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91章 她找的绣娘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50 2019-05-16 23:30:22

  “我们谈笔生意。”

  小女娃伸出手,嬷嬷才是将她抱下了椅子,她在自己的身上摸了一会,摸到了一张纸,再是交给了嬷嬷,嬷嬷拿了过来,将纸页放在李秀鱼的面前,李秀鱼缓缓的伸出了手,将那张纸拿到时了自己的面前。

  她的眼睛一直都是盯着那页纸,几乎没有任何血色与皮肉的脸上,也是看不清有什么表情变化,只有那双眼睛似乎是转了一下。

  “这是卖身契,五年,”小女娃走了过来,站在李秀鱼的面前,而一边的嬷嬷则是亦步跟在孩子的身边,也是戒备着。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之于李秀鱼而言,她现在身上根本没有半分气力,她就连走路都是不能,或许只能是像条狗一样的爬着。

  小女娃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脸上,再是一歪,“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就是当年享誉整个京城的织兰锦的李秀鱼?”而她的话一出口,就连她身边的嬷嬷眼神都是变了。

  “看吧,”小女娃再是指了一下,被李秀鱼拿在手中的卖身契,“我买你五年时间,一月一两银子,教我大姐羞艺,你必须将你所有的绣艺全部都是交于我大姐,五年后,我放你回家。”

  李秀鱼呆呆的张大了嘴,可能是想发出声音,但是不论如何,她干哑嗓子里面,却是边一点的声音都是发不出来。

  她抬自己手指,然后咬破了,再是颤抖的按上了手印,其实不要说五年,就算是一生她也是愿意,因为她要离开那个地方,她还想要当一个活着的人,不然的话,她为什么没有死,她只是在等着那个虚无缥缈的机会,也只是在做着相同的一个梦。

  现在她梦醒了,还是她仍是在梦中,至于此生,也都是无力沈破这人间的不公。

  “嬷嬷,拿十两银子给她,”小女娃拍了拍自己的身上的衣服,转身就走了出去,那那个嬷嬷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了一个银锭子,也是丢在地上了。

  “我家姑娘给你的,”嬷嬷仍是面无表情,声音也是没有多少冷暖,你拿着跟家人交待一下,再是将自己的弄的干净点。

  李秀鱼摸到了那块银锭子,突然的,她直起了身,在地上的咚咚的磕起了头,那一声砰砰砰的,或许已经无人看到,可是她还是在磕着。

  至于小女娃则是踢了踢自己的小腿,然后蹦蹦跳跳的去了一间小院里面,而此时,里面沈清容正在练着琴,虽然不能说弹的有多好,可是却已经有些韵律了。

  “姐姐……”

  沈清辞从外面跑了进来,就往沈清容这里冲着,也是将沈清容吓的脸色发白,还好秦嬷嬷一把就抓起了那只小胖球,不然的话,这要是真撞了,就要把她的小脸蛋撞伤,还不给哭死。

  沈清容气的真想好好将她拉出去胖揍一顿,可是一见妹妹这张讨人喜欢的小脸蛋,怎么好像也都是揍不下去了。

  她拿出了绣帕,将沈清辞的脸上的点心碎屑擦干净。

  “怎么把脸吃成这样了,你到底是给嘴巴里吃,还是脸上吃的?”

  “姐姐做的点心好吃,阿凝都是爱吃。”

  一旁的秦嬷嬷捂着自己的嘴笑着,“咱家小姐儿这张小嘴儿啊,可真是会说话。”

  “可不,”何嬷嬷就弄不明白了,自己那样老实的没有任何心机的大小姐,怎么的就能生出来沈清辞这样的女儿出来,这张小嘴儿简直都可以将人给哄的一愣一愣,就连俊王府一家子,都是被她给说的要飘了,什么美人姨姨,仙女姐姐之类的一词,也是没有人教过她,可是她愣是一个一个的向外崩着,还都是女人最是爱听的话。

  “你啊……”沈清容伸出手戳了一下妹妹的小脑门。

  沈清辞还是傻兮兮的笑着,笑的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漂亮的小月牙儿,又漂亮又精致着,虽然现在胖了一些,可是她还是一个小仙童般的小娃娃的

  “姐姐,”沈清辞拉住了沈清容的手,“阿凝给姐姐找了个很会做衣服的秀娘,姐姐学会了给阿凝天天做衣服好不好?”

  “好啊,”沈清容对于妹妹的要求向来都是有求必应的,再说了,她再是捏捏妹妹的小脸,“姐姐可是经常做衣服给你穿近,怎么的,还不够吗?”

  “姐姐做的衣服有些丑,”沈清辞真的不给自己的姐姐一点的面子。

  沈清容难得的红了脸,还是在这么多的婆子和丫头面前,真感觉有些丢人,那个,她的绣活其实还好,不过比起府里的嬷嬷出来,确实是差了一些,那也是因为她的年岁小啊,可是也不能被妹妹这样说的。

  她连忙的拉了妹妹的小手,就带进到了屋子里面,免的她一会不注意,沈清辞的这张小嘴里面,再是说出什么话来。

  “小姐儿怎么的想着给大小姐了找一个绣娘的?”秦嬷嬷问着何嬷嬷,“咱家小姐儿这性子也不知道跟了谁的,怎么的想法如此多来着?”

  “反正是不跟我家小姐,”何嬷嬷说起已故的娄雪飞,仍是怀念中带着无尽的酸楚的,“我家的大小姐自小到大,都是很乖的姑娘,也是没有像是小姐儿这样喜欢闹,可是偏生的,她闹的还都是好事,如果不是她现在只有五岁,我都是感觉,她都是长成大姑娘了。”

  “你猜,我们姐儿给大姑娘找的是哪一个绣娘?”

  何嬷嬷压低了声音,见四下无人之时,这才是问着秦嬷嬷。

  秦嬷嬷还真是不知,“是哪一位的?”

  “是李秀鱼,”何嬷嬷的声音压到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得。

  而这个名子如此的熟悉,不过就是秦嬷嬷一时间之时,到是想不起来。

  “对了,李秀鱼,不是会那个李秀鱼的?”她的眼睛一个圆睁,想来,也都是将自己给吓到了,不会真是那个李秀鱼吧,就是被人称为天衣无缝的李秀鱼。

  “这世上还有哪个李秀鱼的?”何嬷嬷笑笑,“可就不是那个,也少知道姐儿怎么将她给弄来的,如果姐儿不是喊了她的名子,我都是认不出来她,”当年的李秀鱼在京中的名气,可是堪比一众贵女,虽然她只是普通秀娘,可是那一手的顶尖的绣艺,却是举世无双,当年也是差一些就进官为天子绣制龙袍了,不过就是在进宫前也不知道出于何原因,却是并未出现在宫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