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33章 爬窗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4 2019-06-01 23:24:31

  沈清容握紧了手中的玉佩,都是不知道怎么出走出了沈定山的书房,而手中的这方玉明明十分的光滑,可是她愣是感觉似乎是被什么割了双手一般,她不由的再是握紧了玉佩,脚步也是跟着快了一些。

  这一天晚上,她翻来覆去的都是无法睡着,不由的,她将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也是摸到了挂在自己胸前的玉佩,她当初拿着玉佩,不知道应该放在树上,还是应该埋在地下,真的太珍贵了,好像放在哪里也都是不适合,全来她只好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贴身而带上,这也才是感觉安全了,只有自己带着才是不会丢,也只有贴身而带,她也才能安心。

  她再是翻了一下身,结果却是听到了窗户那里传来了砰砰的声响。

  “是谁?”她坐了起来,也是小声的问着,不由的,她向门口望了一眼,秦嬷嬷还在里间睡着呢。

  “是我,大妹妹,我是宇文旭。”

  宇文旭正躲在外面的窗户下面,半夜里跑到了人家姑娘香闺外面,也真的不是他这个小俊王可以做出来的事情,他也知道,但是他就是忍不住,他想要见沈清容一面,如果不见的话,他想他可能几天几夜,都无法入眠。

  “你怎么来了?”沈清容拿过了自己衣服的穿好,再是压低了声音,同样的也要担心会不会被秦嬷嬷听到了什么?

  私会外男对于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而方,这是多么不耻的事情,哪怕这个外男写她已是定过了亲,可查他们现在还小,毕竟还是没有成亲。

  “大妹妹,你出来下一下,我有话要同你说。”

  宇文旭仍是这样的一句话,我在外面等着你。

  说完,清清容就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她想了想,最后咬了一下自己的红唇,这才是推开了窗户,然后顺着窗户爬了出来,这还是她这么大以来,第一欠的做这样不淑女的事情,而她的心砰砰的跳着,就连脸也都是滚烫似火,她轻轻抚着自己的脸,也是任着此刻的夜风将她脸上的热度,吹的浅了一些。

  “你,找我有事?”她站在离宇文旭很远的地方,男女毕竟有别,虽然她已经知道的,他们两人已经定下了亲事

  “大妹妹,你知道我们……定亲了吗?”

  宇文旭不好意思的问着,他的眼睛也是不敢乱瞄的,不过,心头上长着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欢喜,当是他知道父亲要为他定宁之时,就是这样的欢喜。

  是大妹妹,是大妹妹就好。

  他虽然还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感觉,可是他真的是喜欢的,每一次想起她,他的心里就像是满着什么一样,十分的开心,当然也是时时的都是想要见到她,这一见到了,他却是嘴巴开始笨了。

  大妹妹,他来回回就只是这么一句。

  沈清容低下头,再是看着自己的脚尖。

  “恩……”她轻轻的应了一句,两个人就这样你不言,我不语站的,可是谁也没有想过要离开。

  宇文旭走了过来,一步又一步的接近,也是让沈清容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着,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要跑回自己的屋子,还是怎么的。

  这双脚就你是被粘起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大妹妹,我给你一样东西,”宇文旭从自己身上拿出了一样的东西,硬是塞在了沈清容的手里……

  这是什么?

  沈清容感觉自己的手指都是被扎的有些疼,她还在以为是刀子,可是却不是,而是一张低,不对,不是纸,这好像是……

  她松了松手,结果发现手里纂着的竟是一张又一张的银票。

  “这是我几年攒下来的,不多。”

  宇文旭从来没有一刻,感觉自己的如此的嘴笨的,“你先是拿着,你放心,我会帮你存嫁妆的,一定会让你嫁的风风光光的,”说完,他也不等沈清容回答,转身就走,结果还没有走几步,竟然就撞在了树上,他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再是飞一样的跑了出去,不对,爬墙出去。

  沈清容傻呆呆的站在那里,而她拿着那些银票,还是在魂不守舍。

  她再是纂紧了自己手双手,然后趁着无人之时,又是翻进了窗户里面,还好此刻夜深人青,还好并没有看到,堂堂卫国公府的大姑娘,还会爬窗户,她当了十二年的大家闺秀,这还真是她活到这么大,做的最是胆大的一件事情了。

  而她并没有动那些银票,只是将银票都是塞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然后躺下,可是却是翻来覆去的,总是无法入睡,她想起宇文旭碰着她指尖的体温,还有他带在手腕上面的那一串珠子,就这样辗转反侧的,她竟是一夜都是未入眠,只等到了天快亮之时,才是迷迷糊糊看睡了。

  直到秦嬷嬷过来喊她之时,却是发现她的好像是极累的样子,也就没有吵醒她,让她继续的睡着。

  卫国公府的人丁极为简单,他们府内也没有长辈,更是不用晨昏定醒。

  他们想什么时候醒便是什么时候醒,不过大多的时候,沈清容都是十分自觉的,所一般她都是早起,因为还有太多的功课要做。

  她要同妹妹一起去听夫子讲课,诗书之后,她还要学规矩,然后大日的时间,都是放在了绣技上面。

  秦嬷嬷都是照顾了沈清容这么久了,自然的,沈清容的性子,她是极了解的。

  昨夜其实她醒过了几次,却知道自己的姑娘怎么了,一直都是翻来赋去的,没有睡着过,所以她就知道,今早可能是醒不过来了,是然的,还真的是在睡着,没有醒来的意思。

  沈清容其实真是睡熟的,她还是做了一个羞羞的梦,梦到了她成亲了,而与她成亲的就是宇文旭。

  她还听宇文旭说,夫人,咱们也是安歇吧。

  结果她呼的一声就坐了起来,当然人也是醒了,双颊也是红的就像是染了烟脂一般。

  而她捂起自己的脸,真的,无脸见人了。

  “秦嬷嬷……”她喊了一声秦嬷嬷的,结果秦嬷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听冬,听夏,”她再是喊着自己的丫环,立马的听冬和听夏跑了进来,也是揭开了床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