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19章 生辰礼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23 2019-05-26 23:28:38

  而今年的生辰礼,三个孩子都是给他准备的,沈清容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着手的准备父亲的生辰礼物了,他们家里人丁简单,大哥同她一般大,妹妹还小,所以家里也只是过着父亲一个人的生辰便可。

  沈文浩也是许久未出去了,也是在准备给沈定山的生辰礼物,就只有沈清辞还是天天在玩闹着,也不见她可有什么准备?

  对啊,她没有准备好啊。

  她用不着准备。

  而等到了沈定山生辰这一日,大厨房那里,一大早的就杀了鸡,也是宰了鸭的,做了一大桌的饭菜,。

  “女儿祝父亲生辰快乐。”

  沈清容从听冬的手中拿过了一件她自己做好的披风,“父亲,这是女儿送您的生辰礼物,希望父亲喜欢。”

  “恩,喜欢,喜欢。”

  沈定山接过了那件披风,不由的暗叹,真是好心思,披风是用上好的狐狸皮做成的,可是却是看不到是一点的拼起来的痕迹,而看披风里则是里外一般,浑然一色,就似天衣无缝一般。

  “我儿这绣工真是精湛啊,为父亲深感欣慰。”

  沈定山真的太喜欢这件皮风了,当然也是感觉到了沈清容的孝心了,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也未好好的教导过他们,他常年都是不在府内,儿子还好,打出来的,可是两个女儿,大的,他又不方便教,就能靠着嬷嬷,小的,还太小,他更是没有教过。

  但是他的三个儿女长的好,更是心思纯正,正气浩然,真是让他欣慰不已啊。

  沈清容站在一边,也是轻轻的福了一下身,果然的,周身大家闺秀之气,不输于京中的任何一名女子,再加上被那道宫中秘方养的白皙的皮肤,还有曼妙的身材,可见以后,怕真的会成为被人人惦记的小娘子了。

  “父亲,儿子也有礼物给父亲。”

  沈定山抱了一拳,也是跃跃欲试的,更是迫不急待的想得到父亲的赞赏。

  “拿来。”

  沈下山对女儿那是给宠,可是对于儿子,却是不对就揍的。

  “父亲且稍等。”

  沈文浩再是一抱拳,然后转过身,对着门口拍了一下手,然后几人就抬了一样东西上来。

  沈文浩站了起来,然后走了过去,一伸手就揭开上面所盖着的油由。

  “这是……”

  沈定山一见地上放着的东西,不由的心头一惊。

  “这可是神臂孥吗?”

  “正是。”沈文浩将自己的双手负于身后,下颌微抬,显然是十分的自傲着。

  “父亲,这是儿子研习三年兵书,一直想要做出神臂孥,后来有幸又得到了一本旧书,旧书中正好是有这种神臂怒的的图样。”

  “儿子做了三年才是做出来,今天就将此神臂努送与父亲。”

  “好,好好……”

  沈定山拍着沈文浩的肩膀,对于神臂孥再也满意不过,将此物大量的制成,到是排兵布阵,皆是可以让大军兵力更强,实力更大。

  沈清辞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脚,也是偷偷的望了望那个神臂女,与上一世差不多的长相,她大哥还是挺挺天才的,这个还真的被他给做出来了?

  其实神臂孥不应该是在这时出现的,也不是在北周出现,神臂孥最早出现在南齐,当然也就是十年之后,而这神臂孥的图样,其实是她画在那本旧书之上,再是找机会偶而的让沈文浩见到了。

  沈文浩向来都是对于兵器十分的喜欢,他是一定会研究神臂孥的,不过就是这几年一直都是没有消息,她还以为是失败了,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都是没有放弃过,还真的被他给做出来了。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神臂孥,其实说来话长。

  当年她爹爹沈下山就是死在这个神臂孥之下的,不然的话,还有什么可以将他射成一只刺猬,就是这个神臂孥,要了她爹爹的命,所以那时她花费极大的心思,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神臂孥长的什么样子。

  哪怕她没有了手,都是在地上用自己的断手,一点一点的画着,一点一点的想着,如果她当是有手的话,那么她想她一定可以自己做成神臂孥,可是,她没有做,她也做不出来,因为做出来什么都是没有用,她的爹爹已经不在了,因为她的爹爹已经死了。

  这世上没有了那个记着她,念着她,也是将她视为一切的爹爹了。

  所以她这一生将神臂孥给爹爹,就是想日后爹爹可以在战场上面,多一份的胜算,少一分的危险。

  要知道,近十几年间,边关的战事不断,而爹爹出征的时候也是太多了,通常也是在家没有办法呆的太久,就又是一场又是一场战要打,而最苦的就是她让爹爹打的那一场,与南齐的生死之战,就在十年之后,

  那一年她十六岁,她永远的记得,她就是在那一年,她失去了自己的爹爹,也是失去一切。

  她不知道大哥是否可以做神臂孥做出来,其实她也只是想将这个功劳给大哥,就算是大哥做不出来,等到她找到了机会,也会亲自的做出来,送给爹爹的。

  只是没有想到,她大哥如此的争气,竟然还真的做出来了。

  沈定山将神臂孥拿到了手中,试了一下,很好,明日人便秦明了皇上,便可以组建一个神臂孥军阵,当然也要开始生产这些神臂孥,到最给全军都是配上,他到要看看南齐那些老王八蛋们,还怎么欺负他们?

  他将神臂孥放下,偶而的撇见了自己的小阿凝一直低着小脑袋,也是盯着自己的小脚尖看着,怎么的,这是不好意思,还是愧疚了?

  “怎么了?”沈定山走了过来,再是蹲在了沈清辞的面前,然后双手摸摸她的小脸。

  “阿凝是不是没有礼物给爹爹啊?”

  沈清辞不说话,只是睁着一双圆亮的大眼睛。

  “唉……”沈定山叹了一声,再是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没关系,阿凝只要对爹爹笑笑,就是最好的礼物,是不是?”

  “不是,”沈清辞摇头,她给爹爹的生辰礼物早就准备好了,才不是没有准备。

  “阿凝礼物太重,阿凝抱不动,爹爹要和阿凝一起去拿。”

  “好啊,”沈定山拉住了女儿的小手,走吧,你带爹爹去看礼物去,恩,他回头再是喊着沈文浩与沈清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