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85章 爹回来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49 2019-05-13 23:24:49

  这时还是一碗热饭来的实在。

  所以学那么多的虚伪的东西做什么?那些东西,学则可以,却是不能全然的当成生活,反正上辈子,被称为京中第一才女的秦书儿,还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可是成亲了之后,却是输给了小妾,为什么,因为那个小妾会做的一手好面,可惜了秦书儿了,堂堂京城第一才女,懂得那些高超琴技又能有什么用?

  所谓的琴瑟合鸣,最后大多也都是输给了柴米油盐了。

  尤其像是他们这种权贵之家,他们无法了改变现状,那么能做的也就只有改变自己,而她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姐姐不至于处在一个清高的位置,一味的不食人间烟火,最起码她不会因为一个会煮面的小妾,就将自己的人生给输了。

  至于沈清容自己到也喜欢自己做些东西吃,她尤其是喜欢做点心,因为沈清辞喜欢吃,所以她就做各种的点心,他们府里有一个厨娘做出来的点心,十分的好吃,样子也是好看,沈清容就天天的窝在厨房里面跟着她学,做好了之后,再是让妹妹吃。

  当然沈清辞是十分的给面子,只要姐姐做的,她都是吃的。

  时间总是这样的轻然的飘过,不留情,也留意,余下的一日一日的时间,似乎他们都是在长大,似乎也都是从未长大。

  沈清辞还是当初的小模样,不过就是因为想要让姐姐学好厨艺,所以天天死命的吃,还好,她是孩子,她只是将自己吃到了圆滚滚的,当然这玉雪可爱的模样,到也是让人越加的喜欢了,就是她重了,姐姐要抱不动了。

  至于沈清容自己,因为俊王妃给的那张秘方,最近那里开始长了一些了,虽然还是看不出来,可是却已经没有最初那般平了。

  秦嬷嬷也是欣慰的松了一口气,还好,总算是长了,不然的话,她都是要担心自己的姐儿,是不是真的哪里出了问题了。

  当然沈清容现在不是没有来葵水,所以身子长的慢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等到她月事来了之后,那就会长的更快一些,不过秘方里面所写的可是不能松懈的。

  就在沈清辞因为了自己的胖而有些羞于见人,就在沈清容因为胸前有些微微的发育,也是羞于见人了之时,就在沈文浩被一个胖姑娘霸王硬上弓的亲了一口,也是羞于见人之后。

  终于的,府上有了好消息了,那就是沈定山要回来了。

  这场仗足足打了十月有余,加上回京的两月,整整一年的时间。

  沈清辞算算,比起上辈子少了半年的时间,所以这场仗应该是要比上辈子要好打的很多,当然她终于可以见到爹爹了。

  “嬷嬷,我是不是变丑了?”

  她摸摸自己的肉呼呼的小脸,爹爹走的时候,她还是一颗小豆芽菜,现在就成了一颗黄豆了。

  “没有啊,我家姐儿最是可爱的,”何嬷嬷摸摸宛清辞肉嘟嘟的小脸蛋,“你爹爹见到了你一定很高兴的,因为咱家的姐儿终于长了一些重量了,这就证明,你被我们照顾很好,他会很很欣慰的。”

  好像就是这样的,沈清辞想想好像就是如此,所以也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长的太胖了一些。

  沈定山仆仆风尘的回到了府上,而此时的府上早就已经张灯结彩的,当是他推门进去,一府的丫头婆子都是跪在地上,而跪在最前面的,便是他的孩子。

  “孩儿恭迎父亲回家,”沈文浩也是目中含泪,可是却是死命的没有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女儿恭迎父亲归家,”沈清容也是哽了一下声音,重重的将头磕在了地上。

  “阿凝恭迎爹爹回家,”圆滚滚的小球儿也是有模有样的跪在地上,就是最近吃的太滚圆了,就连跪着都是挺困难的,她正努力的还要给爹爹磕头的,却是被一只大手举了起来。

  “阿凝,阿凝,爹爹的小阿凝……”

  沈定山将女儿举的高高的,“你看,爹爹回家了。”

  沈清辞高兴用自己的小胳膊抱住了爹爹的脖子,然后用自己的小额头撞了撞爹爹的脑袋。

  “阿凝最最喜欢爹爹了。”

  沈定山的虎目含泪,这一年时间,三百多个日日夜夜,他最想的就是他的小阿凝了,不知道她有没有想爹,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长大,有没有再饿瘦,找回找来的时候就瘦的很可怜,再是瘦下去,他都是怕要找不到她了。

  而现在,他捏捏女儿胖呼呼小脸,“长的如此胖了。”

  “姐姐喂的,”沈清辞骄傲的说着。

  沈定山空出了一只手,也是拍了拍深清容的肩膀。

  “辛苦你了。”

  父亲,不苦的,沈清容努力的咽下那一声哽咽,其实不需要太多话,只要这一句的肯定就好。

  “学业可曾荒废?”

  沈定山再是沉声的问着儿子。

  “儿子不敢怠慢,”沈文浩站直了身体,也是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儿子从未望辜负父亲的教导,一直兢兢业业,克尽职守,从未敢松懈过一日。”

  “那就好,”沈定山点头,“只要我儿记住为父的话便可,要时时勤勉,不可松怠一日。”

  “是的,父亲,”沈文浩再是用力抱拳。“儿子一直都是谨记于心,从不敢有丝毫的敷衍。”

  沈定山身上的穿着盔甲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身上也带着血腥气,他的面容十分的粗糙,却也是有着一股杀伐果断的正气,可见这一次,定是诛杀了不少的敌人,更是为了自己,为将军府,再是加了一笔不小的功勋。

  等他回来之后,便是将将军府的大门紧闭,闭门不见客。

  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还不能见什么客,而且见什么客,那些不过就是趋炎附势的小人,他不愿意与那种人打什么交道。

  他将女儿抱在怀中,再是轻轻摸着她头的小包包头,听着沈文浩味说着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

  他们真敢,当是他听到沈家那一门竟敢对他的阿凝出手,也是差一些就将他的阿凝害死之时,那一双眼睛几乎是冰寒的残冷了。

  就连站在边一边的沈文浩也都是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身子,也有可能是因为沈定山负是刚是从沙场下来,身上的杀气仍在,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个人,身上背付的人命越多,这股杀气也就越是重,当然也越是令人感觉可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