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95章 天罚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76 2019-05-17 23:23:32

  所以他们不卖那种地方,辗转反侧之间,最后被卖到了将军府,也是亏的将军府里有个小主子,要的就是同她们一样的大小的小丫头。

  姐妹两个人就这么被留了下来,可是她们毕竟小,也不可能卖掉多少的银子,再是被人伢子扣上一些,最后到了罗氏的手中也是没有多少,罗氏忍着眼泪,将那些银了收了下来,这是她卖女儿的银子啊,而对于一个母关而言,这样的选择要有苦,要多么的残忍。

  但是,她最后还是要收着那些银子,拿去给儿子治病,只是白梅的弟弟治的过于晚了,最后还是死了,而罗氏也是受不住打击,那一天就悬梁自尽了,如果当初再有多些的银子,那么可能他们会活可是当初才是到了将军府的小姐妹,求了很久,也是跪在沈清辞的面前,求她实施一点的银子,救救她们的弟弟,可是当年的沈清辞正是被沈定山娇有性子早就是骄纵了,不但是没有同意,还将两姐妹毒打了一顿,当是两姐妹知道之时,她们的母亲和弟弟已不在人世了。

  再是后来,白梅死后,白竹一个人跟着她在那个院子里面一呆就是好几年,白竹说过,其实当年,她是真的恨着她的,但是最后还是会护着她,因为她是主子,因为她救了她们姐妹的命,如果不是她买了他们,可能她娘和弟弟也不会有银子多吃一顿饭,哪怕是多活上几天,也都是沈清辞给的,所以她们将自己的命,还给了沈清辞。

  而上辈子,不是她们欠了沈清辞,而是沈清辞欠了她们的。

  沈清辞想,这些银子应该够吧,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不能做太多的事,也不能表现太出脱孩童的表现,她其实都想要将白家的母子接到了府里来,到是做个刺绣的娘子也可以啊。

  所以说,她还是想要快些长大,长大了就能做很多的事情了。

  何嬷嬷走了过来,再是轻轻抚着沈清辞的发丝。

  “姐儿将自己的月银都是给了她们了?”

  果然的何嬷嬷是知道的,沈清辞有多少的银子,她知道一清二楚。因为那些银子都是何嬷嬷收着的,沈清辞一拿,何嬷嬷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恩,给了,”沈清辞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何嬷嬷的腿上。

  “嬷嬷,我拿着没有用,”她啃起自己的手指,一双小脚也是轻轻的踢了踢桌腿。

  “而她们有用,她们有了银子,就可以救弟弟,可以救娘了,嬷嬷,如果当初有人给我这么多的银子,我娘也就不会死了。”

  沈清辞吸了吸自己酸涩的鼻子,是的,如若当年有人也是给她们银子,她娘就不会无钱治病,也就不会早早的离她而去了。

  何嬷嬷叹了一声,也是心疼自己姐儿,没娘的孩子就是可怜。

  我的大小姐,你看你走的到是干脆,可是却是留下了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她的大小姐可怜,她的姐儿更可怜。

  而到了晚上的时候,白竹姐妹跟着车夫一起回来了,沈清辞本来还以为她们两人还会多呆上几天才会回来,怎么这么快的?

  不多看看自己的娘和弟弟吗,而她们小姐妹现在还在太小,所以就只能跟着其它人一起学规矩,在厨房里面先是帮着忙,等到时长大了一些,再送到了沈清辞的身边来。

  “唉,造孽啊……”

  何嬷嬷同奶嬷嬷说着,也不由的叹气,而沈清辞抓紧了盖在身上的被子,听着。

  怎么的,还是晚了,没有救回来吗?

  何嬷嬷用牙咬断了衣服上面的线,边是做着针线活边说道,“我听车夫都是说了,那个小的都只剩下一口气了,他们那娘也都是跟死没有差别,要是再是晚上几天,我看就算是回去也晚了,就只能收尸了。”

  “可不就是,阿弥陀佛。”

  奶嬷嬷双手合十的放在了自己的胸前,“也是亏的咱们姐儿心善,不过就是好心的给了银子,却是救了两条人命,三十两的银子换两条人命啊,银子再是如何也能赚回来,可是人命却是不可能再是赚回来的。”

  “咱们姐儿如此的心善,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

  “是啊,”何嬷嬷也是如此想的,“这年头穷人都是不容易啊,姐儿这心好,人家都说救人一命,用造七级浮屠的,咱们姐儿以后一定会有大福报的。”

  沈清辞听着何嬷嬷这么说,终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的意思是,人是救回来了,以后不会死了。

  白梅和白竹的也不会失去娘,更不会失去弟弟了,那就好,是的,那就好,她闭上眼睛睛,也是乖乖的睡起了觉。

  只是当是她睡到半晚之时,突然之间,她睁开了眼睛,小手也是紧紧的按在了自己胸口上面,她不时的张大着小嘴,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有一只手掐在了她的脖子。

  她痛苦的青一张小脸,心脏处也是传来了一种急速的疼痛,她猛的缩起了自己身体,全身上下的剧疼几乎都是都让失去了意识,这样的疼,好熟悉,怎么这么熟悉?

  像是上辈子她被乱棍打死时的疼,像是那些人砸碎了她身上每一根骨头之时的痛。

  疼,她真的很疼……

  而她的脑袋突然的,竟是出现了两个字……

  那是……

  她再是瞪大着自己的眼睛,眼泪也是顺着眼角滚下了两颗。

  天罚!

  而她突然间想大笑,天罚,竟然是天罚,天道为公,每人都是各的命数要走,被强行改了,她并不会招来什么,可是那也只是在运,而非命。

  而这一次,她改的是命。

  她将本来都是要死的两个拉了回来,救了两人的命,改了他们的命,可是却也是改了天道,所以,她要受到天罚…

  白梅白竹,这一次,我欠你们的是不是可以还清了

  周身的疼痛还在继续,她咬紧了自己小小的嘴唇,也是将将自己的嘴唇咬的血肉模糊,小小的手指紧紧抓着被子,几乎都是要将她的手指生生的折断了。

  何嬷嬷一听到声音不对,连忙的跑了过来,可是刚一拉开了帷帐,也是将她吓半天都是无法再动一下。

  “来人,来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