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87章 相互埋怨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2 2019-05-14 23:19:16

  她回来,是为了救自己的家人,而非是让家人早死早超生的。

  如果因为她的原因,让家人又是被人算计,那么,她还不如当初就死了算了。

  她迈着自己的小胖腿跑了出去,如果现在能滚的话,她可能还真的就要滚了,滚的比走跑的快啊。

  她也从来没有像是现今天这样,恨着自己的这两条小短腿,怎么这么短,就这么一丁点的路,她都是走不完。

  何嬷嬷一见沈清辞跑了,连忙的也是追了出去,可是此时的沈清辞已经跑出了大门了,向着沈家那院跑去,如果两院中间没有墙的话,那么去沈家那边也是近,,当然沈家过这边也是几步之路。

  当然两家人也都是吃在一起,他们这边的大厨房,天天也都是管着沈家那些人,家里的开肖也都是那边的。

  可是沈家那边的人,却是忘了祖了,就连自己姓谁为老已给忘记了,还枉想磁做他们这边的主。

  最后还将她抓起来,想要拿捏她,到时好好是让将军府着他们一家子吧,只是没有想到了,他们偷吃不吃,最后反而是被鸡啄了一个头破血流。

  现在八成的,一家子人都是知道沈志山回来,而是在商量着对策,只是他们可能永远也是想不到,沈定山比他们想象的知道的要快,过去的还要快,报仇的也是还要快。

  当是沈清辞跑过去之时,就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不好,她爹爹好像是伤人了。

  “爹爹……”

  她边跑边大声喊着,当是跑上前时,就见她爹的手中提着一把染着血的大刀,而地上几乎都是血流成河。

  沈清辞也是感觉头皮发麻,心里也是在祈祷着,千万不能死人,要是死人了,就麻烦了。

  而沈定山现在眼睛都是红了,沈家的人都是缩在一起,大人孩子,男人女人,大大小小三十多口人,老的老的头发花白,小的还是同沈清辞一样的大小,女人在大哭,男人则是在哆嗦着身体,都是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的给埋起来。

  这就沈家的男人,到了这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一个个的都像是缩头乌龟一样,躲在了女人的身后。

  沈定山几乎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一一的扫过了这些人,而每当他的眼神到一处,被他盯到的人,都是不由的缩起身体,额头的冷汗也是一滴一滴的向下掉着,更能闻到这里还混有其它的味道,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尿了裤子还是拉了裤子。

  沈大夫人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此时那个同沈清辞一般大小的沈月殊则是睁大着一双眼,也是死死的落下了沈定山那一双带着杀气的黑眸,还有他提着的大刀上面,而大刀不时向下滴着的血滴。

  她被吓傻了,也是被吓呆了,就连眼睛也都是不会转了。

  “敢伤我的女儿,你们的胆子真大!”

  他提起大刀,指向了沈老夫人,而胆小的女人已经是尖叫了起来,缩着身子大声的哭喊着,就连沈老夫人也是一样,她哆嗦着自己的双腿,又是淡黄色的液体顺着她的裤角流了下来。

  “爹爹……”

  这时一道孩童的声音传了过来,沈志山将自己的提着血刀,嗖的一声尺收回到了剑鞘里面,回过头时,就见自己的女儿民跑了过来,圆滚滚的身体突然一个趔趄,也是向前滚着。

  沈定山忙是伸出手,将女儿的拎了起来。

  “没事吧?”他单手将女儿手抱了起来,再是摸摸她的小脸,还有她小手小胳膊的。

  “爹爹,阿凝没事,”沈清辞摇摇头,她这一路走来,都是不敢停,而院中血腥气却是来重,她担心,她脾气不好的爹是不是把沈家的人给血洗了。

  还好,当是走到这里,才是发现有几人趴在地上呻吟,身上是有伤,可是却是不致死,而沈家的人却是一都没有死,当然也是没有伤,不过就是被吓的不轻。

  “爹爹,我们回家去,”沈清辞拉着沈定山的胳膊,“姐姐做的点心可好吃了,爹爹陪阿凝一起去吃好不好,阿凝就是吃点心吃的胖胖的。”

  她戳了一下自己的小肉脸,“阿凝的都是成了小胖子了。”

  “呵呵……”沈定山爽朗的笑了起来,再是将女儿抱的更高了一些,又是戳了戳她比较有肉的小脸蛋。

  “行,爹爹陪阿凝去吃点心去。”

  他抱着女儿大步的离开,至于沈家的那些人,则都是了松一口气,几个人都是瘫坐在直,保是大气仍然是不敢喘上一下。

  当是沈定山走了之后,沈家的男女都是放声哭了起来,他们真的吓到了,也是要被吓的胆都是破了,不要说其其它人,就连活了快一辈子的沈老夫也是没有见过这般骇人的阵式,他们知道沈定山回来,一定会找他们的麻烦,还没有商量出对策,结果沈定山就杀了过来。

  当着他们的面,直接就将他们那些护院一个个都是砍倒在了地上,就像是切菜瓜一般,一刀一个,身上的杀气也都的血腥的可怕。

  也是让他们方寸大乱,更是让他们胆战心惊,竟都是这样任着沈定山一路杀过来,却是没有丁点的办法。

  “娘,你快些想办法啊,”二夫人抱着小儿子大哭了起来,“他会杀了我们的,他一定会杀了我们的。”

  “是啊,娘,”沈大夫人抱着自己被吓的半天不哭的女儿,高声的哭喊着。

  “人是你抓的,人也是因为你被伤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啊,我们就连知道都是不知,这事情断然也是不能怪在我们头上。”

  “娘啊,你说你当初怎么就不同我们商量呢,”沈二夫人怪着沈老夫人,这是哪个白痴加蠢蛋想出来的办法,把人偷来也就算了,可是能不能找人看好一点,让那孩子把自己弄伤了,可是不管那是怎么伤的,那就是在他们这里伤的,对于沈定山而言,就是他们的错。

  所以这一切都是沈老夫人的错,跟他们没有关系的,就算是沈定要杀,那也都是要先杀沈老夫人去,冤有头,债有主的,与他人无关,真的与他们无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