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45章 独一无二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5 2019-06-05 23:24:04

  可是她却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这种梅香,这种带着凛冽的梅香,如果有的话,她早就买过了,不然的话,当初她们怎么所有人都是认为,这是哪里来的梅树开了,却是未往其它的方面去想。

  因为这种香,真的十分的相似梅香的。

  就算是别人不要,可是这种冷梅香,却是相府的那位准太子妃沐澜儿最是喜欢的才对,谁都是知道,沐澜儿最爱梅花,就连今天的衣服,也都是绣有细致的梅花的,发上带着的首饰,也都是梅花形的,可是偏生的,她爱梅,也是自封为冷梅,清冷高洁,又是出尘不染。

  当然她的身上也是有梅花香的,也是一品香出的,千两银的那一种,可是,这样的梅花香,也只是肖似于梅花,却是没有那种冷,所以沈清容身上的这种梅花香,她还是真是不相信,这会是一品香所出,她也更是不信的。如果真的有这此香,还没有人买。

  “是一品香的。”

  沈清容是可以如此的肯定的,“不过我的香不同。”

  “哪里有不同的?”

  程希园都是有些忍不住了,忙再是拉住了沈清容的袖子。

  “清容姐姐你就告诉我吧。”

  “好啊,”沈清容到也是大方,而且本来她就是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一品香是以前我卫国府的铺子,所以我身上的香便是一品香的主人亲手调配而成的,世间仅此一味,就是独一无二。”

  “哇……”

  程希园差一些都是尖叫了起来。

  “世间只有一味,独一无二,那就是,有银子也都是买不起的?”

  “正是,”沈清容点头,“这香我已经用了两年有余,身上也是就是带了淡淡的梅香,所以哪怕是没有香囊,这香也是久居不用的,还有一点……”

  沈清容再是凑近了她们,然后轻轻的笑道,“若是上了恭房之时,身上就只有这种味道,而不会出现其它的气味。”

  而这种话也让程家两姐妹不同的眼睛都是跟着一亮,这上了恭房之后,身上不留下气味,那就是她们最想的事情了,谁都知道进了恭房这后,都是会有一种不太好闻的味道,出来之后还要换衣服,还要熏香,有时若还是有,可能还要沐浴,而恭房谁还不上啊,还是不少次,所以她们都不是吃的太多,有时吃上两筷子,就说饱了,不就是怕在人面前出丑,就只有回自己的院子之时,才能多吃一些,就像是现在,她们都是不敢沾一点的水。只有实在忍不住之时,才会喝上一点,否则只要能忍的,就要一定忍着。

  所以这勋贵之女也真是难做,处处都是规矩,就连嘴巴都是要管起才行,如是要真的有这种好东西,可以上了恭房而不留异味,那么就不用担心其它的,更不用辛苦的换衣,当然更是不用沐浴了,以后就不用一天的时间,要费大半天处理这些味道。

  “清容姐姐,那你认识一品香的主人啊?”

  程希园连忙的再是问着,真的是动手不得了。

  “不算是认识,”沈清容仍是浅浅而笑,“铺子以前是我府上的,可是后来就卖了,可是有些香,别人买不到,我却是可以。”

  她并没有细说,可这就是这么几句就已经够了,不管认不认识,只要能买到了绝品的香,那才是最重要的。

  “清容姐姐,那能不能帮我们也买一种特别的香啊?”

  程希园不好意思的问着,“我想要桂花香,我喜欢那种味道的。”

  “你是喜欢吃桂花糕吧?”程希秋笑着妹妹,而她这一次到是没有阻止妹妹将这些问出来,因为就算是妹妹不说,她也是想要提了。

  她最后还是厚脸皮的也是问着。

  “清容,那你真能买到特别的香吗?”

  “我可以试下。”

  沈清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浅笑,其实心却有些苦笑,她家的妹妹让她做这种事情,她真的差一些就要漏陷了。

  等她回到了府里,再是收拾她去。

  “那我们要,我们要,”程希园都是迫不急待的想要自己的桂花香了。

  “你们明日去一品香,可能试下报我的名子,我不能保证,不过有希望。”

  沈清容出手轻轻抚过了自己的发丝,那一瞬间,眉日如画年轻少女,就连抬手的都是极美丽的,还有她唇上的颜色,竟是一直未淡过。

  “奇怪了?”程希园伸出手,放在了沈清容的脸上“,清容姐姐,你用的了什么口脂的?怎么的如此好?”她们都是偷补了两次妆了,可是沈清容却是没有,她一直坐在这里,可是的脸上的妆容却是一直未淡过,而且就连喝过茶之后,这唇上的口脂也是仍在,还是那般美妙的颜色。

  “一品香的。”

  沈清容还是这三个字。

  程希园连忙的凑了过去,“他们卖吗?”

  “恩,卖,”沈清容再是轻轻抚着自己的脸,她到是不知道自己的容色如何,不过俊王妃夸她极美,而且听冬也是没有帮她补过妆,所以这妆应该还是在的。

  “我给你们看下。”

  她喊来了听冬,听冬立马的便抱妆匣跑了过来。

  沈清容将妆匣打开,里面的就是那几样东西。

  这是水粉,不过不同于其它家卖的,她拿过了那盒水粉,然后打开,里面竟也是一种淡淡的花香味儿,而且也真的与一般的水粉不同,都是透明糊状东西。

  沈清容沾了一些在自己的指尖,然后的拉过了程希园的手,再是抹在她的手背上,其实她是发现了程希园的手背上有一处小疤痕的,如若不是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的,可是如若看的细了,却很很容易找出来,她手上是那一块伤疤的,所以程希园平日都是不怎么伸手的,也是将这只手给藏了起来。

  果然的,当沈清容拉过她的手时,程希园还是本能的缩了一下手,也是很在意自己身上的伤疤,这京中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娇养长大的,自然的,都是小心谨慎的伺候着,身也是不会留一丁点的伤疤。

  像是程希园这样的伤疤,确实是极少见的,而为了这块伤疤她不知她哭了多少次,可是想过了无数的办法,也是请过了好几名的太医,但是这块伤疤仍是跟着她,几乎都是跟着她要不离不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