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75章 让人家熏屋子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6 2019-05-08 23:44:53

  “正是,”大郡主点头,“那个沈大姑娘的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梅花清香,起初我以为是脂粉味儿的,”她本来以沈清容是擦着脂粉的,毕竟在京中,十岁左右的女子也开始涂脂抹粉了,可是她又是想起弟弟说过,沈家的那位小丫头,自幼便鼻子灵敏,闻不得过重的味道,所以她身边的人,皆是不会涂抹脂粉的。

  那么就应该不是脂粉,而是别的。

  “杜太医,你为何要问这些?”大郡主也是奇怪为何杜太医会问及此事,“母亲的安然,是否与沈家的那对小姐妹有关?”

  其实她也有些这样的感觉的。

  那沈家姐妹刚一来,母亲精神就能好一些,而且也是说了如此多的话,睡着的时候,也都是安然的未出任何事情,让他们也都是误以为她这真的是好了。

  结果那小姐妹一走,母亲又是如此,这不是很奇怪吗?

  如果说哪里有奇怪的,那以就定下是那宛姐的姐妹了,不对,应该是沈清容,因为当初她母亲睡的好了,也就是因为沈沮容。

  “应该是。”杜太医抚了抚自己的花白胡子,“那身上有梅香的姑娘身上应该还有一味安息香,是顶品的安息香,可助人入眠,这安息香对于王妃而言,就是上好的良药,还是不需要口服的,只要王妃身边有这味安息香在,便可不必再是吃药,其实不需要多久,最多的半月,王妃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杜大夫的此番话,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天大的喜事,他们现在日夜盼着的,可不就是俊王妃可以安好,可以不用再是吃药,而现在就有办法了。

  只是,这问题又是来了。

  大郡主想起沈清辞那个小丫头说的,她姐姐身上香香的,可以给母亲熏熏屋子,她总不能请人家的小姑娘来,就是为了给她母亲真的熏屋子吧,还是一熏就熏上半月一月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平俊王问着大郡主,“玉儿,你马上给为父说明白,这什么香是从哪里来的?”

  “是的,父亲,”大郡主这才是一字不差将沈家的三兄妹过来的事情说了,还有那沈大姑娘身上确有一丝淡梅香,当时他们也是未有多想,并不知道原来那姑娘身上还有一味安息香在的。

  “问她那安息香是在哪里买的不就行了?”

  平俊王想的简单,只是大郡主怎么的都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来着?

  安息香确实是哪里都是有卖,他们又不是没有用过,其实迷屋子里面天天都是熏着安息香的,可是就算是把屋子熏的人都是进不来,她母亲还是一样的会做恶梦,所以,她总是感觉可能不关安息香的事,也是与那沈大姑娘身上的梅香有关。

  如果梅香只是加上去的香,比如用什么香料熏了衣服,那还好说,以着两家的关系,他们都是能拿到的,可是就怕那是小姑娘自身便带有有的香,毕竟她还真的没有闻过谁的身上有这样的梅香的,这可是梅香,真正的梅香,寒梅的香气。

  当然这一点杜太医也是想到了。

  怕不是一般的安息香,可能还是与那缕梅香有关,两种香混成一体,才有这样的一种功效出现。

  大郡主一脸的果然,还真是被她给猜对了。

  “我去找文浩去。”

  宇主旭连忙的就向外走,其它人也都是没有阻止他,毕竟现在他去请最为适合,毕竟他们这些人,说句实话,都是同将军府的人不熟,沈将军一直都是在关外,几年也都是入不得几次京,这才是没有归来几日,又是出战去了,所以他们与他的交往确实是不够深,沈家是武将,俊王府是文官,也是多亏了宇主旭同沈文浩性子相近,两人又是一起长大,两家这才是比起旁人近上一些,否则,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开这个口,如果只是要香,那么再也是简单不过。

  可是如果是人家的姑娘身上的香呢,那么他们也就真的要厚着脸皮让人家姑娘过来帮他们熏上十天半个月的屋子了。

  宇文浩刚正是睡丰,结果就被外面的小厮将门给拍响了。

  “大公子,小俊王过来了。”

  “什么,他过来了?”沈文浩连忙的一鼓恼的人就起来了,也是拉着一边的衣服给自己套上,他府里的人向来都是没有那么多的下人在,不管是他还是两个妹妹都是一样,他们和秦嬷嬷一起吃了不少苦,才是等到了父亲,这一路风餐露宿的,什么苦没有吃,什么罪没有受受过,早就不需要别人照顾。

  至于妹妹也是一样,母亲死时,她一个人在破屋里呆了几月时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的,向来也是衣服什么自己穿的,自己又不是没手没脚的,不需要别人伺候,他七手八脚就将自己的衣服穿好了,也是大步的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就见宇文旭急的不成样子,这么大冷的天,他竟然都是在冒着汗。

  “文浩,这一次你一定帮我……”

  宇文旭一见沈文浩出来,连忙的过搂拉住了沈文浩的袖子,差一些没有将沈文浩给吓到。

  :大姑娘,大姑娘,你快些醒醒……“

  秦嬷嬷是喊着沈清容,沈清容正是睡着熟着,结果是生生的被吵醒了。

  “嬷嬷,怎么了?”深清容坐了起来,虽然说被秦嬷嬷吵要醒了,可是却未生气,她揉着眼睛,也是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

  “大姑娘,那位小俊王来了,公子让你出去一下。”

  秦嬷嬷连忙的替沈清容拿过了一件衣服,就是心里还在想,这大半夜的,一个外男到了府里,怎么还要她家姑娘过去。

  不过她只是心中是有纳闷,却是不会想太多,必竟不管是小俊王,还是他们大公子,还有大姑娘也不过才是十岁左右,小的也不可能有人将什么那些难听的话,安排到他们两人身上去。

  沈清容轻轻吐出了一口气,连忙的穿起了衣服,也是接过了秦嬷嬷拿着的棉帕净了一下面,最后再是拿起了一个荷包挂在了自己的腰间,这才是走了出来。

  “二妹妹,请救救我母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