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57章 收粮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4 2019-06-11 23:16:29

  她姐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那些宫中秘药也是停了,可是现在却是轮到了她了,何嬷嬷将那张药方早就背到了滚瓜烂熟了,也都是等了好几年了,就是等着她长到了现在,让她喝,可能也是想要将她养成大姐那样。

  沈清辞轻轻的叹了一声,其实都是想要将药给倒掉的,不过一边的何嬷嬷简直就是虎视眈眈的,活像她不喝下去,就是犯了什么滔天的大罪一般,任她使了多少的方法与说辞,最后这药还是一滴不漏的要灌入她的肚子里面,更不用说那种折磨一样的疏通经络的方式,到不是疼,而是羞啊,她再怎样也都不是八岁的孩童,她上一世已经活到了二十六岁了。

  她其实真的想要了让何嬷嬷停止做这些事情,可是何嬷嬷好像就是乐彼不彼的,非要将她拔高了不可,还不时的同秦嬷嬷两个研究着,大姑娘八岁时,长的有多高,她八岁又长的的多高了。

  她和大姐真的不是一个娘生的啊,听说书姨娘本就是高挑的女子,自然的大姐成为之后,身量不会太矮的,可是她娘不高挑,她自然也是随了娘。

  而她随了娘,他们其实都应该是烧高香才对,最起码,她不是像了爹,以后长的五大三粗的,她的身材像了娘,当然脸也是长的像娘,要是脸再是长成了爹那样,何嬷嬷可以抱着她哭一辈子。

  而且她怎么感觉喝这么多药,再是这么有些拔苗助长的方法,其实是不适合她的。

  她上辈子便是这样的一幅身体,一直都是平平板板的,到了十五岁时,月事还没有来,直到了十七岁,也才是来了月事,当然身体也才是开始慢慢的长了开来,虽然是不比大姐现在这般,可是也算是不差了,所以她还真的不想变成大姐这样。

  可是何嬷嬷显然是不听的,也是不可能放弃的,所以她也要像大姐那样,被几年如一日的摧残着,直到她及笄之后,如果她及笄后还是不长呢,难不成还要继续吗,喝整整十年的药。

  而她摇头,怎么的,都是感觉如此的难以承受。

  喝完了药,她不由的再是拿过了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再是放在脸前轻轻的晃动着,外面那些新长的树叶轻轻的婆娑着,也是令她那一张脸开始有些超了年龄的廖落,还有一双像是宝石般的大眼睛,看似清澈,实则却是难懂,那里是一池江水,翻天倒浪,微波里突然是一间,又是开始平静无波了起来。

  “嬷嬷,我们去库房里面看下,”沈清辞再是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确实是长大了,去年的衣服也是无法穿上了,如果爹爹见到她,可有会真的哭了,因为他的阿凝长大了,长大了,也就不好玩了,长大了,也有可能马上就要离开爹爹了。

  何嬷嬷打开了库房的大门,沈清辞走了过去,里面放着都是一排排的箱子,箱子里面都是金银锭子,又是存了近两百万两了,

  这也都是一品香赚来的,她除了留一些继续的给大姐攒嫁妆之外,其余也在这里,当然这这一年也是花费的少多了。

  沈沈辞让何嬷嬷打开了一个箱子,然后从箱子里在拿出了一锭金元宝,都是足两的黄金,这几年一品香真心的赚了不少,也可以说是敛尽了天下的财富,她现在才是知道,原来她上一世给黄家赚来的,到真是不少,而且不止是给黄东安赚出来的,而是给黄家的子孙后代赚出来的。

  但是这些银子,她却是从来没有爹爹买过一寸料,一丝布。

  “嬷嬷,快要过冬了”

  沈清辞握紧了手中的金元宝,也是幽幽的问着何嬷嬷。

  何嬷嬷笑着,再是摸摸沈清辞的头发,“姐儿说笑了,现在才是入春啊,哪有过冬,还早着呢,而且你瞧今天这天儿,雪都是没有下几场,所以想来明年也没有多冷的意思。”

  沈清辞再是拿出了一锭金元宝玩了起来,对,没有人相信今年会冷,因为去年本身就不冷,大家的存粮也是充足。

  可是有人怕的就是太过安逸,也是太过乐观,把什么都是当成了理所当然,把什么也都是当成了顺利,更是把事都是想象的太过美好。

  可是老天爷却是喜欢,同人开玩笑的。

  明明去年很暖,今年也可能不会太冷,可是偏生的,另一年冷了,还是冷到了极点,才是入秋之后,就开始下雪,一直下了好几个月,后面就连那大户人家都是烧不起炭火了,不对,不是说烧不起,而是无炭可烧,就连京中的人都是烧不起炭,就更不用说边关的苦寒之地。

  “嬷嬷,你和管家商量下,让管家今年了多买些炭,只要有的,都是买过来。还有……”她低下头,将手中的金元宝再是放进了箱子里面,“让人做棉衣吧,给边关的将士还有爹爹送去,还有粮食,能收多少就收多少,沿路去收,走到哪里收到哪里,将这些都是给爹爹送去。她盖上了箱子,再是拍了拍箱子上面的土。”

  都是辛苦了一年了,也是到了花的时候了。

  “现在,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

  “对,就是现在,”沈清辞说的可是不带一丝的玩笑话,“全部收了,”她再是拍了拍几口箱子。

  何嬷嬷真的倒抽了一口气,近三百万两的银子。

  “恩,全部啊,棉衣从现在开始做吧,能做多少做多少,银子不要省,我们有,还有粮食,也都是要准备了,府里的那些良田收的粮食也不要卖了,对了,我们收粮的时候,价再是高一些,别让大家辛苦了一年,最后却是没有落下什么?”

  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就是多给他们一些银钱,好好存下过个冬,再不存,怕今年饿死的人会更多。

  不对,是今年本身就会饿死很多人,可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世上再是如何,也不可能饿死那些富贵人家,可是饿死的却是那些穷苦的百姓。

  她现在真的管不了太多,边关那里有几万的大军,她都是养的很辛苦,她不是神,她只有八岁,她真的没有能力做到太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