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69章 人去楼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00 2019-05-05 22:55:10

  “那你快去啊,”大郡主催着弟弟,“别给耽搁,说不定真是有用。”

  宇文旭也是不停多呆,就直接骑马过去了,结果当是他到了朔王府之后,却是被告知,朔王爷早已经不在府里,至于归期是何?没有人知道,当然同去的也有那位墨小大夫。

  宇文旭只能再是骑马回来,他其实都是应该想到了,如果表哥在的话,现在母亲病成这样,他不可能不来,当然不可能说他不知道,整个京城的人都是知道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他消息向来是最灵通的,而他不来只有一原因,那就是他正好不在京中。

  他这个表哥,一年到头,能有一月呆在京里都是好事的了,他一直都是在外,也是无人知晓他的行踪,就算是想要找,怕也都是无从找起。

  当是他回去了之后,一脸的灰头土脸。

  “怎么了,没有请到?”

  大郡主一见弟弟这样,就知道他是没有请到人的,这人真的如此的难起吗?只是朔王那里的人,应该不至于才对。

  “他们不在京里。”宇文旭挎下了肩膀,再是用力的抓起了自己头发。

  “我再是想想办法,”说着,他就准备先见一下自己的那些好友,看是否有办法?

  大郡主也感觉只能如此了,连忙的拉上了两个姐妹也是跟着出去了。

  总归的也都是需要做些什么,也比在这呆这里强,至于请什么大夫,确实都是不用请的,杜太医可是整个太医院里面医术最好的太医了,他都是治好不的病,更不论别人了。

  除非不是用医术治的,而现在俊王妃的身上伤早已好,她只是无法睡好,这一天无法睡就没有精神,一旦没有精神,就只能一直躺于病塌之上,如果有办法可以让俊王妃睡上一天个好觉,那么这病也就不药而愈了。

  将军府里面,似乎一切也都是未变,沈清辞还是天天的配着自己的香料,没事就去和一些新香,也是全然当成了玩闹,她不会制太多的香,不过就是一味梅香,她制的最好,而这些香全部的都是给了沈清容,沈清容最是喜欢这味梅香时,因为除了味道之外,还有种清冽,而这样的清冽,则是她最为喜欢的,自是带了妹妹给的这香之后,其它的香,也是入不得她的眼了。

  那是自然的,沈清辞可是敢拍自己的小胸口保证,她制成的香,这世间只有一味,也是独一无二,没有人可以制成她的香,因为没有人会有她身上的隐香,以自身为合香,可是娄家不传之密,怕就现在的娄家的人都是知道,原来娄家的香典是如此的用的,哪怕是他们拥有了香典,他们这一生也都是无法制成香典之内所写的香。

  她又是在自己的小院里面忙了半天的时间,桌上已经多了一些龙眼大的小香丸,然后拿起一颗,这个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面闻了一下,好香啊。

  是啊,好香啊,这是她抽成的第二味的香,是一种安息香,可是却是同其它的安息香大有不同,这个是几近无味的,也是可以与任何香气混成一味新香,其实也可以说是合香,将原本熏香的气味,变的浅淡一些。

  她拿着自己制好的香丸,跑到了沈清容那里,然后用小手解下了沈清容腰间的小荷包,而沈清容也都是由着她的。

  “姐姐,我新做出来的,好好闻的,给姐姐用,”她再是将荷包别回到沈清容的腰上,再是自己踢掉了鞋子,扑到了清沈容的怀里,虽然姐姐只比她大五岁,可是就像是她的娘一样照顾她,她上辈子对不起姐姐,这辈子一会好好的对姐姐的。

  “哎呀,我们姐儿又是给大姐儿弄出什么香来了?”秦嬷嬷一进来,就见沈清辞又窝到自家姐儿的怀里了,再是滚来滚去的,这滚的还很开心。

  “自然是香香的,”沈清辞抬起自己的小下巴,一脸的得意,“阿凝要让姐姐香香的。”

  “好,香香的,“沈清容将妹妹抱好,省的她一会滚到床底下去。

  秦嬷嬷捂着嘴笑着,“我家的姐儿还真是个小神童,这么小就会制香了,看看咱们大姐儿现在周身都是香气,这只要一走出去,人家还道是梅花仙子呢。”

  “就是就是。”沈清辞不断的点头,活像这么大的一丁点小人儿,就能听懂一样。

  “你还能懂啊?”沈清容忍不住的都是笑歪了身子,也真的感觉这妹妹太过好玩了一些,同别家那些只是知道哭闹的,她的小阿凝,怎么的就如此招人喜欢着。

  “阿凝当然懂的,”沈清辞一脸的认真,“姐姐香香的,一会给阿凝熏熏屋子去。”

  “噗嗤……”秦嬷嬷忍笑的十分辛苦,这小姐儿就是好玩,也真是难怪将军都是要如此的似珠如宝的疼着,她家的大姐儿都是样要将她当成女儿在养着。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的??

  这时外面加进来了一道声音,是沈文浩下学回来了,他近些日子,到是长高了一些,也似是长大了,毕竟都是要十一岁了,而沈清辞也终于是迈出了四岁的关头,向着五岁大步的迈了进来,终于是长大了一岁了,都是憋死她了。

  “小阿凝,快给哥哥抱抱。”

  沈文浩连忙的将自己的双手搓热,就要过来抱妹妹,他都是有好久没有见过妹妹了,可真是想啊,其实哪有好久,明明他早上上学的时候,还是去见过妹妹的,不过就是他起的早,可是沈清辞却是睡着的,所以还就是一天未见了。

  “哥,你身上有寒气,“沈清容拉过了被子将妹妹抱了起来,这小小的孩子,最是不能生病的,上次受的伤到了现在还是没有好呢。

  “是吗?”沈文浩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果真的,是有些了凉,外面的风大着呢。

  “我去换件衣服再是过来,”他连忙的转身离开,这来的太匆忙,也确实是忘记要换上一件衣服,这身上不但是有着寒气,还有着不少的别的味道

  阿凝的鼻子比较灵,不喜欢这些味道的。

  等到沈文浩再是过来的时候,沈清辞都是跟着姐姐玩的睡着了,此时正在一边睡着,秦嬷嬷守着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