针线啊,”何嬷嬷也是着急的掉着眼泪,她家姐儿向来都是不喜动针线的,她一动针线就会扎手,所以她不学,何嬷嬷也就没有逼她学,可是这怎么好好的,竟是把自己的手指扎的满是针眼的。

  “嬷嬷不用自责的,”沈清容摸了摸妹妹的额头,“阿凝的身子向来都是不差,她不是容易生病的人,说不定只是见我最近做衣多了,所以,突然之间,想要学刺绣的了。”

  “许真的就是如此,”秦嬷嬷也感觉八九不离十的,不然的话,这手上的针眼要怎么解,只是扎了这么多下,那要有多疼的,要知道,人可是十指是连心啊。

  当是沈清辞醒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晕,她躺着不想动,也不想说话。

  “阿凝起来喝药了。”

  沈清容一见妹妹醒来,连忙的走过来,手中也是端着一碗药。

  沈清辞坐了起来,一见那碗黑呼呼的药,就只能扁嘴了。

  “姐姐,为什么我要喝药?”

  “你还说,”沈清辞戳戳妹妹的小脸,“那些针线活学不会就不要学了,你到是性子倔,看把自己都是折腾成什么样了,以后不许动针线了,你不懂针钱也没有事情,不是还有姐姐在的,姐姐给你做一辈子的衣服。”

  沈清辞连忙将自己的双手背到了身后,也是一握,心中也是有些悔意,她怎么忘记了,她的手指上面是有伤的,这只要一看,就知道她是用针扎了自己的,不过还好,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扎自己是为了什么,他们还都是以为她这是在学刺秀吗?

  恩,这样好像更好一些,以后连借口也都是不用找了,只是,还真是疼,她扎的时候,到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现在不扎了,手指却都是不敢乱动了,只要动一下,几乎都是刺心疼的痛。

  “来,喝药了,”沈清容坐下,再是拿着汤匙亲手喂着妹妹喝药。

  沈清辞喝了一口,苦的一张小脸都是皱了起来。

  “真苦,”她吐了吐舌头,真是太苦了。

  “良药苦口,”再苦也是要喝的,沈清容这次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这可是药,是治病的,虽然她也实在是不想让妹妹喝药,可是这药再是如何,她还是得喝,也是非喝不可。

  沈清辞再是喝了一口,又酸又苦的。

  算了,她狠了一下心,直接就从沈清容的手中端过了碗,将碗放在自己的嘴边,也是一口气的就喝了进去。

  这叫长痛不如短痛。

  而沈清容也都是被吓的愣了老半天,这也是太彪悍了吧?

  她家的妹妹果真的是与别家的孩子不同的,就连喝药也是不同。

  “我还要睡。”

  沈清辞感觉自己还是困,她抱起了被子继续睡,“姐姐陪阿凝,不走。”

  她不要一个人睡,她怕做恶梦,她也是醒不过来。

  “好,”沈清容将被子替妹妹拉好,也是将手中的药碗放在了一边,“你睡吧,姐姐在这里陪你,不走了。”

  她让秦嬷嬷将自己正在做着的衣服,拿了过来,就在这里呆着,而她也是决定,以后她就住在这里了,免的妹妹再是发了狠,偷偷的扎手指。

  而沈清辞也是落了一个清净,她已经将最近的香都是做完了,可以够一品香,再是卖上十日左右,所以她可以好好的休息,也是好好的养精蓄锐,准备再扎。

  管家收购粮食的事情,到是慢了不少,不过,到还是稳定,所以用的银子最近到是少了,也是可以好好的攒些银子,就不用她再是卖血制香了,当然就更用将自己的小手指扎的千疮百孔了。

  当然她这一次生病,他是将何嬷嬷给吓到了,将那些针线剪刀之类的都是收了起来,再是如何,以后也都是不会让沈清辞碰了,她这一狠就将自己给扎伤了,还能扎到了气血盈亏,这样的事情,整个京城,不对,整个天下怕也就只有沈清辞一个人能够做的出来。

  沈清辞虽然将自己的扎了不少的洞,不过她感觉到是解决了她的一件大事,以后可以不用再是拿针线了,何嬷嬷也不用再是逼她,让她像是姐姐一样,天天的绣来绣去的。

  她是真的不喜欢针线

  而现在就算她想要再是拿针线,何嬷嬷都是不允许了,甚至在她的面前,也都没有再是出现针线之类的东西。

  隔过于春天,也就是要入夏了,今年这一季的夏到也是好过,不像去年的苦夏,热到了有些令人不舒服。

  今年到是十分的凉,晚上有时甚至都是不用打扇子了,所有人都是喜着今年的好年景,再是加上粮食也是丰收了,所以到也有些国秦民安了起来,甚至所有人都是忘记了,此时边关还在打仗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