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32章 父母之命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06 2019-06-01 23:23:52

  而佛珠丢了,也是令她心急不已,那串佛珠可是母亲给她求来的,她和哥哥一人一串,两人都是十分的珍惜,当然,他们现在可以好好的活着,也都是因为有了母亲的保护,就算是母亲不在了,她留下来的妹妹护都着他们,如若那串佛珠真丢了,她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同死去的母亲交待。

  又怎么对的起母亲当初的救命之恩,所以她现在心情一直不太好,也一直都是细想着,到底她将佛珠放在哪里了,莫不是出去的时候,忘记带了,还是说,她落在了俊王府中了,可是没有啊。

  她在俊王府中,并未换过衣服,也是没有丢过东西,而且身边还一直都是跟着听冬和听夏的。

  “阿凝,你有没有见过姐姐的佛珠,就是一直带在手腕上面的?”

  沈清容将手放在妹妹的小肩膀上面,“你要好好的想想,那可是姐姐最重要的东西,如若丢了姐姐会很难过的。”

  “珠珠没有丢啊。”沈清辞歪了一下脑袋,“阿凝捡了,给爹爹了。”

  沈清辞简直就是在睁眼说瞎话的,她明明就是偷偷的拿了她姐姐的佛珠,然后给沈定山了,再是让沈定山把女儿给卖了。

  其实当是她也没有想太多的,因为隔了屏风,可是坐在里边,根本听不清对面的男宾在说什么,其实她就是好奇嘛,想要知道,男子一般聊些什么,就蹲在了屏风那里听墙角,结果啦睚听关,猜她听到了什么,原来俊王爷要向她大姐求亲,也是将她给吓到了。

  是俊王府,是她一直都是不敢想的俊王府,是宇文旭,她知道一会儿可能要交换信物的,反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是把人定下来就好,这么好的亲事,傻子才会不要,她连忙就跑了回来,假装的玩着沈清容的手,再是趁着沈清容同俊王妃说话之时神不知鬼不的觉的,将她的佛珠弄到了手里,然后再是交给了沈定山,这下两家的亲事就结定了。

  俊王府是不会反悔的,而且现在也是天下太平,也没有一点的问题,她姐姐定然会平安出嫁的,因为在她十岁之前,所有人都是过的很好,所有人也是平安的,所有一切的变故,是她爹爹战死的那一年,而后一切都是变了,她没有爹,没有了家,她也是没有人教她要如何的去做一个人。

  沈清容一听佛珠在父亲那里,到是不担心了,也再是揉揉妹妹的小脸,真是吓死她了,还好没有丢,而她并不知道,此时她已经被嫁出去了,不对,是被送出去了。

  她被妹妹给送了,被爹爹给嫁了。

  当晚沈清容就去找了沈定山。

  “父亲,我……”

  “你来了正好。”

  沈定山正好处理完了公务,本身就还想着,过去叫大女儿过来,定亲的事情,他还没有来的及说,现在也是应该让她知道了。

  “容儿,你过来。”

  宛定山向沈清容招了一下手。

  沈清容走了过去,也是站在了沈定山的面前。

  她的面容似极了书姨娘,而沈定山其实都是有些不怎么记得秋姨娘的长相了,其实现在想想,当初他的无心,也是苦了那个女人了,如果他对她好上一些,或许她就不会这么早死了。

  唉……他叹了一声,往时不能提,哪怕只是一瞬,便是撕心的疼痛。

  他将手放在沈清容的肩膀上面,再是轻轻的拍了拍。

  “是爹不对不起你娘,”而他的这个你娘,是指书姨娘。

  沈清容轻轻的蠕动起自己的双唇,她的亲娘早死,其实她都是不知道亲娘长的何样,秦嬷嬷只是告诉她,她现在的模样同自己的亲娘长的至少八分的相似,所以她敢只能想象,自己的亲娘,就好似她这般的,不过虽然她没有亲娘,可是却是没有吃过什么苦的,她一直受着母亲的照顾,吃穿用度的,都是同嫡女没有区别,爹爹虽然凶一些,可是对于他们兄妹都是很好。

  “你长大了,”沈再山一拍女儿的肩膀,这孩子长的真好,不似他这个大老粗,而他还能生了出这么漂亮两个女儿出来,也确实就是天上的爹娘在保佑了,没有跟他一样,生的五大三粗的,到时他都是要愁死,怕女儿嫁不出去。

  沈清容很少见沈定山如今这般感慨,其实她是挺怕父亲的,可是如今这么站在自己的父亲面胶,她也是感觉到了父亲对她的疼爱,其实是不输给妹妹的。

  不过就是因为妹妹小,所以才是偏爱一些,而她也是一点也不嫉妒,因为她也是疼妹妹,爱妹妹,这世早哪有她家小阿凝那样的妹妹的,凡事都是替姐姐操心,还会给姐姐准备嫁妆。

  “父亲,女儿想过来要……”

  她的话还未说完,沈定山再是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容儿,父亲帮你定下了一门亲事。”

  “亲事?”沈清容愣了起来,也是傻在了那里,她定亲了,定的谁,她怎么不知道?

  “父亲,那是……”

  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毕竟她如今快要及笄了,也是要嫁人的,虽然说,她很不想嫁,不想离开妹妹,可是如果父亲要她嫁,她仍是会嫁。

  普天之下的女子出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既然父亲都是同意了,那么也都是要订在铁板上面的事情了。

  她不反对,

  她,也嫁。

  父亲,是哪家的公子,她只是想要知道,其实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是余了心间还有些微微的苦涩意味。

  “你认得的,”沈定山笑道,“父亲是不会害你的,是俊王府的小俊王宇文旭,亲事是俊王亲口提出来的,他们都是很喜欢你,俊王妃又是欠你一次人命,想来,等你以后嫁过去了之后,不会有人为难你的。”

  “是小俊王?”

  沈清容刚还有些苍白的小脸,瞬间竟是被染上了一些飞霞,她再是偷偷的捏了捏自己的衣角,这感觉怎么的有些。恩,她想跑来着。

  “对,是他。”

  沈定山自然是不知道小女儿的心思,他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块玉佩,放在沈清容的手中,“这是你们交换的信物,你的手串,我已经送给了宇文旭了,这是宇主旭的,你收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