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51章 如此的头脑简单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夏染雪 2099 2019-04-26 22:43:43

  那你们帮我想想办法,”沈文浩连忙的拉着两人,就在那里开始研究了起来,三个臭皮匠,总是可以顶过诸葛亮。

  “衣服里面多穿上几层,”宋明江建议着。

  “脚上能不能踩个高跷?”宇文旭也是加进来了一句话。

  “脸上要不抹些土吧,我看沈将军向来都是风尘仆仆的,”宋明江的话让宇文旭不时的点头,恩,就是这理的。

  等到三人忙了大半天的时间,不但是沈文浩累的惨了,就连其它的两人也都是累的差不了多少,都是坐在那里不能动了。

  但是三个人也没有白忙,最起吗这收拾起来,还真的是有些人模狗样的。

  “应该是好了吧?”宇文旭撞了一下宋明江的肩膀,“你感觉能成吗?”

  宋明江摇了摇头,“我感觉吧……”

  “恩?”宇文旭正等着呢,

  “应该是……”

  “不行吧。”

  宇文旭噗嗤的笑出了声,“那你刚才怎么不告诉他?”

  宋明江用力的伸了一下懒腰,“有人现在已是入到了局中,而无法自拔,我们如何能劝,那人如何能听劝,不如顺着他些,他自然就会知道了。”

  宇文旭将手一伸,也是向后倒在了地上,丝毫也是不顾及自己的那一身华贵的锦袍,“这那家伙还是一样的,也不知道沈将军如此的心思缜密,又是用兵如神,偏生的就是生了一个脑袋如此简单的儿子?”

  “我感觉吧,这府里没有一个人比小阿凝聪明。”

  两个人在这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而沈文浩已经很威严的走了出来,他将自己的一手背到了身后,也是抬头挺胸的,大步而行,更是将沈定山的那种将军的气势学了一个大概。

  他想就算是形神不在,可是总有其形也行,毕竟他不是爹,他只有一点点的像爹就行。

  只是,府上的人为什么要用这样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的,难不成是他的装的太像了,府里的下人被吓呆了。

  恩,他摸摸自己的下巴,确实就是如此的,他自认为学了他爹的六成相似,而这六成的相似,也都是够了。

  他走进了落梅小院里面,正好的奶嬷嬷手里拿了一个碗,而碗现在已经成了空碗了,这就应该是小丫头醒了才对。

  小丫头自是醒了之后,就一直的躺着,也是是闷闷不乐的,不爱说话,就是想爹爹想的,这样下去,那还能能好,眼看着妹妹一天天的瘦下去,他这个当大哥的,越看越觉着心疼。

  奶嬷嬷一见沈文浩,差一些没有将端在手中的碗给摔了。

  “嘘……”

  沈文浩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唇边,这才是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而里面,何嬷嬷不知道正在做着什么,正巧人也没有在,就只沈清辞一个人躺在那里,正在啃着自己的手指,一只受伤的手放在被子里,也是没有人改动。

  不过就是几天的时间,本来都是脸色红润的孩子,就像是缩小了一圈一样,真的就是瘦的太多了。

  要是再是这样瘦下去,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孩子,怕都是要瘦的没有了。

  “阿凝……”

  沈文浩粗着嗓子,也是学着沈定山说话的方式。

  沈清辞本来还在玩着自己的手指,脑子里成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正在出神呢。

  突然而来的这一道声音,让她突是断了思路,然后扭过了小脸。

  “阿凝,爹爹回来了。”

  沈文浩走近,站在沈清辞的面前,“你看,爹爹回来了。”

  “我爹没有你这么瘦?”软软糯糯的孩子声音,这一开口却是将了沈文浩打击了一个彻底。

  当然深文浩也是想过了要如何回答的,他们几个人可都是将这些细细的想过了呢。

  “爹爹这是饿的了,多吃几顿饭就会胖回来了。”

  他笑着,一只手还是背在了身后

  沈清辞扯了扯自己的小嘴唇。

  “我爹爹没有你这么白。”

  “盔甲穿的久了,不见阳光所致。”

  “我爹没有你这么矮。”

  “爹爹老了。”

  沈清辞的小脸沉了下来,明明是这么软糯好听的声音,明明就是这么甜美的小脸蛋儿,可是怎么说的出来如此的噎人来着。

  “大哥,你比爹爹丑多了。”

  沈文浩“……”

  “哎呀,大少爷,你穿着将军的盔甲做什么?”何嬷嬷一进来,就发现站在里面的沈文浩了了,你这是过来逗咱姐儿笑的吗?

  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沈文浩再是摸摸自己身上的盔甲,明明他自我感觉已经很好了,很像是爹了,可是何嬷嬷认出来也就罢了,毕竟他来就不是爹,可是怎么的就连阿凝也是能认的出来的。

  何嬷嬷走了过来,再是拿着帕子擦着沈清辞的小手和小脸,“姐儿,一会要吃饭了,我让厨子给你做好吃的。”

  “我想吃点心。”

  沈清辞眯起眼睛,有些无聊的抓了抓身上的被子,还有,她再是瞄了一眼傻站在那里的沈文浩,不由的在心里叹了一声。

  她爹怎么就能生出来这么一个蠢儿子出来,还好现在爹爹不在,哪果让他知道了,非是要将沈文浩的腿给打断了不可。

  沈文浩扮沈将军的计划彻底的失败,而这一次失败,也是成为了他一生之中最大的笑柄,甚至每次被提及之时,他都是羞愧难当。

  不过谁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傻过,没有蠢过的,谁没有被人笑过的。

  沈文浩最搞笑的时候,莫不就是在他在十岁这一年,扮自己的老子,结果这扮相,就连自己四岁的小妹妹都是骗不过,而他还这样的大言不惭的在整个府里大摇大摆的走上了一效圈。

  沈清辞闻了闻自己的身上,有只有淡淡的药味,却是没有奶香味了。

  “嬷嬷,我的香香没有了,”她抬起小脸,一脸的不解。

  嬷嬷也是抱着沈清辞闻了一下,“是啊,就是没有香香的味道了,不过不怕,姐儿很快就会香香的了。”

  何嬷嬷其实并不知道娄家多少事的,她只是知道,娄家的每个女儿身上都是会有这种香味,不过也只是限于有着正统娄家血脉的人,当然现在的娄家的血脉,就只有沈清辞一人了。

  至于这异香吧,她想,或许就是因为姐儿受伤了,身上有了药味的原因,等到好了,就又是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