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23章 也不知道找块布盖上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1 2019-05-28 23:31:35

  她捂着自己的脸就跑回了自己的院中,都是不敢见人了,哪有未出嫁的姑娘,想着看自己的嫁妆的,这像话吗?

  要是说出去了,她以后还怎么做人,还怎么出门。

  “她不去,”沈定山呵呵的大笑了起来,“走,她不看,爹爹带你去看看。”

  “爹爹要看看,那个二十万两的珊瑚长的是什么样子的?”而他说起二十万时,分明就是在狠狠的咬着牙的。

  沈清辞还是一脸的小无辜,反正她还小,她什么也是听不懂,哪怕是她爹分明的都是想将她的小脖子给捏没了,她还是这样的一幅小表情。

  让沈定山除了无奈,就是咬牙,除了咬牙,还能做什么?

  这个小败家女,小时候就把她娘的嫁妆败的一干二净的,现在全京城都是没有人敢买的珊瑚竟是让她给买了,不能吃,不能用,只能看,她还真下得了手。

  “小败家女,”沈定山捏了捏女儿的小脸。

  沈清辞扭过了小脸,也是闹了小脾气了。

  她才不是败家女,那东西就是不能吃,只能看,那又怎么样,以后她嫁姐姐,可不就是被人给看的。

  沈定山抱着沈清辞到了沈清辞放东西的小院里,这是将军府的一处别院。

  “就是这里了,”沈清辞伸出自己的小手指,指了指里面,“大珊瑚就是在里面。”

  沈定山身边的人直接就敲了门,而在他们刚一到时,就听到了里面有狗叫声,这里确实是了养了好几条的凶犬的,而门一打开,里面的护卫,一见沈定山连忙来抱拳行礼,再是站在了一边,也是将里面养的恶犬,拉到了一边,免的狗不小心的伤了人。

  库房的门一打开,沈定山今天已经被女儿惊过一回了,所以现在这里不管有些什么,他也都是没有最那样傻了,果真的,里面堆满了的各种的东西,

  他听着沈清辞讲时,并没有多少的感觉,可是当是亲自一见,就越加的想要扭断她的小脖子了,果真是一个小败家女,这可里可是八十万两啊,她竟然连眼睛也不眨的就给花了出去,再买回来了这么一些只能看,却是不能吃东西。

  还有那个珊瑚,直接胡乱的放在墙角,上面也都是落了一层的土。

  气的沈定山直翻白眼。

  “你为什么要放在这里?”

  沈定山问着被自己单手抱着的女儿

  “府里好多人,我的珊瑚,谁也不给看。”

  她孩子气的再自己的小脸扭到了一边,说是不让看,就是不让看,

  也对,沈定山也感觉是,这些东西,小东西还可以,装进箱子里谁也不知道,可是这么大的东西,要是真的抬进了府里,京中的那些人还指不定要怎么说他,虽然他们这赚银子赚的正大光明的,花银子也是花的光明正大的,不过还是低调一些,免的会落人口舌。

  “你还真是给你爹出了一个大难题,”沈定山再实在是想打孩子了,就是这是女儿啊,不是儿子,他不断的在告诉自己,不能揍,也不能打,这一出手,就把孩子揍死了。

  还有,这珊瑚……他直接上前,也是对着珊瑚吹了吹。

  结果不但是把自己呛到了,就连沈清辞也是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沈清辞将放珊瑚的人都是骂的狗血喷头的,这是谁做的好事,二十万两啊,这是整整的二十万两,难不成就不能找块布给盖着吗?

  沈定山伸出大手,连忙将女儿的鼻子捂了起来,免的她再是被呛到,可是沈清辞的脸太小,而他的手太大了,其实他是好心的,就是他的这手一上去,就像是要活活的闷死女儿一样。

  沈清辞用力的掰开了沈定山的大手,再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和小脸都是被憋的红了。

  “爹爹,阿凝不理你了。”

  “对……对不起……”

  沈定山抓了抓自己的衣服,他不是故意的,他道歉着,可是沈清辞的小脸却是连一点的笑容也没有了。

  他带着女儿出来,回去了就会派人过来,专门的管理这这些东西,还有那个珊瑚,找块油布给盖起来,免的再是落灰落下去,就只能当成假山用了。

  沈定山哄了女儿半天的时间,又是许了很多,比如会带她出来玩,又是给她买很多的小玩意儿,她的小脸才是没有拉,不过就是知道还在生气的。

  “走了,”沈定山再是将女儿的抱好,“爹爹跟你去看看你的一品香去……”

  他用的是你的,而非是是咱们家,或者其它的,这是他女儿自己的铺子,不管以后赚多少银子,那也都是女儿一个人的,就算是女儿日后出嫁了,也是要将给女儿当成赔嫁的。

  是他这个当爹的没用,就只能女儿给自己存嫁妆,不过库房里放着的那些东西,两个女儿一分,也是不寒酸的,只是他真的将自己的女儿想的太简单,当然也是把沈清辞想的太乖了,那库房里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多,最后都是多的沈定山又是想要揍一次女儿了。

  一品香的门口,沈定山并未进去,只在对街那里站着,此刻,那里进去的人,大多都是达官贵人一类。

  他上一次带着女儿来之时,这里都是要关门大吉了,结果不出一年的时间,却是门庭若市,也是难怪的可以一年能赚到了近两百万两,不,只有一百万两了,八十万被他六岁的小阿凝花光光了。

  想想,就怎么的,又想要揍她呢。

  沈清辞就像知道了沈定山在想什么一样,她抬起自己的小脖子,那一幅有恃无恐的小模样,真是让沈定山真是又爱又恨的。

  他在这里的呆了半天的时间,也是捉摸一些什么了,一直都是也都是眉峰紧锁的,不是太放松的样子,能赚百两万的铺子,这绝对都是全天下第一的铺子了。

  当然也不知道多少人打着这铺子的主意了,当然还有一点,这铺子已经是到衙门备过案了,那就是这铺子是不用给朝廷交税的,那么官府便不会来打这间铺子的主意,也不知道皇帝知不知此事,毕竟当初这一条他的许诺的,他欠了他们沈家的嫁妆,现在还都是没有还呢,这铺子就是不给交税,朝廷还是赚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