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46章 要买趁早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3 2019-06-06 23:37:23

  她再是如可也是摆脱不了这块难看的伤疤,而这块伤疤,显然的也会跟着好赌一生一世的。

  沈清容将指腹上面的水粉抹在了程希园的手背上面,她的指腹很软,手指的力道也是轻柔,就连颜色也都是极为的好看,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却是无人知道,这双手却是有着一手极好的厨艺,还能做出顶极的成衣出来。

  卫国公府的大姑娘这一种超绝的绣技,在日后必是可以享誉整个京城。这不是琴棋书画,可是似更让人喜欢一些,毕竟懂琴棋书画的姑娘太多,大多人家的姑娘理应是如此的培养着,就连一般的耕读人家,对于女儿的也都是这如此教养。

  可是能有一手出众的绣活,且是全京城闻名的,这世间,所也就只有沈清容一人了。

  沈清容细细的在程希园的手背上面抹着,结果抹着抹着,程家姐妹却是发现,自己手上人伤疤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

  就这么消失了?

  这么消失了?

  消失了……

  没了。

  沈清容再是拿过了一边的茶盏试了一下温度,然后直接就端起了杯子,往程希园的手背上面倒了起来,还将程希园吓了一跳,她甩了甩手背上面的水,结果却是发现自己手背上面的那块胎记不见了,真的不见了,她再是手指小心的刮了刮,好像也是没有刮出什么粉来0 。

  回去要用澡豆洗的,一般的水是洗不掉的。

  沈清容将手中的盒子盖好,然后再拿出另一盒,这个可以当成胭脂,也可以当成口脂,你们看,她指指自己的脸,我的脸也是用这个画出来的。

  而这种口脂的颜色就是那种桃粉色的,十分漂亮浅淡的颜色。

  “我可不可以抹一些?”

  程希园眨着自己眼睛,差一些就要动手去抢了,这么好看的颜色,怎么办,她好喜欢啊。

  “好啊,”沈清将盒子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了程希园,就是程希园拿着不会用啊。

  “程姑娘,奴婢帮你上妆吧。”

  听冬自行的上前,其实她是想要试试自己的手艺的,三姑娘已经告诉过怎么用了,同普通的上妆方法不同,不过并不难,只要记住诀窍便成。

  “好啊,”程希园迫不急待的坐好,也是闭上了眼睛。

  而一边站着的听夏已经拿过了棉巾,将她脸上的妆容擦拭干净,普通的胭脂水粉遇水则掉的,所以只是轻轻的一擦,也是露出了她的本来的模样。

  程希园的皮肤上面有些小小的斑点,不过却仍是很可爱的,听冬给自己手指上面粘了一些水粉,再是小心的遮住了程希园脸上的那些小斑点,真的是十分神奇,而且只是一点点便可,不像是其它的水粉,想要遮住这些,怕都是要将脸抹的跟城墙一样厚了,可是就算是顾比城墙,她还是要抹,还是要遮,只是抹了之后,就要笑不露齿了,因为一笑,她脸上的粉就会向下掉,那个时候,不但是尴尬,而且还是丢人。

  但是沈清容这个水状般的水粉是完全不同的,只需薄薄的一层,便可以挡住皮肤上面的瑕疵,而且也是一点也不会掉粉,因为它本就不是粉。

  听冬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再是学着当时沈清辞的样子,开始抹起了胭脂和口脂,听冬的手十分巧,当然也是有些天份的。

  虽然说最初还是有些紧张,可是很快的,她就得心应手了,当然也是找回了自己的以前给沈清容梳妆时的感觉,也是一气呵成。

  真好看……

  程希秋看的呆了,她是亲眼看着妹妹妙竟然都是像变了另外一个人般,好像眼睛大了,脸也小了,也是有了下巴,当然红唇的颜色也是好看,就是那桃花的感觉,越看越的俏丽无比,不过就是了了的几下,可是怎么的都是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而程希然也是迫不急待的找着镜子,当是她拿到了镜子,在看到了里面的自己之时,都是要被自己给迷住了,她不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挤眉开眼的,越看越是赏心悦目。

  “真好看,”她不知羞的夸着自己,可是本来就好看嘛,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好看过呢。

  “清容姐姐,这些一品香也卖吗?”程希园小心的问着,她立马的就想要一套,以后她就不要用将自己的手再是藏起来了,而且抹了这个之后,她的脸上也就没有小斑点了,就不用天天堆城墙了,整个人香的都是可以熏吐人了,想想她都是感觉自己的很可怜。

  这就是京中的女子,有时也真是拼命了命的想要出风头。

  现在有了这么一样好东西,当然她想要的。

  “这个……沈清容想了想,再是一笑,自然的整着程希园的发丝,她习惯了对妹妹好,也是不由的都习惯性了这样的动作了。

  “这也是卖的,不过就是同那种千两香一般,数量有限。因为做的十分的慢,如果你想要,就要趁早了。”

  “好啊,我和姐姐一人要一套,”程希园都要抱着沈清容的胳膊不放了,而这时,有更多的贵女也是坐不住了,程希园是怎么变美的,她们可是亲眼见到了,这都可以说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好东西了,她们怎么可能不想要,怎么可能不想美?

  只要脸美了,才能说要脸的话,如果脸不美了,那就是不要脸。

  “沈姑娘,不知,我们是否也可以坐在此处?”一名青衣姑娘款款的走了上来,笑的颇是有些尴尬,而一双眼睛也是不由的瞄向桌上的胭脂盒子。

  “自是可以的,”沈清容对谁都是有礼,而她话还没有落,又有好几名走了过来,不一会儿,也都是将这么一张小桌子,给围满了。

  当然也是问着关于这些东西的事情,沈清容耐心的告诉他们,这口指不止一种颜色之时,几个姑娘,几乎都是要兴奋的昏过去了。

  而这么多的睥年轻女子坐在一起,所谈论的无非就是妆容以有衣着之类的事情,至于其它的,她们也不喜欢。

  有些事情也就只能在私下自己偷偷的想想了,比如京中的哪位公子相貌如何,家世如何之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