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101章 无道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5 2019-05-19 23:01:37

  对,她是孤女,可是她带进黄家的嫁妆,最后都是养活了谁的,她亲手调配的那些香料,又是给谁家赚了银子?

  这辈子最好不要让她再遇到黄家的人,不然的话,她见一个的,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

  正巧了,前面有几个太监簇拥着一名小公子走了过来,那小公子身上穿着月色的锦袍,腰间也是挂了一枚龙形玉,脚上是一双用金线压底而成的黑绸厚靴,面容精至,也是气质高贵,而这样的长相,怕也就只能是宫中的皇子了。

  “请四皇子安。”

  沈定山对着这孩子行了一礼,皇家的孩子果真的,就是气度不凡,到是知道沈定山的,连忙的是伸手相扶。

  “大将军多礼了,本皇子一直都是未有时间,恭喜的将军旗开得胜,护我大周国土,保我大周百姓,定我大周江山。”

  “本皇子,在此谢谢将军了。”说着,那皇子便是深深一揖,虽然年岁小,可是动作却是行如流水,也是将宫中皇子的风度尽敛无遗。

  “四皇子严重了,这是臣份内之事,”沈定山一直很谦逊,他是武将,不喜欢文邹邹的,当然现在对于谁坐那个皇位之上,也是没有多少感觉,对他而言,谁坐那都是一样,他忠于的只是大周天下,再说了,现在今上正值圣年,他的屁股下面的那个宝座,想来也应该坐到的牢固的才对。

  这是四皇子,沈清辞不由痕迹的打量着这位未及弱冠的四皇子,就见四皇子大概比她大哥还要小一些,面容也是承袭着皇家人的精美与贵气,一双眼睛更是长得极美,只是没有想到了后来会变成那样的性子,直到黄东安将他打残了,也是将他的腿打断了,而后她大哥为了顶罪,被皇上五马分尸。

  而她那时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父亲为大周鞠躬尽瘁了,就连命都是丢了,可是最后还要让他大哥用着这样死法,皇帝就连谁求情也是不听,当初宇文旭在宫门口跪了三天三夜,就连俊王爷和俊王妃都是过去求情,可是今上谁的面子也是没有落,谁的情也是没有听,还是用着那样残忍的方法处死了她的大哥。

  而他们沈家,本就是有功之家啊,她一直想不通,难不成就是爹不在了,所以今上将他们家的功劳都是忘记了,就是因为人不在,所以才是变脸比变天都是快。

  那么,她爹保的这个江山到底为什么,她想过,如果她早知道会发生此事,就会劝爹不当将军,还当个什么将军,让她没有了娘,也是没有爹了,最后连大哥也都是没有了。

  可是天可怜她,所以重送她归入了新的轮回,于此生此世重新活过,只是她还没有阻止爹爹当将军,也没有阻止他带兵出征,更是将娘所有嫁妆给他当了军费。

  其实她娘根本就没有说过好些话,那些话是她自己说的,是她自己决定的,是她用自己的一生,用自己的粉身碎骨得来的决定。

  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为什么当初朝廷要那样的对他们,为什么要将她大哥处以那样的酷刑,而且丝毫也都是不听作作的翻译情,就算是开,是是能换成让亲人可以接受的。

  世上的死法,何止千千万万,可是皇帝却是选择了这一种最是无道的。

  那时她将四皇子,皇帝都是怨上了,她怨他们十几年,直到时她被黄成安关起来之时,日夜与她为伴的不过就是一株梨树。

  那个时候,她天天都是坐在那一株梨树之下,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别人欠她的,她欠了别人的。

  许多的事情再是想想,或许就会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意思。

  其实当年没有人知道,四皇子变的纨绔也只是因为生母早逝,没有母亲庇佑的孩子,除了自己变强,除了自己可以护着自己,就连成年都是无法想象。

  那时宫中只有几名皇子,但是没缺少胳膊,没缺腿的并不多,而四皇子便是其中的一人。

  当年今上误以为大哥害的四皇子没有了腿,所以当时也是气愤难平,因为四皇子是今上为自己的所选的储君继承人,有可能四皇子会是一个好皇帝,有可能还会成为一代明君,毕竟四皇子虽然行为不雅,虽然说他是有些纨绔,也是有些不按牌理出牌,可是不能否认的,就是是他确实有着可以成为一代帝的可能。

  但是就是因为腿瘸了,最后他没有办法成为太子,再是成为大周朝的皇帝,当初黄东安打伤的何止是四皇子的一条腿,还有他的太子之位,以及他本身就能够戳手可得的皇位,而对今上而言,更是错失了一个好儿子,之于天下呢,可能就是一个好皇帝,再是往远想,有可能也就是整个大周朝千千万万的百姓,所以当时的今上的怒意难消,谁去求情就不能饶恕。

  毕竟这是国运,而非一般的恩怨,如果按着他以前的性子,不要说一个沈文浩,就连整个将军府,都是有可能被株连九族,黄家的身为商人,都是可以想清楚,可是身为将军之女的她,却是丝毫也不知,还要让自己的哥哥去背这个罪,弄不个好,那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黄家最后是脱罪了,可是最后是却让她大哥沈文浩白白的赔上了这一条性命。

  她用了六年的时间想清楚这件事,她用了六年的时间学会思考,也用了六年的时间,记住那些她不应该记住,也应该忘记的仇。

  她更是用了六年的时间,原谅四皇子了,原谅皇帝,他们都没有错,错的是黄家人,是她,是她沈清辞。

  此时,站在她面前还是小时的四皇子,想象不到,原来后来那个了性子古怪,又是嗜杀成性的四皇子,原来小时也是这样的好性子,而皇帝挑他为太子也是无可厚非,到是她一直的错了。

  她在悄悄的打量着四皇子,而同样的,四皇子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她。

  “这是令爱吧?”

  四皇子笑笑,唇角的笑弧,也是轻落着,干净着。

  “是啊,”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这是我家小女,沈清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