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07章 早慧的孩子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16 2019-05-21 23:14:40

  白松拿着点心就给自己的小嘴里面塞着,也是吃的很香。

  罗氏捧着点心怎么的也都吃上下去。

  这点心做的这么好的,要不少的银子吧?孩子他爹还在之时,给她买过了几块,可是后来孩他爹没有了,他们娘几个的日子,越过越是不好了,有几年的时间,都是没有吃过般好吃的点心了。

  “娘,你快吃。”

  白梅连忙的托着起,让罗氏吃点心,这点心是府里的大姑娘自己做出来的,我们姑娘最喜欢吃的,不过她人小,也是吃不了多少,最后都是被我吃了。

  “好好,娘吃娘吃,”罗氏这才是将点心放在在了嘴边,这第一口之后,她就再也是忍不住的将一个吃光了。

  罗氏吃完了点心,就连手上的点心碎沫也都是舔干净了。

  “也不知道你姐姐现在如何了?”罗氏还是担心大女儿,她在路上听说了,大女儿去山中学艺了,多则十年,少则是五六年,才会归来,那么她也不要有近十年,不能见到女儿了。

  “大姐会好的,”白梅很相信白竹的,“大姐自小就很聪明,只要她想做的到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是的,娘也相信,”罗氏轻轻抚着的女儿头发,就见女儿的头发也是有光泽了,不像是以前那么干枯枯黄的,看起来,她女儿没有受苦,这确实是个好主家,她以前还是担心,女儿被主人家欺负,她还是这么小,也是做不了活,不知道过的什么日子,她也是听说过,像是这般大的孩子都是很难活下去了。

  可是现在她却是放心了,一定孩儿他爹在天上不忍他们吃苦,才是保佑他们的,她相信,他们一家四口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等到以后松儿长大了,他也就可以撑起一个家了。

  这天晚上白梅就跟罗氏睡在一起,母女两个人几乎都是一晚没有睡,白梅给罗氏讲着府里的事情,而罗氏认真的听,也是认真的记着。

  比如,府里大将军是个让人害怕的人,他很可怕,瞪谁瞪害怕,再是多瞪一会就会没命。

  所有人都是怕大将军,就连大公子也是怕,可就只有她家的姑娘不怕,还会同大将军吵架。

  府里面的人说大将军最大,可是在她看来,这京中就她家姑娘最大,不要说大将军听他的,就连大公子,和大姑娘都是听他们姑娘的话。

  而罗氏听也都是唏嘘的,她想起,白日里,自己见到的那个小小的孩子,比她的梅儿还是要小,可是周是却是一种大家气度,还有那双眼睛,很安静,很清澈,她还从未见过哪个孩子长成那样的一双眼睛的,所以她猜,沈家这个姑娘,可能是早慧,而且还是十分早慧的那一种,说不定她的心思比起一般人都是要复杂的很多。

  她想的多,也是几乎都是想了一夜,更是没有什么睡意,直到天亮了之时,她才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了天破亮之时,她才是惊着坐了起来。

  他们一起用了早饭,都是很普通的饭菜,白生生的粥,主子其实也是吃的这个,将军府里的人十分的节俭。

  罗氏感觉这样就已经很好了,要知道他们家以前穷的时候,草根树皮都是吃过的,更不要说这么好的饭菜了,都是白米做成的。

  而村子里的人,这些都是平日连过年也都是吃不到好东西。

  而直到了他们将饭菜吃完了,才是有人过来通知白梅,三姑娘让她带着她娘过去一次。

  而罗氏的心现在也是心上八下的,她想了不少好听的话,想着以后可以留在这里,照顾女儿,也能找份工,将儿子养大成人。

  结果他还没有来的及多说一句话,他们就已经坐着一辆马车出门了,当然在马车里,她就只能是看着的手指甲,一句也是不敢提,更是正襟危坐的,不敢乱动。

  马车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才是停了下来,马车的门打开,车夫搬来了一个小墩子,放在了马车上面,何嬷嬷先是从马车上面钻了出来,然后伸出手将沈清辞抱了下来,而在外面,沈清辞的双脚都是不挨地的,就怕外面的人太多,把她给挤没有了。

  其实沈定山都是愿意让女儿出来,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女儿太危险了,她长大怎么的都是那么难的,还是呆在府里要好,就这么不离家里,也是没有什么危险?

  每一次只要沈清辞出府,他这个爹的都是提心掉胆的,所以必是要何嬷嬷跟着才行,当然也都是一路的要抱着,死都是不能松手。

  而他出门带女儿的时候,也都是要抱着女儿不放的。

  府里的人都是知道,沈清辞不能出府,只要一出来,最先受不了的,就是沈定山这个当爹的。

  “就是这里,”沈清辞指着前面,就见沈家香料铺里面都是搬空了,只剩下了一间荡荡的屋子,一点的香料也都是没有了,当然也都是无人问津,而在不远处,那一家黄氏香料铺,来往的人极多,其中也不泛那些贵妇贵女之类的。

  不急,很快的,她就要看看黄家香料铺还能在京城,以及大周存于多长的时间?

  沈清辞打开了一扇门,里面是一间一进的院子,院子里面还有一口水井,水井的水也是甘甜的,毕竟这里不久前还是开门做生意的,而院子都是被收拾好了,被褥也都是现成的。

  “嬷嬷,你在外面等下我,”沈清辞拉了拉何嬷嬷的手,让何嬷嬷在外面站着就好。

  好的,何嬷嬷直了出来,虽然是站在外面,可是却是一直注意着里面的情况。

  沈清辞走了进去,然后自己爬到了椅子上面,而后坐好,虽然说她一直都是娇生惯养着的,可是上辈子,被黄东安折磨的那几年,她活的连一条狗都是不如,也是比一头猪都是要脏,所以现在最不在乎的,就是所处的环境。

  安逸的生活是好,可是人还是学会在逆境中生存,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生会平顺,或许也会有很多人是平顺的,也是一生无坎坷的,就像是俊王妃,可是,这世上能有几个俊王妃的,大多的,也都是在经历着各种的不顺与艰难。

  罗氏还是站在一边,恍恍不安的。

  “罗夫人,你感觉这里如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