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94章 恩,她还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86 2019-05-17 23:21:42

  沈清容给自己的两个丫头起了名子,一个叫听夏,一个叫听冬,至于其它的几个,她都是让秦嬷嬷作主。

  至于沈清辞,她还是坐在椅子上还是用小手撑起了自己的脑袋。

  “你们以前叫什么?”她问着跪在地上两个小丫头,眼眸却是有些灰暗。

  “奴婢白竹,六岁,”一个小女孩先是半蹲了身子,脑袋也是跟着垂下。

  而后她再是拉了一下另一个。

  而另一个也是连忙的对着沈清辞行礼,“奴婢……白……白梅,名子是爹爹起的……”

  “请姑娘赐名,”两个孩子虽然说话都是有些磕绊,可是明显的却也是感觉的出来,她们也是专门的被人教过规矩的。

  “不改了,你们还是以前的名子吧。”

  沈清辞的眸子还是没有什么光彩,缓缓的,她自己跳下了椅子,然后打开了一边的小柜子,再是从小柜子里面拿出一样东西,走了出来。

  她走到了两个小姐妹的身边,再是蹲下身子。

  白梅和白竹两姐妹都是十分的瘦弱,比起现在圆滚的沈清辞来,她们这样一幅面黄肌瘦的模样,确实是不得入眼。

  这么多的人,比她们会做事,更会讨人喜欢的,可是沈清辞却单单的选了她们,她们都是她身边的人,上辈子,她永远不会忘记。

  她们像是是姐姐一样,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而她们两个人跟着她这个没有的主子,没有过过好日不说,最后还是死于了非命。

  白梅被娄紫茵随便的安了一个罪名,活生生的打死了,而白竹一身的好武艺,她是如此骄傲之人,可是最后却是那样的死去……

  她仍是记着白竹当年倔强的眼神。

  还有她最后的那一句,她说,姑娘,请你保重。

  她要帮她杀了黄安东,杀了娄紫茵,可是却是被他们擒住。

  而后她被娄紫茵打断了四肢,扒光了身上的衣服,再是被几个男人活活的糟蹋死了。

  沈清辞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发酸,可是却是没有眼泪可落,她上辈子把自己一辈子的眼都是哭光了,她享尽了半世的荣华,可是也是受尽了一生的苦楚。

  也道尽了这人与人之间,最是不可说的东西。

  此时,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不大,就只有她的手掌大小。

  “伸手。”

  她蹲在地上,还是歪着自己的小脑袋。

  现在她白梅和白竹都小,她们上辈子护了她一生,这一辈子,就换她来护着她们,哪怕是她们只是丫头,可是丫头也是人,丫头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丫头也是活生生的命,她们同她本质并没有什么区别。

  上辈子,她不会在乎丫头的死活,但是,她的丫头,却是为会她而死。

  哪怕,她是如此不堪,她是如此的蠢笨,哪怕她是如此的,活该被千刀万剐,死无全尸。

  白梅小心的伸出了手,沈清辞将自己手中小盒子放在了她的小手上面。

  她的一双小手,和她们姐妹一样的小,她回来了,她的白梅和白竹也是回来了,她一直不找丫头,其实就是在等着她们。

  “打开看看,”她再是撑起自己的小脸,到是想要知道,她们见到了里面的东西,会怎么样。

  白梅小心的打开,手瞬间抖了一下,也是将盒子掉在了地上。

  里面不是别的,正是银子,是很多很多的银子,足有三十来两之多了。

  这是沈清辞自己攒下来的银子,她现在有的不多,这是何嬷嬷给她的月例,她都是放着呢,她回来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所以加起来就是这么多的,等到她以后赚了钱,她就可以给她们发很多很多的银子了。

  “姑娘……”白梅捧着这么多的银子,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好?

  沈清辞摸摸白梅透着凉的脸,然后抓抓白竹的头发,白竹现在还是一个孩子,可是长大之后,却是生人勿近了,就连她也指挥不得,现在不多摸摸,怕是以后就没有机会再是摸了。

  “我会让嬷嬷送你们先回家,等你们想回来的时候再回来吧。”

  沈清辞站了起来,起身回去睡觉,她自己踩着脚踏爬到了塌上,也是趴在了被子上面。

  想着的却是上一世白梅同白竹与她说起过的身世。

  白梅和白竹姐妹两人,虽然不处是官宦人家,可也算是书香六弟,两人自小都是由她们的秀才父亲,亲自的教养,读书习字,虽然书念的不多,字也只是认识几个,却已然是有些书香之息了。

  她们还有一个才是两岁的弟弟,一家人的日子,不能说富贵有余,却也是其乐融融。

  白秀才和其妻罗氏两人守着一份家业,夫妻两人和睦,也是勤俭持家,靠着祖上留下一些家业,还有白秀在私塾里面教书,也算是生活无忧,只是无想到,白秀才染上了一场重病,将家里的那些家产都是花了一个精光。

  后来也是药石无救,年纪轻轻的就撇下了三个年幼的儿女,直接就去了,秀才夫人的罗氏,她性子软弱,天天就只知道哭,可是却还是为了三个女儿,没日没夜的绣着活计,给人家浆洗衣服,本身这日子学还能如此的熬下去,等到了三个孩子熬的长大了,或许就能好上一些,只是谁知道,秀才刚走不久,儿子又是生了病,除非他们再有一份家业,否则,哪里来的银子看大夫,再是吃药。

  罗氏一咬牙,将能借的都是借了,能求的也都是求了,可是仍是酬不了多少的银两,眼看着小儿子眼就不久于人世了,这可是白家唯一的一条根,如果就连小儿子也是故去了,可能罗氏也就没有什么勇气再是活下去了。

  而如此的忧思忧虑,又是东奔西跑之下,就连她也是都是病了。

  眼看着一家四口,也都是要饿死之时,两上小姐妹就只是给自己的头上插上了草,将自己的给卖了,卖了银钱给娘和弟弟治病。

  只是她们太小了,做不了什么活,还只能白吃饭,买的人少,她们的两人的模样不差,也有那些地方想要买走他们,但是她们必竟是秀才家的女儿,再是如何也都不会辱没了自己的已经先逝的父亲,也不能让父亲死不瞑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