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25章 神臂孥出世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93 2019-05-29 23:42:54

  他听时还只是摇头,还想着,这还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所以怕也不能绣出什么好东西的,也有可能便是传言罢了,毕竟他的三个女儿,当初人家也是传言有着一手出神入画的好绣活,结果,也没有见她们给爹绣出一件披风出来。

  而今日一见,他到是相信俊王妃所说的了,确实是,这一手的绣话不差啊。

  “正是。”

  沈定山笑道,与俊王府向来都是交好,所以自然的也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正是小女送与我的生辰之礼。”

  俊王爷现在怎么的就如此的羡慕来着,沈家也是天天给他送那些东西做什么,能不能做件披风啊,他快要头死了,冻的都是想要抱着大殿里的柱子哭啊。

  就在他们还是都是各自的说着之时,皇上也过来了,至于这一张红光满面的脸,也真不知道是刚从那个的嫔妃那里出来的,他到是不冷,可就是却是苦了一甘的大臣,都是足足站了有半个多时辰了,嘴都是快要冻掉了。

  “众卿可有事奏?”

  皇帝端直着身子,也是扫了一眼下方的众大臣,当然众臣子微垂着眼睛,皇帝松了一口气,却又极力的忍着,可是再忍,两条腿还是不由的抖啊抖的,这天儿也实在是真的够冷的,冷的他都是想回去了,而此是他的腿上其实还是放了汤婆子的,不然的话,他自己也真是无法久坐了。

  外面的炭火明明烧的很旺,可是仍然是感觉不到丝毫的热气,就只能是硬冻着。

  几个大臣说了一堆可有可无的话,再是递了几本奏折,皇帝伸出手拿过了奏折,其实也都是一些小事,不足矣拿到大殿细说。

  这时沈定山站了出来,再是抱拳道。

  “启禀皇上,臣有事要奏。”

  “原来是卫国公,说说。”

  皇帝再是坐直了身体,对于沈定山这个陪他打过天下的老臣,向来都是要颇给几分颜面的,这人刚正不阿,又是用兵如神,真是他大周的中流砥柱,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当然最主要的就是,他只是忠于他这个皇帝,而非是任何人。

  “臣偶得了一物,想请皇上鉴赏一二。”

  “可。”

  皇帝点头,到是好奇,这向来都是不怎么说话的沈定山到要给他看个什么东西?

  “请皇上移驾。”

  沈定山再是拱手道。

  “可。”

  皇帝站了起来,将手背于了身后,大步的走了出去,而众大臣自然也需紧跟其后。

  当是所有人都是等待之际,沈定山这才是拍了一下手,而后就有人抬了一物进来。

  沈定山走过去,呼的一声,拉开了上面的盖布,而里面是一个很是奇怪的东西,像弓,又不是弓,更似孥一些。

  便见此物,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秋与极高,怕是他们这些文人定都是拿不起来的。

  沈定山脱掉了自己的彼风,瞬间便感觉风行凌厉,他现在到是知道,为何那些大臣都是流着鼻涕了,他身上的披风确实真是暖,有多暖,只有穿过的人才知。

  他伸出手,一把就将那孥拿了起来,搭弓上弦,同时亦是大声说道,“此孥以山桑为身,檀为弰,铁为枪膛,钢为机,麻索系札,丝为弦”“射三百步,透重札”。“

  冷不防的一声,一把直如光的箭便飞了出去,瞬间便到了百米之外。

  “此孥称为神臂孥!”

  他将孥放下,再是单膝跪于了地上,“臣恭喜我皇得了是神兵利器,定当估我大周,江山永固,万年不倒!”

  而其它的大臣见状,怎么可能错过如此好的拍马屁的时机,也都是连忙跪于地上。

  齐声大呼。

  “天估我大周,皇上江山永固,万年不倒。”

  而皇帝也是大呼神器,简直就是惊喜不已。

  西有西澜,北有南炎,四处还有那些流民与倭寇,年年战乱,年年出兵围剿,国力也因此,一直都是未曾强过,就连国库就也是日渐的空虚,他在位的已经有三十三年了,他真大周最穷的皇帝了,现在他大周竟得了如此的神兵利器,何愁国不强,何愁国力不稳?

  “卫国公,这是哪里来的?”

  皇帝也是走了过去,摸着神臂孥,“神器,果真是神器。”

  “禀皇上,”沈定山再是拱手道,“这是小儿偶得了一张图纸,费了三年时间做出来的。”

  三年的时间々一边的大臣都是被惊到了,卫国公府的那位小公子现如今只有一十二岁,当时就是九岁之时,就已经有此等的想法了。

  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将门之后,真的是将门之后。

  神臂孥都是做出来了,这可不是天生的将才啊,以后这再是年长一些,说不定还能造出更多的神兵出来。

  “我大周江山永固了,”不少的大臣也都是激动的流出了眼泪,其实大部分应该是被冻出来的,就连沈定山也是一样,他现在没有穿彼风,也是被冻的在发着抖,声音也是加了一些,免的被人看出来,到时候丢人。

  “好,好。”

  皇帝大声的笑道,此刻也不知道心绪还是如何,竟是感觉不到一丝丝的冷了。

  “果真的虎父无犬子,真是我大周栋梁,这样,他想了想,朕破格封他进我们武司局,为人大周督造这些神兵,助我大周国力。”

  “谢皇上,”沈定山再是拱手道,“只是,臣不敢独揽如此的嘉奖,这神臂孥俊王爷之子亦曾出过不少的力,所以才是可以完的如此的成功。”

  他所说的完,其实是沈文浩说的,他说过,他做神臂孥之地,其实也只是空有想法,还是宇主旭帮他想了不少的主意,两个人在苍松书院之际,有时日夜不眠就是想着此事,所以说,这神臂孥一成,不止是他儿子有功,也是俊王之子的劳。

  “都好,”皇上现在极为高兴,“也是让宇主旭进入武司局吧,两人一并的为我大周出力,他们都是我大周的良臣,不分年纪,都是我大周忠义之后。”

  俊王爷自然也是与有荣焉,当然心中又是何等的自豪。

  恩,他家的小子到是有本事的,以后好好做,没有辱没他爹这一辈子的好本事。

  帝心今日心情再好不过,自己还试起了神臂孥,说是要给大军,全部都是配于此神兵,足可让兵力提高不上三倍,以后哪怕敌众我寡也是不怕了。

  等到上朝了之后,俊王爷同沈定山并排的走在一起,不时还可以听到他的大笑声,“想不到了那两小子,这一次到是胡闹的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