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89章 帮一个小忙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47 2019-05-15 23:29:03

  而马车上面,沈月殊只能是透过马车的缝隙,看到了外面那束光,直到了那束光渐渐的削失在了她的双瞳里面……而后不知道隐去了哪里。

  “我的殊姐儿啊,你的命怎么这么苦的……”

  沈大夫人抱着自己的女儿就大哭了起来,本来你就是这个将军府的贵女,会嫁到勋贵人家,会名动天下,会十里红妆,可是现在就是因为出现了一个沈清辞,所以你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都是完了。

  沈大夫人知道,他们这一走,就不可能再是有像是以前那样的日子,没有将军府的供养,他们还要怎么活,还要回哪里生活,就靠着包袱里面的这些细软,能够过上什么样的日子,他们已经享受过了富贵,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自己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以后的这没有这些,还让他们怎么活。

  马车将沈家的拉到了一个破旧的小院里面,将他们都是赶下了马车,大大小小的几十口的人。

  而这个破落的院子,就连床棉被都是没有,还要怎么住人,又是让沈家的女人,又是一顿的哭闹……

  当然沈家发生的这些事,沈清辞并不知道,她只是知道自己的爹爹将人给送走了,现在那边的院子都是人去楼空了,沈定山也是没有想过再是将两墙打通,然后再是住过去,他们认里人少,就这么几口人,也不需要住那么大的耽子,再说了,那埯都是被沈家遥住的臭了,交上一些虚伪富含的东西,他就没有想过再去全,就钭那边的大门紧锁,以后就谎着发去,他们边的耽子,再是住人都是住的限,以后等到沈文浩成亲了,也都是大有地方的。

  “爹爹,是不是很好吃?”

  沈清辞吃的一脸都是点心碎屑的,可这小脸蛋圆圆嫩嫩的,怎么看怎么的都是可爱的打紧。

  沈定山也是吃了一块,恩,太甜了,不过沈清辞喜欢吃啊,而他到了现在才是知道,原来,他家的小阿凝喜欢吃甜的东西。

  所以说,他这个当爹的还真的当的挺是失败的,不是沈清辞喜欢吃甜的,而是所有的孩子,他们都是喜欢吃甜的。

  沈定山伸出大手将女儿的小脸擦干净,就是他的手实在是太粗糙了,一会就将沈清辞的脸给擦的红了

  沈清辞可是不敢说,反正就是跟着爹爹玩着。

  “爹爹,你能不能帮阿凝一个小忙?”

  沈清辞眨巴了一下眼睛,伸出了一根小小的手指出来。

  真有礼貌啊,沈定山将女儿的抱了起来,再是逗着女儿玩着,“说吧,你要什么?只要你要的,爹爹一定帮你找来。”

  “爹爹,这可是你说的哦……”

  沈清辞将自己的意思,用着孩童的童言童语说给沈定山听。

  沈定山听完了之后了,连犹豫也没有,直接就拍了一下女儿的小脑袋,成,爹爹明天把你给你带过来。

  沈清辞被拍的脑袋都是疼了,可是还是想要让爹爹拍拍她的小脑袋。因为在上辈子的时候,哪怕她想让爹爹拍,都是没有机会了。

  那时,她爹爹已经不在了。

  这也上也没有一个为她可以做一切事情的好爹爹了。

  京中的天牢里面,这里不管何时,都是森冷无比,尤其是冬天,冻的骨头都是像是进了风一样,而到了夏天却又潮湿无比,这里关押着的,都是一些重犯,有处死的,有关一辈子的,也有关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只是,这里没人可以被关几十年,因为在这里的人,不管是关了几年还是几十年的,通通的活不了多久。

  到时等着他们的也就只有一个死字,而死在这里,就连尸首都会被直接丢到了乱葬岗里去,无人淹埋,活了的时候,一个人孤单,死了的时候,也是要当孤魂野鬼。

  这里关着的有女人,也有男人,男女是分开关着,但是对于女人而言,天牢就是天牢,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她们在这里,除了要日夜忍受这里的漫长的黑暗,冰冷与寂寞之外,还要忍受的就是狱卒对于她们身体的迫害。

  而她们却是无力的反抗,就只能在这里,等着死的一天。

  哐啷的一声,锁子开了,一扇铁门也是打开。

  一个狱卒直接就从里面抓出了一个女人,女人的脸上早就已经又黑又脏,就连头发也都是粘在一起,身上也是穿着破破旧旧的囚衣,眼神也是呆滞的没有任何的的神采。

  而其它人见状,也都是麻木的盯着那扇门牢门打开,再是关上,明明所有人都是知道,在这里呆着就是生不如死,却仍是没有人一个人想死。

  他们无力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们还是想要活着,想要一直的的活下去,哪怕活成这样的麻木不仁,猪狗不如。

  狱卒带着女人走了出来,女人的眼睛突然间,被外面刺眼的光照的有些无法睁开,甚至是生疼。

  “谢谢了,”一袋子银子扔了过来,也是丢到了那个狱卒的面前,狱卒连忙的接了过来,就连数也没有的,就揣在了自己的怀中。

  “您客气了,”他连忙弯腰说道,“咱这里刚刚死了一个女囚的,小的正要将她的尸体扔到乱葬岗去。”

  丢银子的男子对于狱卒的识时务十分的满意,这才是一把抓住了女囚,将她丢在了马里里面,而女囚就像是死了一样的坐在里面,唯一不同的,就是她还有呼吸,她还活着,她也是麻木看着前方,不管这些人要带她去哪里,也不管这里人要对做她做什么?

  再惨也都是没有那个死字惨,再苦也是那个死苦。

  马车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再是被揪了出来,然后被压着到了一个屋子时面,刚是一进去,她就闻到了一股淡淡梅花香味,这种冷冷的花香味儿,让女人的瞳孔终于是缩了一缩,这很干净的味道,跟死牢比起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而她都是有些贪婪的闻到着这种味道,眼角的光也是多了一些生气,而麻木似乎也是跟着少了一些,她有了一些生命,她像活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