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15章 不把她当事吗?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7 2019-05-24 23:42:52

  成为了娄家人,就能和他们卫国府攀上和亲戚了,还配的一句姨母。

  她家姐儿可是正经的娄家人,可是那对娄家母女算个什么鬼?

  她家姐儿身上以前还有奶香味的,这就是娄家人的标志,就那对娄家母女,呵……真是一群山鸡,非是要冒充凤凰不可。

  “别让她们进来,”何嬷嬷最厌恶的便是这类人,就如同沈家二房,就如同这样不要脸的娄家人。

  而蓝氏被堵在院外,也是气的半死,她又是不能强硬的进去,这可不是他们娄家,而是卫国公府,他们这一次来,可不不是为了惹人闲的,而是为了长住在京中,除了要找些东西外,就是要将她的茵姐儿,留在这里的,以后她也就是卫国府的亲戚了,只要住在京中,何愁找不到一门好的亲事。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将那孩子拿到手里不可,再是怎么样她可都是姓娄的,没有理由,他们这正经的亲戚,还不如那些庶子庶女了。

  当是沈清辞醒来之时,都是到了夜晚了,她坐了起来,再是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怎么了,姐儿可是不舒服了?”

  何嬷嬷连忙的过来,一见沈清辞的动作,也忙是连忙的问着她。

  沈清辞摇头,“嬷嬷,我没事的。”

  她再是躺下,准备再是眯上一会,可是还没有睡够,外在再是传来了那个蓝氏的声音。

  清辞,你醒了没有,姨母过来看你了,相当初你还只是那么一点的时候,姨母还是抱过你呢。

  骗鬼吧,清清辞翻了一下白眼,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她娘被沈家人赶出来之后,第一个想要回的就是娘家,毕竟对于一个女人而言,除了夫家,便也就只有娘家可以回了,可是她娘是独女,外祖和外祖母早就已经先逝,所以她娘抱着她,也是带着兄姐想要回娄家,她并没有想过让娄家人养她。

  她自己本身就是知道,现在余下的娄家人,其实都不算是真正的娄家人,娘去的只是外祖当年留下的宅子。

  那也只是外祖留下来产业,也都是外祖给娘的,可是娄家的那些东西,都是被现有的娄家人给霸占了,他们砸了锁子,更是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更是将她娘给赶了出来,说娘是嫁出去的女儿,也是泼出一的水,就连家门也都是不让他们进,可是是她外祖的房子,娘却是门都是不能进。

  后来她娘才是带着她四处流浪,直到到了那小村子里面落户安家。

  娄家的东西都被那些人战了,现在又在开始算计着她了。

  如果不是上一世经历,她还真的不知道,娄家的这些人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娄家香典的事情,也是因为她会调香,就以为她有娄家的香典,所以除了想要卫国公府的权势之外,最想要的就是便是这个,他们想要拿到娄家的香典。

  据传,娄家香典一部,可抵金山银山。

  就是可惜了,他们的算盘打的太精,但是谋事在人,而成事却是在天,娄家的香典,只有拥有娄家血脉的人才能用,就算是他们拿到了,也不过翻就是一本破书罢了。

  更何况,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沈清辞都不会将娄家的香典给他们,更不可能让他们知道娄家的香典在哪里?

  她让何嬷嬷替她换过了衣服,今天不想动,眼睛也是有些迷,本身她还是睡的好好的,结果却是被这蓝氏这样的尖利的嗓子,给吼的她连自己都是烦了。

  何嬷嬷一见沈清辞这么的没有精神,也都是在心里将蓝氏的祖宗八代给骂了。

  也不知道蓝氏现在的脸到底烫不烫。

  “清辞,你终于是出来了。々蓝氏连忙的上前,“让姨母好好看看你,你同你娘长的可真像。”

  沈清辞的脑袋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砸着一样,疼的要命,她用小手抱着自己的脑袋,都是不想走路了。

  何嬷嬷连忙的抱起了她,准备将她送去大姑娘那里,也不知道这是谁放进来的,怎么的就跟狗叫一样,如此的吵来着。

  何嬷嬷在前面走,而蓝氏则是在后面追着,一会何嬷嬷就小跑了起来,实在是对于蓝氏的厚脸皮,已经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之内。

  她走进了沈清容的院子里面,也是让外面的婆子看着点。‘’

  这可是大姑娘的院子,同同娄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蓝氏的脸皮再厚,也不可能跑到沈清容的地盘上面撒野。

  “阿凝怎么了?”

  沈清容连忙过来,就见妹妹的精神不是太好,以前都是活泼的孩子,见人就笑,现在怎么的话也是不愿意说了。。

  沈清辞刚才一直在做梦,现在仍同未醒一般,还是沉浸在自己的那些痛苦里面。

  “让大夫过来吧。”

  沈清容忙是让人请府医过来,结果府医一来,也是沈清辞并没有大事,只是没有睡好,让她好好睡一觉便好了。

  沈清辞自己也知道,可是她就是睡不着,她也是不敢睡,她更是不想听那几道在她脑子里面扎着的声音。

  至于蓝氏母女,还真的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也都是将自己的当成了主子,再说了她们本来就是主子。

  如若起来,蓝底可是感觉自己的茵姐儿身份高贵的多了,那可是她们娄家正经的姘嫡女的。

  “清辞,姨母告诉你啊……”蓝氏果真的有一空就会凑到沈清辞的身边,说着他们是才是一家子人,他们才是最亲的亲人。

  娄家人才是她的亲人,才是她的靠山,才是她未来的仰仗。

  这些就像是上辈子一样,蓝氏就有用这样的方法,将沈清辞脑中的一切事非观念全部是清除干净,最后给她洗了脑子。

  沈清辞就坐在那里,面上也是不冷不热,蓝氏说的唾沫横飞的,一会又是抱怨着府里的茶水不好,下人不尽心,吃食又是简单。

  “清辞啊,你看这府里真的太不将你回事了啊。”

  蓝氏又是沈清辞面前说着,当然她也是经过了不懈的努力,外加脸皮厚,终于是将沈清辞给堵住了,当然也是一直以姨母自称着。

  沈清辞就不知道,这府里怎么的就不把她当回事了?这府上可是数她话最顶事,就连她爹也都是只听她六岁的孩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