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14章 所谓姨母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44 2019-05-24 23:41:49

  她满足的了摸自己的突出来的小肚子,怎么的都是感觉这人生美美的,银子也是要多多的,不过她真的感觉自己现在不差银子了,每月下来她赚的那些下来,都是不少于十万两的,而以后还会更多。

  她明天就可以送给爹爹生辰礼物啦。

  她高高兴兴的就去找沈定山玩去了,去看爹爹练武,然后让爹爹带着她上房揭瓦。

  就是当她刚是到了之时,挂在的那抹弯弯的笑,瞬间就是跟着变的没了

  而她好像忘记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不对,不是东西,是人。

  娄紫茵。

  因为她来了。

  “清辞,清辞,你是清辞?”一个女人走了过来,也是颤抖的走到她的面前,又是想念,又是心疼了,眼泪也是成颗成颗的向下掉着,让人闻之心酸,听之难忍,看之难受。

  自然的,她哭成了这样,也不不可能会有怀疑到她的真心。

  “清辞,我是你的姨母啊,你娘在时,我与你娘的是最好的姐妹,清辞,姨母终于是见到你了……”

  女人连忙的蹲下身子,就要去抱沈清辞,可是沈清辞却是碰过了她的那双手,然后跑到了逃定山的身后,再是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

  “爹爹抱。”

  沈山定抱起了女儿,再是摸摸她软软的头发,而那女人的双手还是放在空中,也是一脸的尴尬。

  “这孩子还是认生的,”她给自己找着台阶下,

  沈清辞将自己的脑袋靠在了沈定山的肩膀上面,一双眼里也似是一片的空茫,里面什么也没有,可是却是没有人知道,此时她的心中到底又临是怎么样的一种翻江倒海。

  娄紫茵,娄紫茵的娘,她的姨母,她们上辈子,害她害的真惨啊,尤其是娄紫茵。

  此刻,她感觉自己的手腕竟有是隐隐的疼痛,她抬起自己小手,手还是一样的大小,同她回来之时,似乎并未长大多少,可是她的手还在的。

  可是上一辈她的手却是被娄紫茵还黄东安齐齐的切断。

  当然还有他们当时还留在她耳边,就连现在也都是没有退去的声音。

  “沈清辞,我劝你还是说了吧,不然的话,到时你的手指就要没有了,你说你都是没有手指,你还要什么香方啊?”

  “不要给她废话,”男人无情的冷笑着,“我看她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贱骨头果然就是贱骨头,跟你娘一样,”娄紫茵娇靠在男人的肩膀上面,手里也是拿着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

  “如果你真的不说,我就要断你的一根手指了,明天我再是段你另一根,后日接着来,你只有十根手指,就只撑上十天,如是要接下来你的嘴还是如此的硬,那么就连手腕一起断了吧,反正你长着也是没有用。”

  他们两个,一个压着的胳膊,一个用拿着匕首,就这样一根根的切掉了她的手指,就只是为了问出那一本,她根本就不知道的香典。

  她的手指被切完了,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最后他们更甚至将她的余下的手掌,齐腕切下,他们让她知道了什么叫十指连心,十指连心般的疼痛,也是让她没有了一双手。

  至于娄紫茵的娘,蓝氏,呵呵,上辈子,可是她亲自的教的她,她说,只有他们才是她真正的亲人,他们才会真正的对她好,其它女人生出来孩子,都是想要抢她东西的,也都是想要从她这里拿走一切,都是骗她的,他们让她看起自己的兄姐,他们让她将兄姐当成了仇人,他们教会了她自私,他们也是教会她蠢。

  可以说她上辈子没有脑子的性子,真的就是蓝氏教出来的。

  而此时蓝氏还是那样的一幅虚伪的模样,一眼双眼也是胡乱的飘呼着,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她上辈子还是信了,她把他们当成亲人,可是他们却是她当成了白痴,他们一直都是利用着她,从来都没有一丝对于亲人的喜欢。

  他们不心疼她从小便没有了娘,他们也不心疼她没有了爹,他们更不心疼她有了大哥,也是没有心疼她没有了家。

  他们更从来没有为她说一名话,为她出过一次头,这就是他们嘴里的,我们才是真正的亲人,可是这些所谓的亲人,只是嘴巴说的好听,但是他们做出来的事民,却是令人恶心。

  蓝氏见沈定山父女不太理人,连忙的拉过了站在一边的娄紫茵,再是笑着。

  “清辞啊,你看,这是你的姐姐,以后就让姐姐陪着你好吗?”

  “爹爹,阿凝困了,”沈清辞揉揉眼睛,就要睡觉了,尤其是听着发某个女人让她讨厌的嗓音,她何止想睡,她还是要踢人。

  “好,爹爹带你去睡觉啊,”沈定山抱着女儿,大步的就走了出去,却是将娄氏母女丢在了里面。

  沈定山向来都是以女儿为主的,只要有女儿在,那么他的心里眼里也就只有女儿了,至于其它的人,那是谁啊?

  沈清辞这一觉睡的不是很好,睡梦中前世的那些事情,一幕一幕的不时的出现在她的脑子里面,那些曾今受过的苦,那些断指断腕之,还有被乱打死之时的疼痛,她全部都是记着,包括那时的疼,那时的痛,那时的撕心,那时的裂肺。

  “姐儿今天睡的不是太好?”

  何嬷嬷担心的摸摸沈清辞的额头,这么久以来,她睡的最不好的就是今天了,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开心了,还是说,因为娄氏母女来了,所以她的姐儿,想娘了?

  “清辞,清辞……”外面突是传来了一道声音,何嬷嬷站了起来,也是转问着一边的奶嬷嬷,“这是谁在大喊,是谁在外面的?”

  “是姐儿的娘家的姨母的。”

  奶嬷嬷连忙回道,这也是她听府里的其它人说的,卫国公府的人口简单,就只这么四个主子,平日里面也是没有过多亲戚,当然过来看望沈清辞的也是少之又少。

  可以说,这娄氏的母女还是娄家那边第一次来的人呢?

  当然这也是卫国府里面少有的客人。

  “她算是什么姨母?”何嬷嬷呸了一声,“我们老爷和他们家可是没有关系,这关系可是比咱国公爷和那个沈家远的,最少沈家那些人也算是沈家人的血脉,可是那些娄家人不过就是太爷老的养子,还真的以为姓了娄,就成了娄家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