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37章 他没银子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0 2019-06-03 23:16:33

  宇玉文也是端起了杯子,自得的品着茶。

  “一会我们去四方斋吃饭去。”

  沈文浩到是想吃那里的菜了,回去再给妹妹带带回去一些,他家小阿凝最是喜欢吃的,可不就是那里的菜,带回去,她一定是很喜欢的。

  以前他可是不敢乱花银子,不过现在不怕,他们家还有一个大秘密的,那就是他家的小阿凝是运财童子,每个月可都是,她给他这个大哥发月钱的,想想的,唉,羞于见人啊。

  他现在一月都是上千两白银的月银了,他再是怎么花,也都是花不的。

  “成啊,”宇文旭自答应的,未来小舅子的相邀,他怎可不去?

  “不过,你付银子。”

  “为何又是我付?”

  沈文浩放下了杯子,一脸的老大不愿意,“宇文旭,你不要告诉我,你家没有银子了?”

  “怎么可能?”宇文旭慢条斯里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你可以放心,我俊王府中生计再也正常不过,”堂堂俊王府自然的会有自己的生计维持,除他父亲的本身的俸禄,他们府内的铺子,良田也是不少,而且他母亲也是有封地的,封地内的所有的税收都是不交于朝廷,而是交于他们,就是这些东西,现在还都是母亲的私房,他没有办法大动,不然的话,他用着愁银子吗?

  “那你为何总是让我请?”沈文浩拉着脸,不是他不想出银子,而是……

  他拍了一下宇文旭的肩膀。

  “我可是你未来的大舅子,你怎么的如此的小气,竟是连一顿饭也不请?”按理而言,他这个大舅子,他应该都是天天的想着如何巴解的才对,怎么的的对他这个大舅哥竟是如引的小家子气呢?

  难不成他是不想娶他妹妹了?

  而一想到此,他的脸瞬间就阴了下来。

  “别……”宇文旭连忙的打住了宛文越是阴沉的神色,“我这不是没有银子嘛。”

  “你没有银子?”沈文浩就像活见了鬼了,小俊王没有银子,以前的时候,他那时家中困苦,没有了母家的嫁妆,父亲又要将府内的大部生计的都是用于他的那些大军,所以府中也是没有余下多少,可怜的他都是没有什么月钱的,一月不过就是十两银子,还要的吃用的,有时他遇到了好玩的东西,还要给小阿凝买下来,哪怕是他再苦,可是别人妹妹有的,他妹妹也是要有。

  而那时,还不都是宇文旭这个家伙便偷的全了的他的颜面子,天天带着他大吃大喝,还是好吃好玩好带的,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他的那些心思?

  如果他不是记得宇文的情义,他才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嫁与他呢。

  而现在他说了什么,他没有银子了,没有银子,堂堂的小俊王竟然拿不出银子,这不天大的笑话这是什么?

  银子呢,去了哪里了?

  沈文浩直接扭过了宇文旭的胳膊,也是将他的胳膊向后一拐,将人给按在了桌子之上,是不是你学了那些纨绔子弟,去找了什么人弹词说曲去了。

  “我们天天都是在一块,你说呢?”宇文旭也是没有挣扎,越挣扎,一会沈文浩就扭的越是厉害,他就越疼,不要看沈文浩外表还算是有些书生气,可是他跟他的那个父亲一样,一身的蛮力,实在是令人招架不住。

  沈文浩总算是放开了宇文旭,“我可是警告你,”他掰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如若你敢对不起我妹妹,未成亲前,就弄什么小妾通房的,我一定不会让我妹妹嫁你。”

  现在还只是定亲,他回去就和父亲说,无不要公开此事,这京中的青年才俊很多,不是只有他宇文旭一人。

  “大舅哥,不可。”

  宇文旭连忙的过来,认真的对着沈文浩弯了一下腰。

  “大舅哥,请息怒。”

  那你的银子呢,沈文浩白了他一眼,今天他要是不给他的好好的说道说道,这件事就这么没完。

  “唉……”

  宇文旭坐下,再是端起了桌的茶杯,却也只是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薄唇,“我的银子都是给了大妹妹了。”

  “什么?”沈文浩将手放顾宇文旭的额头上面,“你没有病吧,为何要给我妹妹?”

  “我要给大妹妹存嫁妆啊。”

  宇文说的很认真,当然也是没有一点看不起沈清容的意思,没有嫁妆就没有嫁妆,他们家又不穷,他未来夫人的嫁妆,有他在呢。

  “我怕她会被人笑话,被人瞧不起,大妹妹那般好的人,不能因此而被折辱了。”

  沈文浩到不说什么了,不过对于这个准妹夫,到也再是认同了一些,好像被抢妹妹不平,也是比之从前更是少了一些。

  当晚沈文浩回去之时,就专门的过来找了沈清容。

  “妹妹,你告诉大哥,是不是宇文旭给了你银子?”

  沈清容被大哥这么直白的一问,怎么的都是面红耳赤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这脸又是烫了起来。

  “兄长请稍等,”她站了起来,再是走进了自己的屋内,不久之后,拿出了一物出来,再是放在了沈文浩的面前,“这是小俊王日前给的,清容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找机会还给他,正好兄长问起,便便妹妹还于他吧。”

  沈文浩打开了那个盒子,再是从里面拿出了那几张银票,足有五万余两了。

  “那小子果真的不差银子,”他将银票再是放回了盒子里面,然后放在了沈清容的面前。

  “这些不用还他,以后他送来的,你照收着便行。”

  “恩?”沈清容不解,“为何?”

  她再是用帕子擦了一下自己的脸,也是想让自己的脸不再是那般烫的好。

  沈文浩缕了缕自己的袖子,“我与他一同长大,到是了解他的,他性子顶好,就是有一点,向来花银子不知分寸,”其实了银多年轻公子都是如此,不只有一个宇文旭,他沈文浩,说句难听的,也只是因为没有,如果有了,他也一样,随意丢出去的就是十几二十两的,也只他们这种拿不出银子的人才是知道,到底这十两二十两的银子代表什么?

  所以让沈清容拿着正好,等宇文旭再是长大一些,以后会使银子再是还他也不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