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96章 怪病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8 2019-05-18 22:51:22

  突然的,她冲着外面尖喊了起来,声音也是带起了恐惧的哭音。

  “姐儿,姐儿,我的姐儿你怎么了?”

  何嬷嬷连忙将手按在了沈清辞的肩膀上,也是按住了她小小的身体,可是沈清辞却是睁眼睛,整张小脸几乎是没有一点的血丝,身体也是在不断的痉挛着,就像是此时正在遭受着可怕的刑法一样,也是承受着她身体根本不能承受的疼痛。

  “阿凝,阿凝……”

  沈定山大步的走了过来,他身上还穿着铠甲,这也是从校长刚是下来的,明明他晨起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他的小阿凝还叮嘱他要回家吃饭的,他也是答应好了,可是怎么的,他才是出去了一会,他的小阿凝怎么了?

  沈清辞什么话也不说,就只有小小嘴满是血,何嬷嬷为了怕她再是咬自己,只能让给她的嘴里塞了一团棉布,可是越是如此,就越是让人心疼啊。

  此时,小女娃的额头上面满是冷汗,擦了又立马会流出来,小小的身子也是不断的抖着,不哭,不闹,只是是在掉着眼泪。

  一会儿府医过来了,可是什么都查不出来,本来还以为是惊梦,可是这样子不像是梦,当时俊王妃那么严重的惊梦之症,只要一喊,人就醒了,可是他们都是喊了如此这久,沈清辞就是不醒,大夫就都是用银针扎过了她的小手指,一根一根的扎,每一根针都扎进了她的小手指上面,可是事实上,却是扎在沈定山这个大男人的身上,向来都是流血不流泪,在战场也是让敌人闻风丧胆,更甚至也都手中握有无数人性命的他,竟是握着女儿被扎着手指,这么一个有着血性的男人,竟然哭了。

  他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都晃敢多看一眼自己此时正在受着苦女儿。

  “阿凝怎么样了?

  宇文旭带着杜太医赶了过来,而他们也是来的很快,当是宇文旭知道此事之后,直接就将杜太医拎了起来,再是将他丢在了马上,一路上都是策马逛奔而来的,而杜太医现在还在外面吐着呢,这掂了一路,可惜的杜太医都是一把老骨头了,都是要将他的一身的骨头给掂的快断了。

  沈文浩半天才是反应了过来,他不知道要如何说。

  “阿旭,阿凝不知道怎么了?她吐血了,你说她怎么了,她为什么会吐血啊……”

  他用力的抓紧着宇文旭的胳膊,都是快要将宇文旭胳膊上面的肉抓下来了一块。

  而他不断的问着为什么,是啊,为什么,为什么,就连府医都是回答不出来的,宇文旭他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他现在知道沈文浩急的上了火,就像当时他母亲病的无药可医之时,他也是如此的焦急,那时就是沈文浩整日整夜的都是陪着他,让他掐,让他烦。

  “你先是放开小俊王,”宋明江连忙拍了一下沈文浩的肩膀,“你快要将小俊王的胳膊给扯掉了。”

  “对不起……”沈文浩忙是放开了自己的手,也是尴尬无比。

  “无事,”宇文旭龇了一下牙,他也理解,先不要说其它的,我们让杜太医先是诊治一下。

  杜太医才是抱着树吐完了,还没有直起身,宇文旭再是提起了他的领子。

  “杜太医,现在都是人命关天了,你想吐回家慢慢吐,成不?”

  他将杜太医拎到了里面,杜太医也真的快都要将他给勒死了。

  总算的,宇文旭将他给放了下来,杜太蓬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都是不能说话了。

  “太医辛苦了,”沈定山一见是杜太医,本就无计可施的脸上,也是多了一些光亮。

  杜太医摆了一下手,这一个个的都是粗人,那个小的能把他勒死,这个大的,是一只手都能将他给砸死,所以说,当外大夫真是累,还要天天的都是得提心吊着自己的小命才行。

  杜太医走了过去,一见沈清辞这样面露痛苦的模样,连忙的跟着坐下,也是拉住了小女娃的小手腕,只是这眉头却是越皱越紧张。

  宇文旭退后了一步,毕竟他是外男,这里是不方便的,可是他却是发现站在里面沈清容,她现在的脸色比起她的妹妹还要白,而且也是呆愣愣的,他刚要出言安慰,可是最后想想还是算了,他目前出面并不方便。

  他就只能再是站在了沈文浩身边,再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此无言的安慰着他。

  杜太医冷静的放下沈清辞的小手腕,再是翻开了她的眼皮,他也是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症症,这不是惊梦,而且身体也无碍,不管是怎么瞧,都不似有病的样子,可是这小女娃却是很疼,还是那种撕心的疼,哪种疼可以疼成如此的,但是一个人的卖相却又是正常?

  他自是习医之来,还真的从未见过如此的怪病,当然也是没有见过有着这般病症的人。

  “大医,怎么样了?”沈定山忙的问道,也是十分的着急。

  “将军莫急,”杜太医安抚着沈定山,“我先是让令爱好好安静一会,再说其它。”

  他直接就拿出一根长针,手起针落,这根针已经扎进了沈清辞身上的上几处大穴之内,而后沈清辞终于是安静了下来,可是长长的睫毛却还是可怜的在轻颤着,就连头发也是湿透了。

  “将军请。”他比了一下请字,沈定山握了握女儿的小手,再是摸摸她的小额头,这才是跟杜太医走了出来。

  “我家阿凝如何了?这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得了何种病?”

  “将军莫怪,”杜大医其实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可能是老夫真的才疏学浅,确实看不出令爱这到底是生了什么病,从脉相上丝毫也查不出啊,”再是何种病,这一切脉,也都是会有八九不离十的诊断,可是这孩子身体却是无事啊。

  “府医也是如此说的,”沈定山知道杜大医是不可能信口开河的,因为他的小阿凝就是没有病,她只是疼。

  “我想……”杜太医再是摸了下自己的胡子,“莫不是令爱想起了什么,所以有些魔征了?”

  “她……”

  沈定山面上的表情有些惨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