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47章 这单纯的孩子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0 2019-06-06 23:39:06

  当是沈清容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暮色四合了,她再是跟着俊王妃说了一会儿话,都是这个时候了,她坐在马车里,也都是昏昏欲睡的,当她脸上的妆容仍是极美的,只有一点的晕开,可是却仍然是明媚淡雅。

  当然她也是同那些姑娘约好了,等到一品香的上了那些新东西,她会第一时间通知她们。其实她心里知道,她们并不是真心的想要同她交好,也只是为了那些香,还有那些胭脂水粉。

  不过,不管因为什么,总归的,这也算是她第一次没有丢人吧。

  而且这世上谁与谁在一起,不是报有某些目地的,除了至亲之人。

  等到她到了府里之后,也没有去找沈清辞,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累的实在是打不起精神。

  她本来想着躺上一会,醒来就去找妹妹的,顺便将今日之事告诉给她,结果她的头刚一挨上枕头,没有多久就已经睡着了。

  等到她清醒时,也都是到了第二天了,而外面的天也是大亮了。

  她走到了沈清辞的院子里面,却见沈清辞正着喝着羊乳的,她自小到大都是喝的,果然的还是是小孩子,如此难喝的东西,她喝一口都是腻的慌,可是阿凝却是一碗一碗的喝着,

  她走了过去,也是坐在了妹妹的身边,就这么盯着她喝着羊乳。

  沈清辞的眼珠子瞅了她半天,这幅小模样儿也是让沈清辞再是忍不住的噗嗤的,笑出了声。

  “你啊,”她摸摸妹妹的头上的小揪揪。

  “你让姐姐做的,姐姐都是做到了,你到是给姐姐想个,咱们要开个什么花会?”菊花俊王府都是用过了,现在能开的也只有梅花了,可是梅花现在也没有开,再说了,他们家也是没有梅树啊。

  总不能弄些假的梅花吧?他们府里到是种了不少的竹子,这是以前母亲最是喜欢的,母样抚琴,父亲在那里练剑,琴瑟合鸣,夫妻情深。

  现在父亲还是在喜欢在那里练剑,可是那里却也都是成了他们府中的禁地了,她可是不敢打那里的主意,单是父亲的一双眼睛都是可以吓哭人了。

  “为什么要弄花?”沈清辞再是喝了一口羊乳,她就是喜欢喝这个,味道越是不怎么样,她就越是喜欢喝,越喝就要记住某些事情,一辈子都是不忘,对这个叫什么,忆苦思甜。

  “不弄花我们弄什么?”沈清容戳戳妹妹的小脸,“我可是跟那些姑娘说好了,要请她们进府玩的,如是你让姐姐丢人了,姐姐可是不放过你的。”

  沈清容其实也只是同妹妹闹着玩的,就算是真的丢人了,又能怎么样,也不在乎这些,只要她妹妹高兴便好。

  “我们弄个香会啊,”沈清辞揉揉自己的小脸,“就是香会,到是我们把我们有的香都是拿出来,还有那些胭脂水粉之类的,姐姐一人给送上一盒。”

  “你还真送,舍得啊?”

  沈清容自己的都是有些不舍的,要是来了三十几人,莫不是要有几十盒送出去了。

  “总会用完的,”沈清辞一点也不担心,这些做生意的方法,是她从黄家那里学来的,她给黄家赚了那么多的银子,就当是给黄家家了束修了。

  “对了,”沈清辞连忙的让何嬷嬷从自己的屋内拿样东西出来,昨天她大姐姐去俊王府,她就是在忙这些的。

  不一会儿,何嬷嬷就带了三个婆子过来,每一人的手中都是抱着一精美的盒子。

  沈清辞抱过了一个,里面装的都是同沈清容用的那些水粉相同,盒子都是十分的精美,当然东西更美。

  “你做了如此多啊?”

  沈清容摸摸妹妹的小脸,“要多少银子?”

  “不卖啊,”沈清辞摇头,她又不是真的钻钱眼子里去了,什么都是想着银子?“

  她赚银子本就是为了爹爹和姐姐,还有大哥,不然她要这么多的银子做什么,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其实她都是想要找一间无人的寺庙,青灯古佛的,了此一生。

  不卖,那要做什么?

  沈清容一时间这脑子也是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送给俊王妃姨姨和三个仙女姐姐啊。

  沈清辞真的为了自己大姐的现在脑子担心啊,怎么的都是长这么大了,还是想的不够完善,她要找一个内宅的高手,好好的教着姐姐才行,难不成就是因为他们家实在是没有几口人,爹爹又是没个小妾,也没有通房,所以她大姐单纯的令她害怕,以后这样的性子,会吃亏的,虽然说俊王府也是简单,可是日后如何,谁又能知道,她要找爹爹说说才行。

  而沈清容这才是恍然大悟了起来,当然这脸又是飞过一抹彩霞。

  沈清辞真的感觉自己的姐姐太单纯了,虽然说单纯的人活着简单,可是却是死的更早。

  而沈清容压根就不知道,她在自己妹妹的心里就是那于那种早死的人了。

  “你要跟我说什么?”沈定山端坐地自己的太师椅之上,而沈清辞则是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面。

  他一见女儿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再是忍不住的双手上前,揉着她的小脸,真不知道谁给她这么大的胆子,敢是和父亲叫板,而且声音还比父亲大,可是最后哪次不是她吵赢了?

  “爹爹,你帮阿凝找一个内宅高手,”沈清辞再也认真不过的说着。

  “内宅高手?”沈定山挑眉,“你要内宅高手做何?”

  “我怕你的嫡长女死的早,”沈清辞晃了晃自己的小脚,再是踢在自己的爹爹的腿上,然后将她老子的衣摆都是踩脏了。

  “哦……”沈定山抓住了女儿小胖脚,“你现在到是想到了,怎么的以前没有发现?”

  “我失策了。”沈清辞一脸的郁闷,她一门心思的让姐姐成功的变成了一个贵女,却是忘记了他们这样的人家,不是每家每户都是如此,这京中怕也只有他们家人口最是简单,也是最是单调了,当然也是养成了一个简单的世子,一个更简单单纯的大姑娘。

  好吧,沈定山自是不会拒绝女儿的,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因为简单不知人心复杂,最后被别人给害了,有些事情,可以不做,但是却是要懂。

  他虽是大老粗,可却并不笨,也不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