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53章 好的差不多了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104 2019-04-27 23:45:54

  虽然说恢复的慢了一些,要虽毕竟还是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走了,姐儿,我们回去了,外面起风了,”何嬷嬷抱起了沈清辞,就将她带抱到了屋子里面去,屋子里面到是暖和,地面也都是细细的洒了一些水,也没有其它过分的怪味。

  何嬷嬷总说,我家姐儿的鼻子很灵的,她可以闻到很多的味道,所以身边的人是不能抹香粉的,衣服也都是要勤换,她就怕这些味道让沈清辞不舒服,毕竟她家的过世的小姐也便是如此的。

  “嬷嬷,我想要自己睡。”

  沈清辞自己拉上了被子,也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外面,十根小小的手指,嫩生生的,就像小嫩姜一样,就算有再大的气,一见到她也就是烟消云散了,此刻,她又是睁着一双眼睛,怎么的,都是令人忍不下心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好,”何嬷嬷再是替沈清辞拉上了被子,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姐儿也是长大了,也是需要一个人睡了,反正她就是在外面,只要抬眼一过,就知道姐儿是不是踢被子了,只要她不踢被子就成。

  她替沈清辞拉下了床缦,再是走到外面的小间坐下,然后拿过了放在了竹篮里的针线开始给沈清辞做起了衣服,这般大的孩子本就是见风就长的,她家的姐儿,虽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过,还是长了一些了,衣服也是穿着有些小了。

  而此时,沈清辞已经摸出了那本巴掌大的手,放在了自己眼前一页一页的翻着,这本书她已经翻阅了很多次,里面有百余种的香方,基本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闻过的,她娘教的那些,同娄家香典里面的香方比起来,都只是初入门,也不入流的。

  但是就算是这些不入流的,在上辈子,也都是让黄家的眼红不已,当然更是为黄家赚去了大量的银钱,而她都是可以肯定,只要这些香制出来,那么以后她不是要赚成个金山银山了,但是也只有金山银山,才能能够负担的起军队的大笔开支,首先粮草就会花去大半的金山了。

  更何况她现在还没有金山呢。

  上面的香方,她现在还制不成,毕竟她还是太小了,等到她再是长大一些,她就可以着手开始制香,当然现在她会每天会将这部香典拿出来,然后将里面的内容全部都是记在脑子里面,香典中共是百种香方,她上辈子便是自幼习香的,所以这部香典对她而言,再是简单不过,也再也易记不过。

  等身边有了一些脚步声之时,她连忙就将自己的小手塞在了被子里面,然后假成在睡觉。

  果真的这被子揭开了一些,有些清风的徐徐而来,这不是外面的风冷,有些风尘之味,当然还有一种淡淡的檀香味,这是大哥回来了。

  沈文浩身上多有这种熏香,不是因为他爱香,而是因为苍松学院里面学子,衣服上面染成的便是这样的檀香味,还有的就便是松柏的味道,虽然说味道很淡,可若是细闻的话,就可以明显的分辨而出。

  “今天怎么样了?”

  果真的,外面站着的正是沈文浩的,他这刚一下学,就急从为的世了回来,就是为了过来见妹妹的。

  “比昨日好上一些,”何嬷嬷压低了声音,也是小声的说道,“喝了一些汤,再是吃了几块点心,还有一些白粥,伤口也不见的疼了,还晒了一会儿太阳,精神不差。”

  “看来,也是好的差不多了。”

  “就是瘦了,”沈文浩都是恨不得将自己肉的给妹妹身上移上一些,这般大的孩子也是差不多大的,不过他妹妹好像更瘦一些,都是快要的没有了。

  “以后再是慢慢补吧,姐儿本身就应该是长不胖的,像是你们的母亲一样。”

  何嬷嬷现在怕的就是沈清辞真的像是娄雪飞了,再是吃都是不怎么长胖的,要是个大姑娘了那也是好,可是这孩子还是胖一些好看,好养活。

  不过按着这感觉,怕也是真的长不出来多少的肉来了。

  沈文浩再是这里陪了一会妹妹,就起身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何嬷嬷小心的替沈清辞将被子盖好,这才又是坐到了那个小间里面,继续的做着衣服,至于沈清辞,她轻轻的翻了一下身,也是将自己那只受伤的小手放好,好不容易才是好了,她不能再是让手受伤了,她的手以后还有用处,她还要赚银子,还要养家的。

  她再是从枕头底下,将娄家的香典拿了出来,向后翻了起来,前面的那些香方,她都已经记到了差不多了,而后面到是让她惊喜的,是一些胭脂水粉的方子,不管是贵女,还是普通的民女,都是离不开这些胭脂水粉,她上辈子也是向来都是喜欢这些,也是给上面砸了大把的银子进去。

  至于黄东安所在的黄家,卖的最好的就是女人的香粉,当然也是极为出名的,也给他们几乎都是敛尽了天下的财富,这些东再是便宜也都是要几两银子一盒了,有些普通的姑娘,哪怕再是省吃捡用的,也都是要给自己买上一盒不可,而贵的像是几百两银子的,这京中的贵女也是大把买的,甚至还是会为了一盒而抢的头皮血流,再是水火不容。

  她连忙的研究了起来,当然也是发现了最是赚钱的好东西了,而她越向后翻,就越是吃惊,因为这部香典,竟还有不少女子用的东西,比如眉黛,口脂,以及各种的香粉。

  她翻了一下身,又是趴在了柔软的被子上面,歪着脑袋看着,就算再是激动,可也不会想的太多,毕竟才是四岁的孩子,她连字都是不识得几个,怎么可能还能念上一本书,更何还是如此难明的娄家香典。

  外面的何嬷嬷不时的向里面张望着,不过见沈清辞一直都是未醒,所以没曾发现过,其实沈清辞,她压根就没有睡。

  虽然她也是感觉,沈清辞睡的有些过多,不过也当孩子是贪睡罢了。

  直到了半月之后,大夫再是过来之际,沈清辞手腕上的棉布也是要应该拿掉了,她的伤口早已经长好,如果没有大的问题的,那么就不用再是包着这块棉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