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27章 吾家有女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8 2019-05-30 23:40:14

  而这一世的沈清容,哪曾吃过苦,又有宫中秘方调理,再是加上的李秀鱼所教的那手绝佳的绣技,已经与上一世全然不同了。

  沈清辞其实看中的不止是李秀鱼的绣技,同样也她秀技中的坚贞与以傲气。

  同这样的人呆的时日久了,想来姐姐也会近朱者赤4,自然的,性子也能变的更加坚定也是不自弃。

  果然的,她已经从姐姐的眼中看出来这些东西来了。

  姐姐,阿凝让你做的东西做好了没有?

  沈清辞一把就扑了过去,高兴的在姐姐的胸前蹭着自己的小脑袋。

  “姐姐真好,又长大了。”

  她说着这么一句让沈清容吐血的话,可是偏生的孩子就是这样的心性,她的话中说是无意,可是听起来,却是令沈清容几乎都是羞的想找个地洞将自己给埋进去。

  她连忙的拉开了妹妹,再是理理她的衣服,这孩子怎么的就是喜欢说这些话。

  其实沈清辞就是好奇啊,她就是好奇,到底她姐姐能长成什么样子,会不会长成俊王妃还有俊王妃的三位郡主那般?

  沈清容轻咳了一声,然后再是整整妹妹的衣服,“衣服穿的如此少,不冷吗?”

  “不冷。”

  沈清辞摇头,她穿的都成了一颗球了,再多穿的话,就要走不动路了。

  “姐姐,阿凝要的东西好了没有?”

  沈清辞摇了摇沈清容的手指。

  “恩,好了,”沈清容拉着妹妹的小手,再是摸到了她的小手确实是暖着,不冷了之后,这才是放心了,她最怕的就是这个丫头生病,去年生病,真的吓死她了,一直都是高烧不退,他们有多么怕这个小妹妹养不大,谁让她自小到大都是多灾多难来着,好不容易现在长到了六岁了,身体也是好了一些,可是万不得不能热着,也不能冷着。

  这个妹妹真是他们全家的捧在手心里面长大的,只是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沈清容拿出了一件同沈定山相同披风,不过就是颜色不同,沈定山那个是玄色的,而这件则是墨蓝色的,颜色轻快了一些,也是平易近人了不少。

  沈清辞跑了过去,再是趴在床塌上面,然后将自己的小脸挨在了那个披风上面。

  “呀,好舒服啊,好暖好暖。”

  沈清辞最是喜欢这样软软的东西了。

  “你也有哦。”

  沈清容再是拿出一件小的,是一件白色的小披风,还有同色的小帽子,以及带着白色毛毛的小靴子。

  谢谢姐姐,沈清辞连忙的抱了过去,将属于自己的抱在怀里,她姐姐的女红可真好,就只是一年的时间,就学了李秀鱼的无缝绣法,也是做的一手好衣服,再是过三年的时间,想来,李秀鱼的本事也就差不多的让她学光了。

  “对了,阿凝,你还没有告诉姐姐,这披风是你要来送与谁的?“

  沈清容就是奇怪啊,她将妹妹抱了到了自己的塌上,再是帮她脱掉了鞋子,然后给她的怀中抱了一个汤婆子,还要再用被子将她给裹的紧紧的才行。

  这是给父亲的吗?可是父亲不是有了,而且也不是给大哥的,因为大哥不喜欢这样的颜色,太怪了,他喜欢黑色,因为黑色的哪怕是沾了灰也都是无人发现。

  “阿凝要用来送人的。”

  沈清辞将自己的小脑袋枕在了姐姐的腿上。

  反正就是不想起了。

  她娘去的早,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她重生了一次,也是见过了娘,其实她都是要将娘的样子给忘记了,姐姐要比她大五岁,可是两世的都是姐姐亲手将她带大的。

  所以她不对姐姐好,要对谁好?

  “姐姐,我们明日就要去俊王府了,你给俊王姨姨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

  进人家门,怎可空手而去?

  这是礼貌,他们有孩子自然是缺少,就连她自己的都是有准备的呢。

  “恩,准备过了。”

  沈清容轻轻的笑着,举手投足之间自带着贵气与优雅,不过就是因为她不常出门,因为要照顾妹妹,还要学李秀鱼教着的秀技,否则,以着她的相貌,她的品性,还有她这一手顶品的绣技,怕是在京中的那些贵女当中,可拔得头名。

  而她现在都是期待自己的姐姐在贵女拔得头名消息了。

  “阿凝最爱最爱姐姐了,”她扑到了沈清容的怀里,不时的撒着娇。

  沈清容也是疼妹妹的紧,她摸摸妹妹小脑袋,“姐姐也是最爱阿凝的,”而此时,她的心里其实也是极暖极疼。

  她的小妹妹啊,终于是长大了一些了,也是长高了,长开了。

  第二日,他们再是收拾了一下,便准备过去俊王府那里,俊王府可是专门的又是递了一次贴子的,以前两家走动之时,也都是私下的,现在递过了贴子,就是让所有人知道,他们两家的关系是如何的好?

  沈清容抱着沈清辞坐在马车里面,而沈定山还有沈文浩则是再正经不过,沈文浩最近也到了习惯了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了。

  十二岁,便已经做出了神兵利器,这是怎么样的孩子,人家是怎么长的,可是自己家的了却仍是在一言欢尽中。

  等到了俊王府之时,沈文浩父子两人下了马,而马车的帘子也是打开,沈文浩连忙扶着妹妹下来。

  今日沈清容穿了一件素白色的衣服,少女的清姿本就是自然,尤其在是白雪偏跚里面,一身的梅花香,清幽而韵长,而人也如同梅花一般,竟然的立于风雪之时,未曾变过。

  十二少岁的少女,其实已长成,她浅浅而笑,眉眼皆是精致秀雅,身段儿也是好,虽然只有十二,可是这身体发育的却也是太过好了,虽然说冬日的衣服穿的过多一些,却仍可见她曼妙的身段儿,以及露面外面美丽白细的脖颈。

  马车的帘子再是打开,沈定山伸出手,一个小小的孩子就已经到了他的怀里。

  沈清辞穿着姐姐亲自为她所做的衣服,白色毛茸茸小披风,还有一顶小帽子,脚上还有一双同色的靴子,怎么的都是感觉是哪里来的小仙童来着?

  要不就是一只小白兔子精。

  沈定山再是一见自己的三个儿女,真是感觉人生无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