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18章 公子,你是大黄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2 2019-05-26 23:28:00

  “没事就好,”沈清容也是吓了一跳,现在的才是松了一口气,她摸摸妹妹的头上的小包包头发,“你不是说那个一亩田你不喜欢吗?平日不是见你挺机灵的,怎么不知道躲下?”

  “阿凝在吃点心。”

  沈清辞握紧自己的小拳头,“姐姐做的点心最好吃了,不吃就被他们抢走了。”

  “一亩田是什么?”

  沈定山走了过来,再是将女儿抱到了自己的面前。

  “小阿凝告诉爹爹,什么是一亩田?”

  沈清辞眨眨眼睛,然后指了指沈清容,“姐姐知道。”

  “你还真懒,”沈清容捏捏妹妹的小脸,这才是将沈清辞同他们说的事讲给了沈定山听,而沈定山一听这话,这还得了。

  他们这是想要他的小阿凝给教歪吗?他的阿凝是多好的孩子,就连今上都是夸过她,京中的大儒都是愿意亲自的教导,怎么能被这种小人给教歪了去。

  还敢骂他儿子是狗,这不是在骂他儿子,这是骂他沈定山。

  而他现在还真的想要将娄氏母女一刀给砍了,还要多砍几刀才成,可是他再是一想起,已经过世的妻子,也是姓娄的,不管现在这娄家人是不是真正的娄家人,毕竟还是一个娄家,他也就只能这口气生生的咽了下去,先上饶了那两人女人的狗命,当然他也是决定了,以后绝对不允许他们再是踏足他们将军府,见一次就打一次。

  沈清辞乖乖的坐着,让姐姐给自己整理头发,小小的唇角也是微微向上勾了起来。

  好了,终于是滚了。

  其实她就没有担心娄氏母女,因为她们迟早都是要滚的,滚到了几年后再是滚过来,上辈子,娄氏母女就没有在府里多呆,就是因为蓝氏是如此教着沈清辞的,让沈定山知道了之后,差一些没有被气死,而他的女儿,那时显然也是被教的差不多歪了。

  他以为将娄家母女赶出去就算了,可是却是没有想到,已经被教歪了孩子,怎可能再是走上正途,等到了最后,娄紫茵还是过来了,还给沈清辞引见了黄东安,让她对黄东安一见倾情,最后也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非要嫁给一个商人不可。

  现在还不是杀娄紫茵的时候,杀了她,太便宜她了,她报不了仇,解不了恨。

  不过,家里总算是可以安静上几年了,当然大哥也是不会再是为那个蛇蝎女人痴迷了,以后让爹爹给大哥娶一只母老虎,以后天天咬着大哥,让他不敢再是招惹娄紫茵那种女人。

  而沈文浩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之间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冷。

  “你怎么了?”宇文旭摇了摇自己的扇子。

  “无事,”沈文浩再是缩了缩脖子,“只是感觉好像风有些凉了。”

  一定是被谁在背后惦记上了。

  宇文旭刷的一声再是打开扇子,然后十分潇洒摇了一摇,“我听说,某位少年公子,青年才俊,贵族世子,偶遇花丛少女,惊为天人……”

  “哦……”宋明江挑眉,“然后?”

  “然后一见倾心,再见倾情。”

  “再然后?”宋明江到是有些兴趣了,却是未见此时沈文浩那张已经都要扭到变形的小白脸.

  “再然后……”

  宇文旭拿着扇子轻轻的挥了挥,“再然后那姑娘说,公子,你像我家的大黄,奴家嫌你长的丑,”而他扭了几下腰,再是竖起了一根兰花指,还要学着女人细起的声线。

  “大黄是谁?”

  宋明江不知,于是到是好奇了?

  “是什么?”宇主旭突然大笑了起来,“大黄不就是人家的养的那条大黄狗了。”

  “你们……”沈文浩指指这个,再提指指那个,气的直接转过身,不理这两人了,一点也不顾江湖道义,不安慰一下他也就算了,还要再用这事让他憋屈。

  “娄紫茵!”他用力的咬起这个让他名声尽毁的名子。

  “如果以后我沈文浩要是再对你有一丁点的心思,我就真做你家的狗去。”

  而远远的,他还可以听到那两人的大笑声,气的他一马鞭子抽过去,也是在一颗树上留下了不浅的鞭痕。

  你受气了,何苦怨了这花草树木。

  沈文浩用力的一踢马腹,这气都是几日未消。这真是耻辱,天大的耻辱。

  沈清辞用力的伸了一下懒腰,唉,她累了。

  还有,她什么时候能长大呢?

  “姑娘,我娘说,没有千两香了。”

  白梅拿着扇子给自己的脸上使劲的扇着,她这可是一路跑来的。

  沈清辞扁扁小嘴,“明天我做给她。”

  “姑娘……”白梅眼巴巴的睁着一双眼睛,再是对了对手指。

  沈清辞从自己的身上拿了一粒银珠子,放在了白梅的面前,“来,这是姑娘赏你的。”

  “谢谢姑娘,”白梅眼睛一亮,手一把就拿过了银珠子,再是放在了自己的荷包里面。

  “看你把她惯的?”何嬷嬷轻戳了一下沈清辞的额头,“把个丫头都是惯的没大没小的,跟你一样都是成了小财迷了。”

  “我家嬷嬷也有,”沈清辞向来都是不会忘记自己的嬷嬷的,她从身上拿出一粒金珠子,塞在了何嬷嬷的手中。

  何嬷嬷也是习惯了沈清辞的性子了,起初的时候,她还真的不敢要,不过时间长了,她才知道沈清辞就是喜欢拿这些金银珠子赏人,也不知道她这些金银珠子是哪里来的?这国公爷也太宠姑娘了,把银子都是给当成石头在玩。

  其实这哪是沈定山给的?沈定山是再穷不过了,府里的日堂开销,都是减了不少,省下来的银,都是用作平日军费,就这样还都是不够的,要再这般下去,他们卫国公府怕真的要揭不开锅了,其实上辈子就已经揭不开了,因为那个沈家花销太可怕,让府中的开支大涨,就是指望着娄雪飞的那些嫁妆过活了,面上光鲜,其实内里,已经是破烂不堪了。

  所以说,要活着这一家子,还人养几万大军,实在是不易,所以她还要再是想办法赚银子才行。

  马上就要到了爹爹的生辰了,她终于是可以给爹爹准备一样生辰礼物了。

  沈定山的生辰就是在下个月,每一年他的生辰,都是没有大办过,就只是一家子坐在一起,吃上一些微微丰盛的饭菜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