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04章 卖香料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37 2019-05-20 23:34:33

  “她来了?”沈清辞拍了下自己的小手,再是拿过了一边的棉巾擦过了自己的小手。

  “是的,”何嬷嬷这一听到了消息就过来,“那个李秀鱼回来了,也是提了自己的包袱进府了。”她本来还以为,李秀鱼拿了银子跑了,而她家的姐儿就连卖身契也都一并给了她,如若这个李秀鱼真的要走的话,他们还真的不知道去处寻才能寻到她。

  只是没有想到,事隔了半月之后,她还真的回来了。

  “我去看看,”沈清辞整了下自己的衣服,向外面走着,她自从上次疼了一天一夜之后,身上的肉又是少了,这下好像怎么样也都是补不起来,所以也是烃成瘦孩子了,当然更不可能再是像球一样的滚了。

  李秀鱼提着一个包袱站在院外等了许久了,仍是那般寒酸的长相,可是身上的衣服却是换过了,不算是太好的衣料,也像是旧衣,可是却是洗干净了,头发也是梳到一丝不苟,现在这样到是顺眼多了,身上也还有一味的风尘,也知这是长久赶路而来。

  “绣艺师傅?”

  沈清容站了起来,怎么的,她又莫名的多了一名师傅?而且她又不是不会,府里的秀娘会教的。

  “姐姐,”沈清辞跑了过来,再是扑在了沈清容的身上,而沈清容身上有着一役淡淡的梅香,清冽又是寒冷,这是她给姐姐调配出来的与众不同的香,以后这就是她姐姐身上的专属香,只有她姐姐一人独有。

  沈清容将她抱了起来,这一掂这下,就发现又是轻了。

  “阿凝又变轻了,不吃饭吗?”

  “有啊,”沈清辞摸摸自己的肚子,“吃过了,还吃了点心。”

  “可是长不胖了,”沈清容再是将妹妹放下,拉起了她的小手,“姐姐今天做了新的点心,你一会儿尝下好吃吗?”

  “恩,”沈清凝用力的点头,当然,她过来可不是为了吃点心的,而是为了给姐姐送师傅的

  “姐姐,她是阿凝给姐姐找的做衣服的,姐姐给跟她好好学,学成了给阿凝做衣服穿好不好?”

  “好啊,”沈清容答应着妹妹,她向来都是对于妹妹的要求来者不拒的,她是一个好姐姐,当然她也是真的将妹妹当成了女儿在养。

  沈清辞端走了那份点心,回自己的小院吃去,她现在无所事事,等着长大,可是姐姐现在的每一时每一刻都是很重要。

  她身份有了,护国公的嫡长女,虽然说仍是姨娘所生,可是却是一个长女,还是嫡长女,身份也自然是不差别人。

  模样儿也应该是不差,姐姐本身就是大美人一个的,什么京中第一美女,就二美人的,她感觉都是一团狐狸精,绝对的没有她姐姐香,没有她姐姐美。

  才学,她姐姐以后有一手好的绣技,还有一手能上得厅堂的厨艺,谁能相比,别给她说什么琴棋书画,那些能当饭吃,还是能当衣穿的

  看吧,她的姐姐以后一定会被别人抢着要的,而她现在就要给姐姐赚十里红妆了。

  她掰着自己的小手指算着,她今年五岁,姐姐都是十一岁了,她最多只能在家中呆到十六岁,所以她还有五年的时间,很少,五年的时间,要赚很多的银子的。

  她再是咬了一口点心,恩,她姐姐做的点心是最好吃的。

  而她眯起双眼,怎么的都是感觉这表情像是活了一般,就连她脸上表情,也都是瞬间见长了。

  “爹爹……”沈清辞跑了进来,直接就爬到了沈定山的腿上,再是坐好。

  “怎么了?”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头发,见女儿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小模样,就是喜欢的紧。

  “爹爹,阿凝想要一间铺子。”

  “要铺子?”沈定山站了起来,也是让女儿坐在了自己的书桌上面,然后自己也是跟着坐在椅上,这样他们总算是可以大眼对上小眼了。

  “你要铺子做什么?”

  “卖香料啊。”

  沈清辞得意的抬起自己的小下巴,“爹爹,阿凝会做香料的,娘教的,阿凝的香料可以卖银子的。”

  “爹爹,”她拉了沈定山袖子,“你答应阿凝好不好?”

  “乖,等你长大了一些,爹给你找十个铺子都成,”沈家有不少的铺子,能卖香料也是不少,这些本来就是她娘的嫁妆铺子,其它的捐了,这些却还是在,以后她要多少都有,

  而她现在才是这么一丁点大的,卖香料,卖点心还是差不多。

  “不要,”沈清辞将自己的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一样,“爹爹,我就要铺子。”

  “不行,”沈定山板起了脸,他从来不会拒绝女儿的任何的要求,可是开铺子,那不是小孩子能玩的,他到不是怕沈清辞赔银子。

  而是怕她天天一个小孩子家家不好学,就知道没大没小,以后要是养成了不好的性子,那还要怎么办?

  沈清辞直接就爬下了沈定山的腿,再是往外面跑了出去。

  这孩子,沈定山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性子是跟了谁了,怎么说风就是雨的?一眯也没有她娘的安静,还有她娘的柔和。

  当然他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一连三天的时间,他的宝贝女儿不理他这个当爹的之后,他才是知道事情大了。

  “小阿凝,你真是不理爹爹了?”

  沈定山蹲在地上,哄着自己的女儿说话。

  怎么办,女儿不理他,他心里难受啊。

  他的小阿凝有三天都是没有理过他,没有同他说过一句话了。

  “容儿,你说,阿凝这是怎么了?”

  沈定山只能无奈去找了大女儿。

  只是沈清容现在很忙,李秀鱼的绣技十分的好,只是她要学习李秀鱼这一手秀技,就要从头开始,将自己的以前的所学的全部的抛弃,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却是十分难,毕竟这不是丢西瓜,说丢就丢,这是要学会忘,而忘却比记更难。

  沈容容放下自己手中的绣棚,也是努力的在想着,到底沈清辞这是怎么了?

  “父亲,你是不是哪里得罪她了?”

  妹妹很乖的啊,从来都是不闹人的,别人家这么大的孩子,还是需要婆子丫头伺候的,可是妹妹什么都是自己来,自己穿衣服,自己吃饭,也是自己玩,没有见她有难养的时候了,当然她发脾气的时候也是少,好像她还从未有见过妹妹对谁发过火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