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02章 君无戏言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7 2019-05-20 23:24:52

    “阿凝,这个是四皇子,”沈定山对着女儿说道,再是拍了拍的她的小脑袋,让她行礼。

  沈清辞认真的给四皇子行一个宫礼

  “请四皇子安,”孩子软软的童音,也是不由将人的戒心给消除了。

  “这孩子真乖。”

  四皇子刮了刮沈清辞的小脸,然后想了想,从自己的腰上将自己一直挂着的玉佩取了下来,再是放在了沈清清遥小手中

  “初次相见,本皇子并未准备什么礼物,只有这块玉,到是伴了我许久,就送你了。”

  他说着,再是忍不住的也是摸了摸沈清辞的头发。

  沈定山还没有说什么,沈清辞却是又是认真的行了一礼。

  “谢谢皇子哥哥。”

  而沈定山就将所有的话都是咽了下去。

  他其实并不想同任何的皇子扯上关系,他只是忠于大周,对于夺位之事,没有什么想法,现在他收了四皇子的东西,定会有人将他归于四皇子一门当中。

  不过他见自己的女儿喜欢这块心,到也没有再说什么,喜欢就拿着吧,毕竟如今皇上身体康健,关于那个位置上面的事还是远着。

  走一步算一步吧,谁又知道,日后又会发生什么?

  是的,他不知道,可是沈清辞知道。

  她收了四皇子的玉,也会还他一个情,其实她对于四皇子也是无感,之所以决定帮他,不是因为想要帮他坐上皇位,而因为四皇子终是会被黄东安打成重伤,而与黄有家仇的,她就会帮,这辈子,如果不让黄家滚出京城,不是他们倾家荡产,不让他们为上辈子的事情付出代价,她就不叫沈清辞,她就白活了一次,她就白生了一回。

  沈定山再是拉着女儿的小手,带着她去见今上,也是他们这一次进宫的原因。

  “沈定山带小女沈清辞叩见皇上。”

  沈定山拉着沈清辞跪在了地上,而沈清辞也是乖乖的叩了一下头,随时着那一声的咚声之后,她才是被沈定山拉了起来,然后她偷偷的望着上位的那位帝王,上一世,她几乎都是恨死了他,天天都是咒着他早死,他的江山早亡,他活不长久,死后也是下地狱,可是现在,她的心很静,静的都是没有一丝的起伏,不恨不怨,当然也是不爱。

  皇城中人,本就都是喜怒无常的。

  “这就你家的那个女儿吧?”

  皇帝向沈清辞招了一下手。

  沈定山推了摔女儿的小身子,其实还是担心她的,不过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只是要看看他家阿凝。

  沈清辞走上前,站在了皇帝的面前,然后抬起小脸努力的笑着,一幅玉雪可爱的小模样,相信没有人可以对她生气的。

  “果真是生的好,浓眉大眼的。”皇帝也是好笑的摸摸她头上的小包包头,而沈清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喜欢摸她脑袋上面的包包头呢,等到回去了,她一定要换个发式才行。

  摸来摸去,她又不是小猫小狗。

  皇帝站了起来,同这个小不点儿了,大眼瞪起了小眼,感觉这小女娃娃真的是有些太胆大,怎么其它的娃娃见了他都是哭闹来着,只有这个沈清辞,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朕听说,您娘的嫁妆是你捐出去的?”皇帝笑着,也是试着自己的脸越加的和蔼一些,免的吓哭了孩子。

  沈清辞用力的点头。

  “娘说的,把嫁妆给爹爹。”

  “那你以后怎么办?”皇帝也是第一次见到会有人将自己的嫁妆捐出去的,当然这一份的忠义之心,他很是感动,这才是他大周朝的好子民,这才是他的大周的好将军。

  “阿凝自己赚。”

  沈清辞抬起自己的小脸,小脸蛋也是一本正经的,话说的更是正经。

  “好,”皇帝用力的一拍桌子,“既是此,你若自己赚,日后朕便不收你的税收你看如何?”

  沈清凝在心里翻了一下白眼,这老不要脸的,说的比唱的是好听,果然的,当皇帝的人都是一肚子的心眼,也是一肚子的心机,这是不想还她的嫁妆了?她这么小的,现在才多大,想来是个人也都是知道,她是在说笑的吧,这也只是孩童的童言童语的,别人都是一笑而过,而他偏生还行。

  行,要信那便信吧,那就免了她的税,只要以后别哭就好。

  “皇上伯伯,您说的是真的吗?”

  她睁着一双大眼睛,也是孩子气的问着。

  “君无戏言。”

  皇帝金口一开,“以后小阿凝若是真要赚了银子,朕便不收你税如何?”

  而沈清辞还是一脸的不相信,什么叫君无戏言,她现在还太小,还不明白君无戏言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反正只是一张嘴,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变,会不会改,会不会翻脸不认人的?

  皇帝伸出手指,拍子拍沈清辞的小脑袋,然后站直身体,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执笔,刷刷的就卖弄起了自己的大字。

  等到他写完了之后,再是将纸上的墨迹轻轻的吹了一下,这才是放在了沈清辞的面前,“这是朕的金口玉言,以字为证,可好?”

  “谢皇上伯伯,”沈清辞连忙的接过,到还是知道的谢恩的,连忙的就跪在了地上。

  “小嘴巴再像抹了蜜一般。”

  阿凝祝皇上伯伯福寿安康,江山永固。

  “恩,这话好听,”皇上被夸的确实很高兴,也很得意,而他玩意般的再是问着。

  “江山永固,那你说,朕的江山有多永固?”

  而一边沈定山则是急出一头的冷汗,完了,他好像没有告诉过阿凝要如何回答?也没有教喊今上皇上伯伯的。

  还好今上也是未怪罪下来,称呼只是小事,他有功在,今上就算是再是如何也不可能因为如此一点的小事,就治阿凝的罪,可是现在的要是万一阿凝说不好,就不好办了。

  而此刻,沈清凝回头看了自己的爹爹一眼,沈定山不断的向着她使着眼色,不过就是不知道一个五岁大的女娃娃是否能明白他的苦心。

  “怎么样,小阿凝,你想到了没有?”

  皇帝再是问道,可是谁都知道君王的脸,那是说变就变,这才是叫真正的喜怒无情,这一秒还能喊她小阿凝,下一可能就要是变成死阿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