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61章 救了一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66 2019-05-01 23:06:06

  “姐姐,我要那朵,”她指了一边不远处的一朵粉色的小花,虽然说这并没有细心栽培的那些花有颜色,可是野花也是别有一番意思的。

  虽然不精致,却是素雅,虽然不写意,却也入心。

  而说她着,就要自己去摘,可是那里的草长的已经很高的,她进去怕都是找不到她了。

  “你等着,”沈清容连忙的拉住了她,再是摸摸她头上的小包子,“你站在这里,姐姐帮你去摘。”

  “好啊,”沈清辞再蹲在地上,撅起了小屁股继续摘着附近的花,而沈清容见四下无人,提起了自己的裙子一点也不淑女跑过去摘那些花去。

  没办法,为了妹妹,再是不淑女的事情她都是做过了,这也真的不算是什么。

  她刚是摘下那朵野茶,可是却是又听到了刚才她听到了那道声音。

  “谁在哪里?”她小心的着,声音也是有微微的颤意,这荒郊野外的,也不知道会有谁躲面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头皮有些凉,连忙找着妹妹,结果一见正在不远处采着野花,还在自言自语说着话的沈清辞,心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到是没有刚才那般紧张与担心了。

  “救……救命……”

  当是她要走之时,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了这道微弱的救命声,她连忙的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此时自趴在地上的人,手中的正在拿着的花也都是掉在了地上。

  难不成刚才发现声响的就是一个人?

  还是一个女人,她大概的能看出来,那女人穿着一身紫色的流苏衫,下身也是配的锦秀罗裙,非明是一个妇人的打扮。

  她小心的走了过去,也是蹲在了这个妇人的面前。

  “这位夫人,你怎么样了?”沈清容连忙的扶起了这个妇人,就见这妇人身上有着不少的擦伤,衣服也是被刮烂了好几处。

  不过细看之下,她才是发现这妇人身上的衣料却是上好的云霞纱的,而在京城当中能穿的起这种纱衣的人并不多见,这位妇人不管是衣服,还是身上的首饰来看,都是非富即贵的。

  “这位夫人,你还可好?”

  沈清容忙再是问着。

  妇人这才幽幽的转醒,一见沈清清容,连忙的都是拉紧了她的袖子。

  “姑娘,救我……”

  “您先别急,”沈清容连忙向后看了一下,就见妹妹还是在那里采着野花,她这才是问向妇人。

  “夫人,你可还能走?”

  “应该可以,”妇人试了一下,腿疼的在厉害,可能是在掉下来的时候摔到了,另一条腿到还是可以,也能勉强的移动,。

  “我扶你起来,”沈清容费力的将这个妇人扶了起来,而当一站起之时,妇人也都是疼的冒起了冷汗。

  “夫人的腿是有伤的,先是别动。”

  沈清容一边说着,也是小心的扶着妇人向一边的走去,让她坐在了一块石头之上,再是想了想,然后脱下了自己的披风盖在她身上,这位夫人身上的衣服都是湿了,也是因为此时露有些重,还好,她在出来之时,给自己添了衣。

  “阿凝,快过来。”

  她连忙的向着妹妹招着手,现在她们都是走不了,只能在这里等着,等着府里的侍卫过来找她们,她们出来的时间不短了,那些侍卫应该马上就能到了。

  而她再是安慰着坐着的妇人,“夫人切莫担心,我家的护卫应该是马上就到,到时就送夫人先去医馆。”

  “谢谢,”妇人闭上了眼睛,也是真的累了,又疼又累又饿的,她也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能遇到这样的事情,好好的马车在路上正走着,结果马就发了疯,把丫头车夫还有护卫都是甩在了一边,然后那匹马就带着向前死命的跑着,直到了跑上了山,她直接就连人带车的给摔了下来,不过,她的命真是好,这样都是没有摔死她,反而是让她活了下来。

  就是怎么的如此疼来着,她都是有很久的时间,没有受过这般的疼了,而此时她的眉头头都是蹙紧了起来,也是痛苦导常。

  “姐姐,姨姨的脸脏脏。”

  沈清辞指了一下妇人脸上的灰尘,又是血又是土的,让向来都是注意形象贵妇,一下子都是成了咸菜了。

  脏了,有什么办法?

  沈清容也是知道啊,可是现在不在家中,他们就连水都是没有。

  咦,等等……沈清容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腰间,因为要带着沈清辞这个小丫头,所以她哪次身上没有带着妹妹的水壶,还有她的点心的。

  小丫头被养的娇气,又是渴不得,还是困不得,不说带妹妹的,在她看来这跟带了一个祖宗有什么区别来着?

  她连忙的解开了水壶,还好,水还是要半壶的,够是一个人喝,至于点心,她本来带的不多,就只有五块左右,虽然说很少,只有这么五块,可是要是吃了的话,还是能够垫一下肚子的。

  她将水壶打开,然后拿出了自己的绣帕,给上面倒了一些水,然后小心的擦着妇人的脸。

  直到妇人睁开了双眼,本来她都是做了恶梦,梦到了自己掉了上来,死无全尸,是最后学要被野兽叼走身体,而后尸骨无存。

  结果还好,只是一场恶梦。

  她的脸有些凉,这帕子是粘了水的。

  “夫人先是喝一些,”沈清容将水壶里的水放在了妇人的干裂的唇边,她已经同妹妹说好了,让妹妹先是忍着,救人要紧,她的妹妹向来是最乖,也是最是听话的,所以她很愿意将自己的水还有点心,都是让给眼前这个受伤颇重的妇人。

  妇人可能也是真的渴了,就着水壶就已经将多半壶的水喝了下去,沈清容再是给自己的绣帕上面倒了水,然后拉过了妇人的手,就发现妇人手上都是擦伤,有的还是渗着血丝的。

  她的手指停了一下,然后从自己的身上拿出来了一个纸包着的东西,放在了妇人的面前。

  “夫人,先是吃些点心吧。”

  “谢谢,”妇人捏了一块,几乎都是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结果这一块瞬间下肚,却是没有什么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